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热议:拉登没了,国际反恐还需加大力度 (3)--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美国总统奥巴马5月1日宣布,“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被美国军方击毙。从反恐角度看,拉登之死虽然是“9·11”以来美国反恐战争的最大胜利和“里程碑”事件,有助提升全球反恐士气,同时对全球恐怖活动起到一定震慑作用,但对国际反恐形势的影响总体有限。 

舆论热议:拉登没了,国际反恐还需加大力度 (3)

张秦洞

2011年05月05日08:3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阿根廷《商业纪事报》:目前阿拉伯世界与美国、西方对立的情绪并没有减弱,甚至在某些地方呈现出扩大蔓延的趋势。中东的社会动荡极有可能使一些人的极端情绪上升,而西方以非和平手段介入,更有可能加剧这种情绪。从利比亚人近日火烧英意大使馆的举动中就不难感受到这一点。希望拉登之死不会使中东人民偏离和平转变的道路。

  维塔利·纳乌姆金(俄罗斯中东问题专家):消灭拉登对奥巴马争取总统连任有用,因为其不成功的中东政策一直受到批评,而如今给了他提高支持率的机会。为了实现打击恐怖主义的新成果,奥巴马应该设法改变美国对伊斯兰世界的立场,最重要的是努力解决巴以冲突,否则这次成功击毙拉登毫无意义。

  “基地”组织虚拟化?

  法里德·扎卡里亚(美国《时代》周刊主编):拉登之死对“基地”组织造成毁灭性打击,“基地”组织事实上已被终结。“基地”组织更像是一种意识形态、一种被信念凝结起来的“虚拟组织”,因此拉登之死对“基地”组织打击巨大。

  詹姆斯·林赛(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副总裁):由于“基地”组织很久以来就不再是“集中化操作”,各分支相对独立行动,拉登更多地发挥一种象征性的领袖作用,因此拉登之死不会对“基地”组织造成“瘫痪性影响”,其二号头目扎瓦希里仍有能力策划大规模恐怖袭击。拉登虽死,但他作为一种“符号”并没有死,将继续激励其支持者。

  安娜利·博塔(南非安全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尽管“基地”组织的实际行动已不为拉登所操控,但其所有架构都是建立在相同的意识形态基础上的,他们将继续按照拉登的观念行事,而且会更加有恃无恐,因为他们想让拉登的“遗产”变得更为强大。

  乌干达《观察家报》:拉登之死是全球反恐战争的一个历史性时刻,但这并不会使本国安全形势有太大改观。

  毛尔托尼·亚诺什(欧盟轮值主席国匈牙利外长):现在要做的是观察一些处在变动中国家的反应,观察这些国家是选择走极端主义的道路还是温和派道路。虽然人类文明最大的敌人不复存在,但我们应对新的形势有所准备。

  十年战事到尽头?

  弗朗索瓦·海斯伯格(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特别顾问):无论从政治角度还是战略上看,介入阿富汗事务起初是为了拉登。随着拉登死去,将很难界定北约在当地军事存在的正当性,更不用说战场形势了。拉登之死对欧洲来说恰好是撤出阿富汗的好时机。

  詹姆斯·林赛:拉登住所距离伊斯兰堡如此之近的事实,无疑令美巴关系面临考验,而拉登之死使奥巴马从阿富汗撤军有了更多的“合法性”。

  马克斯·布特(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拉登之死虽然对阿富汗塔利班武装造成重大的心理和财源上的打击,但对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哈卡尼网络”等组织影响甚微,因此在阿富汗继续全面的反恐行动仍至关重要,以避免其重新沦为恐怖主义活动的策源地。

  法新社:自2001年美国为首的北约联军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有14万欧洲军团参与其中,欧洲已经疲惫不堪。拉登的死亡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从阿富汗撤军需要一个“由头”,但欧洲国家眼下仍面临极端主义分子渗透的风险。

  黑格(英国外交大臣):现在就下结论说我们突然解决了世界上最大的问题是不对的。“基地”组织仍然活跃,其头目死亡并不意味着该组织活动的终结。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会异常困难,但必须坚持下去。

  马克东·巴伯尔(巴基斯坦《每日时报》总编):拉登之死从长远来讲对世界、对巴基斯坦都是好事,这也是多数巴基斯坦人的看法。“9·11”事件后,巴基斯坦加入到反恐战争中。此后,因遭恐怖袭击所致的人员伤亡超过了北约在阿富汗伤亡人数的总和,安全环境恶化使巴基斯坦付出了巨大的发展代价。巴基斯坦人渴望和平与安宁。当前在阿富汗战争已进入第十个年头之际,应该重新审视以往的反恐战略,击毙拉登应当被视为美国反恐战争的一个重大胜利,也标志着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的“基地”组织能力遭到大幅削弱。阿富汗塔利班与“基地”组织有所不同。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因为阿富汗塔利班坚持庇护“基地”组织而引发,“基地”组织领导人拉登遭击毙,也就使得阿富汗塔利班得以摆脱对“基地”组织的道义负担,拉登之死是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决裂”的机会。“基地”组织其实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的外生力量,其目标是全球性的,主要以袭击西方为目标;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阿富汗塔利班的主要目标是要把外国驻军赶出阿富汗,因而表现为当地普什图族与美国为主导的多国部队的对抗,他们在当地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过去10年的战争已表明,军事对抗化解不了与塔利班的干戈,只能通过和解的方式,将阿富汗塔利班重新融入阿富汗政治进程,这场因“基地”组织而引发的战争才能最终收场。

  (综合本报驻外记者丁刚、施晓慧、张金江、王恬、牟宗琮、裴广江、孙天仁、韦冬泽、苑基荣、黄培昭、张梦旭、张卫中、吴志华、陈晓航报道)
【1】 【2】 【3】 

  
(责任编辑:翟慧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