身份証買賣背后的"網絡黑色江湖" 信息保護難題亟待破解

2019年06月21日05:3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身份証買賣背后的“網絡黑色江湖”

  今年1月,南京的黃女士出國時被告知“不准出境”,原因是公司法人偷稅逃稅。后來,她發現自己的名下被注冊了3家公司,而她卻對此一無所知。她懷疑有人使用她曾遺失的身份証注冊了公司。為此,她持續維權半年,到目前尚無結果。(《中國青年報》5月24日報道)

  黃女士“被法人”的遭遇並非個案。日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梳理“被法人”案例,發現許多案例背后都有一個共同點:受害者均曾丟失過身份証。記者調查發現,實行實名制以后,網絡黑市中的身份証買賣市場需求極大,如今有大量丟失、被盜二代身份証通過“網絡黑市”公開售賣。盡管“身份証”等敏感詞在相關網站被屏蔽,但是記者用類似關鍵詞搜索仍能搜到相關信息。在這些售賣信息中,有的直接售賣身份証,有的售賣用他人身份証注冊的空殼公司,還可以轉讓。

  身份証信息買賣亂相

  記者用聊天軟件QQ搜索“二代証”,找到“二代証畢業証咨詢”“二代二代”等公眾號。

  在這些訂閱號中,有些頭像中就有“二代SFZ”的字樣以及聯系方式,還有一些以視頻的方式吸引“顧客”,寫著“二代身份証,加QQ號”。

  記者聯系了其中幾個QQ號。一個網名為“2代身分征”的賣家稱,身份証是通過各種“正規”渠道收集而來,明碼標價,貨到付款。“這些都是‘白戶’,沒犯罪沒貸款,隻能挑性別和年齡,不能挑頭像。”

  該賣家稱,“90后”女性的身份証最受歡迎,面容姣好的還要加錢,但如果購買的數量多,“價格好商量”。

  當記者提出“想要購買身份証注冊公司”之后,對方讓記者添加另一個名為“二代(空間挑選)”的QQ號,並提供相冊密碼給記者。在該QQ空間的相冊中,建有“70后女”“80后女”“90后女”“70后男”“80后男”“90后男”6個相冊,共有542張身份証的照片。這些身份証信息顯示,身份証主人遍及全國各地,而瀏覽量達上千次。

  記者追問身份証挂失后是否會影響注冊公司,賣家明確表示“隻要身份証有磁就可以,要是挂失就不能弄了,別人公司還怎麼開?”

  為打消記者顧慮,賣家發來一組聊天記錄。該記錄顯示,3月28日,“証客”利用賣家提供的一名90后女性的帶磁身份証及手持身份証照片,成功注冊了公司,因對服務滿意還想繼續購買實名的電話卡。

  對方稱,每個月都有十多個“客戶”以此注冊公司,“開公司不用人臉識別,交給公司財務處理很方便。”

  之后,又有網名為“二DZ”和“真二代”的賣家聯系記者,大多以網盤或者網絡相冊的形式發送身份証信息,並介紹“每天都有超過100張真實的身份証實時更新”。

  一個名為“真二代”的賣家表示,如今購買他人身份証“辦公司”很常見,“隻要花上幾百元,用別人的身份信息注冊公司,到時侯無論公司經營出了什麼問題都查不到你,你也不用負責任。”

  在網上,還存在大量倒賣空殼公司的QQ群,群裡每天有人時不時地發布“貨源信息”。在一個名為“現成香港公司轉讓”的QQ群裡,“長期大量出售公司殼,全套原件資料帶網銀,包含各類抬頭,可按客戶需求訂做,后期法人可以配合”“廉價處理一批企業商戶號,帶整套資料,支持平台押款”等消息不停刷屏。

  網名為“阿飛”的賣家稱,買家支付定金,就會收到法定代表人、股東的身份証以及銀行賬戶等信息,買家可以到銀行做進一步驗証。

  “阿飛”稱,現在這種空殼公司很受歡迎,“這種公司多數是用他人遺失的身份証注冊的,都屬於‘灰色地帶’,就算逃稅、欠錢也查不到你。”

  據一位業內人士介紹,因公司注冊成立需要時間,一些人急需注冊成立公司,因此會有專業咨詢服務機構預先注冊成立大量公司以供購買。實際上,這些公司多數是用遺失的身份証注冊。

  一家深圳的買賣空殼公司的中介出示了一張廣州某科技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該公司注冊資本100萬元,法定代表人是普某。記者通過工商查詢發現,普某的名下登記了8家廣州的科技公司,注冊資本均為100萬元,而且注冊時間集中在2018年6月5日∼6月7日。記者未能聯系上普某進行採訪。

  身份証買賣背后滋生犯罪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檢索關鍵詞“買賣身份証件罪”,共得到從2015年至今的2634條搜索結果,且案件數量逐年增長。

