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的角落》:網絡劇類型化創作的新亮點

楊洪濤

2020年07月03日06: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網絡劇類型化創作的新亮點

今夏,以懸疑為類型要素,以原生家庭和少兒個體成長為表現重點的網絡劇《隱秘的角落》引發熱議。在故事的戲劇張力、情節的凝練程度、台詞的信息量、鏡頭的豐富性和場面調度的精准程度上,這部劇都頗具電影質感,成為近期網絡劇類型化創作的新亮點,為剛剛從疫情中走出的影視行業提振了信心,為助力影視行業走出困境提供了樣本。

人物塑造是劇作走向成功的密鑰。秦昊飾演的張東升性格陰郁、壓抑內斂,有時還會流露出憐憫、悲情和無辜等復雜的人性特征。秦昊奉獻了精湛的演技,與妻子分手時卑微又絕望的哭泣,和孩子們吃快餐時偶爾顯露的溫存,把一個人格復雜的凶手演繹得淋漓盡致。3位嶄露頭角的小演員格外引人關注。他們的表演自然真實,層次感、分寸感把握精准。朱朝陽敏感、隱忍、心思縝密且有些自我封閉。父愛的缺失和母親的嚴厲掌控,讓年少的他無所適從、誠惶誠恐。嚴良,少年意氣、性格倔強,盡管他為了救普普的弟弟混淆了是非,但那是少年的逞強心理和教育缺失導致的錯誤,仍是可以挽救的。普普是個聰慧早熟又心性善良的女孩,父母的早逝讓她對嚴良有著亦父亦兄的信任和依賴。這3個角色的共同之處,在於他們有著超越年齡的心智和掩飾不住的童真。他們渴望在成人世界裡收獲溫暖,也在與張東升的對抗和妥協中頑強成長。

劇中充滿生活氣息的濱海小城,讓觀眾走進了故事,更走近了人物。背景環境的陳設真實且親切,父親朱永平新組建的家陳設新式、格調優雅,反映出生活的富庶優渥﹔而朱朝陽與母親周春紅的家,陳設老舊、封閉古板,一如母親偏執多疑的性格和對朱朝陽近乎苛刻的管教。劇組用心設計打磨的家裝陳設表現出豐富的家庭狀況和角色心理信息。整部劇所展現出的現實主義美學氣質,讓作品穿越迷霧,直抵人心。同時,抽象又前衛的主題音樂和音效創作,又賦予這部劇超現實主義的色彩。

這部劇在懸疑劇的類型基礎上,融入更多關於原生家庭和個體成長的表述,而關於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兩個世界的寓言,構成這部作品在社會學意義上的精神高度。破碎的家庭給朱朝陽帶來不易察覺且難以磨滅的心理創傷,這絕不是孤例。現實社會中,對孩子機械的、簡單化的理解,讓很多大人有意無意地忽略孩子內心隱秘角落裡的所思所想。親子之間的不對等關系,會讓孩子產生逆反心理或者假意的順從,並且逐步顛覆孩子正在形成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孩童心中如果隱藏惡意的幼芽,且不被成人和社會所洞悉,多年以后朱朝陽也許就會成為張東升。作品揭示了大人犯錯、孩子埋單的深刻道理。對於原生家庭的審視與反思是這部作品的表層意義,其更為深沉的內核是關於人性幽微之處的探討。笛卡爾的故事是貫穿全劇的一則寓言,選擇相信“現實”或是“童話”,代表人們心中對善與惡、真與假、美與丑的試煉,一念之間的選擇或許就決定了人性的走向。劇末,張東升把朱朝陽引向黑暗,而嚴良卻用赤忱和勇敢把朱朝陽引向光明,人性瞬間升華。

藝術作品對於惡的表現,不是目的而是手段。《隱秘的角落》沒有選擇性地看見和選擇性地呈現,而是採用互文、隱喻和反襯的方式,透過斑駁的陰影指引我們尋見光明。很多觀眾不由自主地對劇作進行了各種解讀,構成了一種再創作,有的可以給他人啟發,有的或許僅僅是主觀臆測。無論如何,《隱秘的角落》以細微的筆觸傳達了未成年弱勢群體的成長歷程和生命渴望﹔也以犀利的聲音告誡人們,必須關注青少年兒童的成長,守護孩子們走向溫暖又充滿希望的未來。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

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