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柏林電影節回顧 擁護那些新鮮大膽的聲音

2020年03月27日08:16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奇遇”:擁護那些新鮮大膽的聲音

  《馬爾姆克羅格庄園》海報

  《管道》海報

  《伊莎貝拉》海報

  《裸體動物》海報

  70歲的柏林電影節今年換了新舵手——聯合總監卡洛·夏特裡安(Carlo Chatrian)和瑪麗埃特·李森比克(Mariette Rissenbeek)分別負責藝術和運營,採取了一系列的策展和運營新舉措。從3月1日電影節閉幕后的各方反饋看,在聖丹斯和奧斯卡的雙夾擊下,新柏林電影節不僅關注度更勝一籌,而且佳作涌現爆款連出,捍衛了它國際頂級A類電影節的榮譽,也給戛納電影節和威尼斯電影節不小的壓力。

  開幕前備受矚目的新設競賽單元“奇遇”(Encounters),被全世界青年導演看作蘊藏功名的新機會。所選15部影片(14部世界首映、4部處女作和1部長片動畫)在頒獎禮一舉拿下六個大獎,鞏固了其亞於主競單元的次級賽道的江湖地位。“奇遇”中有不少新導演長片處女作,這些新面孔給渴望新鮮血液的世界影壇送上連番驚喜。

  選片:沒有不敢選的,隻有拍不出的

  本人看完15部影片的最大感受是:卡洛·夏特裡安在“奇遇”單元真下大本錢了,從開幕片《馬爾姆克羅格庄園》(Malmkrog)到《管道》(Los Conductos),一路看下來,每部都獨具匠心,個性鮮明,洛迦諾衣缽護體!不論紀錄、劇情和動畫哪種類型,都有獨特的視覺或敘事風格。不怕觀眾的口味多麼挑剔小眾,包你能在其中找到滿足和享受。

  以創新探索而言,沒有“奇遇”不敢選的新電影,隻有你拍不出來的新電影。“奇遇”單元對探索性新電影的堅定支持態度,在今年六部獲獎影片裡表達得非常清晰。

  今年“奇遇”唯一的動畫片來自波蘭——《殺掉它然后離開這個小鎮》(Zabij to i wyjedz z tego miasta)是一部城市傳記,導演馬呂斯·維爾欽斯基(Mariusz Wilczyński)是個狠人,十一年弄了這部二維動畫長片,定力不一般。所描述的城市羅茲(Lodzi)我曾經住過,陰郁沉沉透著渾然不覺的乏味,影片對這種集體性麻木給出嘲諷式的寬容,冷戰下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是導演的少年時代,回憶中的各種碎片——人群、街道、店鋪、舞會共同構建了回憶的洞穴。充滿詩意的哥特畫風,加上不少別致的動畫細節,令我專門去看了第二遍,一旦看懂某處花招,那種參透奧秘的快感好像是游戲打通關。

  用16毫米賽璐珞拍攝的《管道》故事很簡單:男主角拼命想活下去,掙扎著尋找光明,卻最終毀滅。導演卡米洛·雷斯特雷波(Camilo Restrepo)既有哲學家的思想深度,又能找到視覺傳達的語匯,深切傳達出他對哥倫比亞這個國家的理性和感性的矛盾感受。片中有一個4分多鐘的超長空鏡頭,攝像機裡隻有望不到邊際的環形隧道,空虛的信息量最充盈,對人生徹底的絕望感從銀幕溢出。得知他獲得最佳處女作獎時,真心為他高興——他的絕望至少有電影可以救贖。

  其它幾部才華橫溢的片子還有:兩部德國片《奧菲亞》(Orphea)和《裸體動物》(Nackte Tiere)。前者選擇了希臘神話作為性別主題的靶子,進行挑舋式的視聽變奏,音樂與圖像的非邏輯拼接讓人眼花繚亂,雜糅無序,不設邊界地洒脫自如,打破你對視聽原始素材的各種慣性預設。后者是女導演梅蘭妮·威爾德(Melanie Waelde)的處女作長片,巨大的生命力,開放、敏感、叛逆、放縱……生猛的殘酷青春,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好的贊美嗎?這麼好的女主演從哪兒找的啊,罕見的表演質感是稀缺的電影資源,導演用得也好。這位導演年輕有才且內斂,日后必將大成。另一部耳目一新的片子是來自阿根廷的《伊莎貝拉》(Isabella),講述了年輕女性在職業與母性之間的困境。只是幾段簡單粗暴的視聽組合,什麼敘事邏輯和鏡頭層次,統統靠邊站﹔隻有幾何圖形的堆疊,手法野蠻,毫不矯飾,色塊、對比、反差等抽象派美術手法,意料之外又合情合理,怎一個“爽”字了得!

  “話癆”獲獎片遭影評人吐槽

  四國合拍片《工作與時日》(The Works and Days)講述了農民在生命尾聲中的日常村庄勞作,仿佛一篇為了得獎而精心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