  記者梳理發現,這些被買賣的身份証件主要源於他人遺失,還有部分不法分子通過向網吧網管低價收購、以辦理貸款為借口忽悠騙取等方式獲取証件。之后,不法分子通過QQ、微信、58同城等平台發布出售証件信息。

  其中,在廣東興寧的一起案件頗為典型。裁判文書網顯示,從2016年3月1日開始,被告人陳某彬以倒賣賺取差價為目的,在網上向多人購買了銀行卡、身份証等証件共17張,再出售賺取差價總共獲利兩萬多元。同時,他還在網上購買了25張身份証准備賣給他人。2017年2月,廣東省梅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陳某彬犯買賣居民身份証件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兩萬元。

  身份証買賣背后,通常隱藏著謀殺、詐騙等重大犯罪行為。不法分子購買身份証,希望成為他們企圖掩蓋真實身份、逃脫法律處罰的“保護傘”。

  前不久,涉嫌弒母的北京大學學生吳謝宇被福建警方抓獲。據警方通報,逃亡期間他通過網絡購買30多張身份証,3年時間一直在國內活動。該信息發布后,有關身份証買賣的話題引起公眾關注。

  另一起發生在福建泉州的案例也引起社會關注。泉州人林某借助購買的身份証件,對被害人實施詐騙行為,獲利20萬元。2017年7月,林某被法院判決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萬元。

  針對QQ訂閱號以及QQ空間上出現的販賣身份証的黑色群體,騰訊公司相關工作人員回應,通過QQ販賣身份証嚴重危害了公民的個人信息安全,對於此類問題QQ高度關注,堅決打擊利用QQ群及QQ賬號進行個人信息販賣的違規違法行為。該工作人員還介紹,QQ對於發現並確認的惡性違規賬號,也會進行舉報並將資料移交給公安執法機關,配合偵辦。同時呼吁社會各界聯動,多平台協同,以線上線下產業鏈聯盟的方式,對抗黑色產業鏈,共同保護公民個人信息安全。

  身份証信息保護難題亟待破解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調查發現,實行實名制以后,網絡上身份証買賣的鏈條變得很長,且越來越復雜,這背后隱藏著巨大的黑市需求,如何預防身份証背后的“黑色江湖”亦是棘手的難題。被盜用的身份証有的是遺失后被集中回收,有的是直接買賣身份証,也有租用大學生身份証等。

  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副院長解志勇認為,一方面,現行的二代身份証的制造技術本身存在缺陷。身份証芯片內的信息並不會因為挂失而失效,一旦身份証丟失或者被盜就會有被不法分子盜用的可能﹔另一方面,公安、工商等許多政府部門沒有共享信息,比如公安機關的身份証挂失記錄,工商部門系統內並沒有顯示。

  解志勇說,目前,工商部門及其他國家機關使用身份証的程序不嚴格、不規范,一些本人不到場的代理業務本應該受到嚴格的法律程序規范和審查,使用和審查的不規范致使“被法人”現象頻頻出現。

  他建議加快身份証查驗的技術含量,比如植入相關芯片,可實現身份証挂失后即觸發失效的機制。同時加速建立身份証挂失信息共享機制,擴大身份証挂失信息的共享范圍,覆蓋至實名制所需要的領域。

  值得關注的是,不管出於何種目的,購買居民身份証系犯罪行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三款規定,偽造、變造、買賣居民身份証、護照、社會保障卡、駕駛証等依法可以用於証明身份的証件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另外,買賣身份証構成犯罪,出售個人身份証也是違法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証法》規定,如果購買、出售、使用偽造、變造居民身份証,由公安機關處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罰款,或者處十日以下拘留。

  “當下對於身份証盜用、冒用的法律責任、懲罰力度偏輕。”解志勇說,現在的懲罰方式主要是拘留和罰款。實際上,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証法》,甚至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設置相關的法律責任,才能減輕、減少這種情況。

  “目前,數據聯網、人臉識別等技術對於防治身份証盜用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並且不涉及侵犯個人隱私。”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德良指出,上個世紀末隱私權概念引入國內,實際上是“美國的瓶子歐洲的酒”,這就導致目前人們未能樹立正確的隱私觀。法律上隱私權與其他學科不同,應當內涵確定、外延明確、邊界清晰,應當是無關社會利益又與個人名譽、尊嚴息息相關的。因此,身份証信息不應當屬於個人隱私,需要時可以被公開。

  劉德良表示,目前身份証買賣、身份証信息盜用頻發的根源在於身份証立法上的瑕疵,我國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証法》將個人身份証信息視作隱私,沒有規定銀行、保險公司等單位承擔核實人証是否合一的責任。凡是出現身份証假冒、濫用等問題,有關部門應當追究辦理業務單位的責任,除非已經盡到相應的比對義務,這樣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身份証盜用的現象。(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超 實習生 郭陽琛)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