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圍剿"加密貨幣Libra Facebook怕了嗎?

陶鳳 楊月涵

2019年07月16日06:51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圍剿”Libra

  對於Facebook的加密貨幣Libra,監管開啟了窮追不舍的模式,就連其他的大型科技公司也有可能因此遭遇“橫禍”,從而失去發行數字貨幣的權利。更重要的是,對於Libra的批評早已不局限於美國,多國央行夾擊,各路人馬齊齊聲討,隱私、洗錢、消費者保護等質疑扑面而來。然而龐大如Facebook,老道如扎克伯格,聽証早已不是難題,更何況,美國本就不是Libra的核心目標。

  籠子

  如果提議得以通過,監管機構可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當地時間14日,路透社報道稱,美國國會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民主黨議員們已經傳閱討論一份旨在阻止大型科技公司提供金融服務或發行數字貨幣的提案。

  “大型科技平台不得建立、維護或運營那些被廣泛用作交換媒介、記賬單位、價值儲存或美聯儲理事會定義的任何其他類似功能的數字資產。”該提案提到。

  根據提案,一旦在監管范圍內的科技公司違反此類規定,那麼該公司就將面臨每天100萬美元的罰款。在提案中,大型科技公司被描述為一家主要提供在線平台服務的公司,年收入至少250億美元。

  Facebook中招無疑。舉個例子,幾天以前,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剛剛給Facebook開出了一份50億美元的罰單,但這一數字卻僅佔Facebook去年收入的9%。單從收入上看,不安分的Facebook一定被劃進了監管名單。更重要的是,這份提案幾乎為Facebook量身定做。

  上個月,Facebook加密貨幣項目Libra白皮書正式公布,宛如打開了潘多拉魔盒,自那以后,批評的聲音就沒斷過。因此這一提案也被解釋為針對Libra推出的解決方案,且意味著在Libra引起的討論越來越大的同時,美國對這一領域的監管范圍也可能再次擴大。

  但“Facebook們”的希望或許並沒有完全熄滅。路透社的報道提到,此類大范圍的提議可能引發積極支持創新的共和黨議員的反對,難以獲得足夠的支持票在眾議院過關。即便提案獲得眾議院批准,也要過參議院這一關,難度可能更大。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會計劃在7月16日和17日對Libra項目舉行兩場聽証會。

  圍攻

  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裡,Facebook穩如泰山,但聲討卻一浪高過一浪。2日,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4名民主黨議員便聯名向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等高管致信,要求后者立即停止開發Libra及數字錢包Calibra。在他們看來,Libra及Calibra可能會建立一個總部設在瑞士的新的全球金融體系,旨在與美國的貨幣政策和美元抗衡。

  不管這種說法是不是事實,影響卻已經出現。當地時間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他不喜歡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隨后話鋒一轉,矛頭直指Libra。按照特朗普的說法,Libra幾乎沒有可靠性。“在美國,隻有唯一的貨幣美元,它空前強大,既可靠又可信賴。”

  而在特朗普發聲的前一天,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坦言,目前美聯儲已經成立了一個特別小組研究Facebook的加密貨幣,同時他還提到,Facebook的Libra計劃無法向前發展,除非它消除了對隱私、洗錢、消費者保護和金融穩定的擔憂。

  美國兩大機構已經對其發起攻擊,但這還只是Libra受到的眾多指責中的一小部分。幾天前,中國央行辦公廳主任周學東直言,不管是法定貨幣,還是近年來出現的虛擬貨幣,有一點是形成共識的,即一定要接受監管,比如反洗錢、反恐怖融資、信息保護等方面的監管。此外,英國、印度、新加坡、泰國、日本、韓國、俄羅斯、法國乃至歐洲央行執行委員會、國際清算銀行都對Libra表達了擔憂。

  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鬆成等人於近日發文分析稱,Libra被叫停的原因在於它將影響非儲備貨幣國家的貨幣主權地位﹔缺少透明穩定的運行機制,進而威脅金融穩定﹔削弱貨幣政策的有效性、擾亂經濟調整周期。

  “我不太喜歡他們所做的事情,我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近日,美國億萬富翁、科技企業家馬克·庫班就曾直言,按照他的說法,他並不擔心Libra對美國市場的影響,而是更加擔心其在全球層面產生的影響:“在全球范圍內,在那些法制不健全、政治不穩定或貨幣不穩定的國家,這可能是危險的。”

  但對於監管的表態,財經專家肖磊從另一個角度進行了解讀。肖磊認為,美國監管方面的舉動更像是一種監管權的博弈,本身存在一定的政治因素,一旦由他們來管,所獲得的相應的資源及預算也會增多,而且眾議院體現的就是民眾關心什麼,因此也要借Libra刷存在感。另一方面,美國很難扼殺創新,Libra的發行既沒有涉及違法,也沒有說一定要在美國推出,這就意味著美國可能根本沒有管理權,美國更想要的是與其扯上關系。

  破題

  Facebook怕了嗎?在給北京商報記者的回復中,Facebook引用Libra業務直接負責人大衛·馬庫斯的聲明稱,他們致力於與監管機構、央行和立法者協作,以確保Libra解決現有金融體系一直在打擊的各種問題,特別是洗錢、恐怖主義融資等問題,Libra將會繼續積極地與監管部門就這些問題進行接觸。

  Facebook的從容不是強裝出來的,美國的圍追堵截雖然嚴重,但或許這片市場根本就不是Facebook所在意的。Libra那份長達29頁的白皮書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Libra的誕生是為了讓全球所有人,不論貧富,隻要有一部智能手機,就能使用方便快捷、成本低廉且安全可靠的金融服務。

  即便面向全球所有人,也要有一個側重,這個重點就在於那些傳統銀行夠不到的地方。此前,北卡羅來納大學格林斯伯勒分校管理學教授Nir Kshetri發文稱,在通貨膨脹率高、利率高和匯率不穩定的經濟體中,包括Libra在內的加密貨幣對消費者和企業具有吸引力。

  在Kshetri看來,Libra受到了西方政府官員和媒體評論員的大量批評,但Libra並不是針對他們的。事實的確如此,對歐美人而言,在龐大高效的支付體系之下,PayPal和Venmo等快捷交易的方式太過平常,多一個Libra不多,少一個Libra不少。

  但對於很多發展中國家,常規的金融服務則處於相對落后狀態,很多人或許都沒有一個銀行賬戶,而Libra的未來就在這裡。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跨境匯款的平均費用約為7%,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匯款收費高達10%。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已經拉攏了Mastercard、PayPal、PayU等29個合作伙伴,而在Facebook的計劃中,合作伙伴的數量預計在2020年上半年擴展到100個左右。

  “這對發展中國家來說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案。”斯特恩商學院經濟學教授、電子商務和支付系統專家Nicholas Economides曾如此說道。肖磊也認為,Libra更強調的是普惠金融,跟比特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至於Libra可能帶來的影響,肖磊認為,監管對Libra的擔心是非常正常的,但這裡面包含了一個隱藏的前提,就是已經想要將其納入監管。就像開飯館,監管說你可能會有不干淨的東西,這並不意味著反對你開飯館,相反是要批准,要使對方符合監管。事實上,世界黑市主要用的都是美元,相比起來,Libra更加透明,這就像一個博弈,雙方必須通過這種互動達到平衡。但另一方面,也意味著Libra可以推出,不過節奏或者發展速度都可能不如想象中的快。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