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侠传奇》给中国动画电影吃一颗定心丸 (2)--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兔侠传奇》给中国动画电影吃一颗定心丸 (2)

本报编辑:董  阳  对话人:孙立军(《兔侠传奇》导演,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

2011年07月15日09: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作为从事动画教育的教师,我心里很郁闷,所以《小兵张嘎》就让我像得了神经病一样。2003年非典的时候,整个北京就跟死城一样,我和《小兵张嘎》剧组的另外11个人,每天吃方便面,简直就是动画敢死队。2004年,到了冲刺阶段,上海的动画公司老板说,撑不下去了,你到上海来,请骨干们吃顿饭,打打气吧。我到了上海,花了200多块钱,请五六个组长吃了一顿饭。我说我现在只有一个梦想,就是把《小兵张嘎》拍成,我相信我不会后悔,诸位也不会后悔,因为我们这一代年轻的动画人不会留下遗憾。2005年,《小兵张嘎》制作完成,最后获得了华表奖。

  动画电影其实到现在也仍然非常艰难,观众习惯于欧美和日本动漫,而动画又是高投资的产业,投资人看不到票房前景,绝不会轻易投资。《兔侠传奇》资金链断了好几次,出品方之一董大可在银行抵押了自己和父母的房产,亲戚朋友们能借的都借到了;执行导演王丰彬和刘源也顶着家庭压力,放弃优厚年薪的诱惑。经历过从《小兵张嘎》到《兔侠传奇》的摸爬滚打,所有的困难都不再是困难,我们是必胜的。

  编辑:在这段摸爬滚打中,你得到的经验和教训是什么?

  孙立军:2008年开始做《兔侠传奇》的时候,我想:什么叫市场?美国人用20年给我们培育的市场是我们必须要尊重的,要做就面向家庭,而不是针对某一个年龄段的观众。第二,要做就用最新的技术,只有技术先进才能和国际接轨。第三,要坚持传承中华文化,我已经40多岁了,一部电影少则三年,多则五六年甚至更长,我希望在我有限的时间当中,做一部既对得住观众也对得住我自己的动画,能够寓教于乐。为什么大家反感一些强调教育性的电影?《功夫熊猫》、《阿凡达》难道没有教育吗?为什么不能把教育弄得好看一点?为什么不能用动画传承中华文化呢?

  创新民族动画 再造黄金时代

  编辑:人们常常回忆五六十年前中国动画的黄金时代,当时出现了一批中国观众和国际社会认可的中国特色美术片。你认为,水墨动画、剪纸动画这条路应不应该接着走下去?

  孙立军:这条路会非常难。为什么呢?电影使用的是视听语言,而水墨和剪纸则强调视觉语言,它们使用的是两种语言,就好比中文和英文,混着说能好听吗?举个例子,京戏好看,唱腔好听,必须在这个舞台上,你把京戏拍成电影,就不是那个味了。如果你把已经成功的艺术形式用电影再现的话,通常很难产生商业效益。

  编辑:有人说,中国动画电影的黄金时代是由于当时举全国之力的体制原因,而现在我们应该在市场化、产业化的轨道中探索完善。你怎么看?

  孙立军:我觉得应该从两个角度考虑。首先,从电影业长远发展来看,产业化、市场化是一定的。但在转型过程中,我们必须把当年中国动画电影成功的优势保留,集中力量做大事,帮助有实力的文化产品国际化,赚了第一桶金才有可能做大做强;同时要改革我们的弊端,理顺体制机制,减少“高速路上的关卡”。举个例子,我们创意产品如果要进行全产业链开发,电影、图书、国际推广要经过各个部门的手续,这就像兔二被铁链锁住了,它怎么能施展手脚?

  编辑:做动画电影长片12年了,你怎么看待今后的中国动画?

  孙立军:从长远看,我希望未来的30年中国能够产生宫崎骏那样引领行业的动画大师。中国13亿人,包括3.5亿孩子需要这些精神食粮,我们应该通过中国自己的动画让我们的人民幽默起来、快乐起来、幸福起来。此外,希望中国昔日的动画艺术再现辉煌,我们有了商业上的成功后,做一些艺术家个人化的创作,用钓鱼的心态而不是“愤青”的心态去做动画。最后,中国是一个教育大国,人才是关键,我们要用自己的言行让年轻人树立起责任感和事业心,做出与众不同的动画。也希望动画能够带来更多人的就业,使他们的社会地位提高,得到社会的尊重。 

【1】 【2】 

  
(责任编辑:翟慧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