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陈可辛谈《武侠》回应质疑 :生活中没有"侠"--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导演陈可辛谈《武侠》回应质疑 :生活中没有"侠"

周南焱

2011年07月07日08:21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武侠》剧照


  导演陈可辛习惯戴着眼镜,留着一头长发,很有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气质。尽管他声称拍电影就是一门生意,自己拍的就是商业片,但他的电影又不同于一般商业片,总是有着一股知识分子的情怀。近年香港导演纷纷北上,但拍片水准普遍严重下降。难得的是,陈可辛能保持既往水准,来内地后执导、监制的《投名状》、《十月围城》等都获得了好口碑。最近《武侠》上映,尽管也有人质疑,但其独特风格仍受到好评。

  陈可辛有着导演罕见的坦诚,承认自己精于商业算计,承认《武侠》是一部游戏之作、赚钱之作。但他也说,拍摄每一部电影都是自己有人生疑问,通过拍电影来寻找答案。因为有疑问,他的电影不可能过于直白光明,总要探索人性的阴暗面。陈可辛从不讳言为赢利拍片,但他也一边拍着古装片、武侠片,一边把《大江大海1949》、《等待》的改编权买下来,明明知道不可能拍摄,但为了理想,“就放在那儿,值得!”

  谈剧情

  通过拍片表达对人生的疑问


  记者:以前您主要拍都市题材和古装片,怎么突然拍武侠片?

  陈可辛:在跟甄子丹合作拍《十月围城》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动作非常美,很有力量。近年来的武侠片或动作片都偏于虚幻、唯美,给我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看了很容易出戏。而甄子丹的动作戏有力量,也有真实感。我要拍自己第一部武侠片,一定要有他的加盟,一定要他做我的搭档。我跟甄子丹都喜欢邵氏武侠片,都喜欢张彻导演的《独臂刀》,就一起拍这样一个武侠片。这次我没有一点压力,有一点游戏的感觉。

  记者:电影里每个角色都有着不堪的历史,《武侠》怎么没有表现侠义精神?

  陈可辛:甄子丹演的刘金喜过去就是一个杀人狂,有着黑暗的历史。但我相信刘金喜已经改过,他已经有一点点佛性。很多人改过,下半辈子都会做很多善事,他就是这样。同样,金城武扮演的徐百九也不是完全清白的。为什么不表现侠义精神?对我来说,武侠片只是一种类型,因为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侠”。不过,我觉得用“武侠”当片名也是可以的,我希望向香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武侠片致敬。而片中刘金喜对徐百九无条件的信任,我觉得这就是“侠”。

  记者:《投名状》里表现兄弟相残,《武侠》里最后父子反目成仇。似乎您的电影对人性很悲观?

  陈可辛:我拍电影比较讲人文的东西,讲我对人性、情感、成长的疑问。我觉得人性和传统价值观有很大的矛盾,容易自私。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应该这么做,但偏偏没有这么做,就会产生人性的矛盾。在西方,出现这种问题比较简单,会去找心理医生。但在中国人价值观里,一般是不会找心理医生的,生活上的事情不会向心理医生倾诉。因此我对人性有怀疑的时候,就会拍一部电影,表达我对人生的疑问,在这个过程里找寻答案。

  电影里的疑问很多都是我个人的。就像《投名状》讲的就是一个人的野心与理想只有一线之差,李连杰所演的角色就是这样,当你拥有了权力之后,其实理想已经变成了野心。你要实现理想,就必须有这个野心,需要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牺牲。其实我们拍电影,有时候为了把它拍好,可能也会伤害到很多人,为了我们追求的一个艺术理想,会导致大家吃很多苦。

  谈甄子丹

  刚接角色时很抵触


  记者:甄子丹这次演的不是一个正面英雄人物,跟他以往演的角色差别很大。

  陈可辛:如果是好莱坞大片,主角肯定是英雄人物,坏人肯定不能当主角。这次甄子丹演的不是一个大侠,刚开始接到剧本时他很抵触,犹豫要不要接拍这个戏。这对他是个挑战,因为一个当红武打巨星,敢不敢演才是最大的问题。这个角色成龙、李连杰都不一定敢演,因为巨星有时候像一个企业,一部戏可能拉垮他的广告、代言等。片中还有一场杀小孩的戏,让甄子丹很难接受,拍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甄子丹为这部电影牺牲挺大,我也很在意大家对他演技的评价。

  记者:王羽出演的大反派最后被雷劈死,很多观众觉得很“雷人”。

  陈可辛:其实江湖就是一山还有一山高,片中惠英红出来好像很能打,结果被甄子丹干掉了,甄子丹好像很能打,但在王羽面前溃不成军。片中退隐了十年的甄子丹,是不可能打得赢他的,这里必定需要有一个意外去杀他。所以安排王羽最后被雷劈死,有点像是天谴。还有,电影里两人是父子关系,无论最后谁杀掉谁,可能观众在情感上都不容易接受,让义父遭天谴,比较能说得过去。

  谈金城武

  一说四川话就变成北野武


  记者:片中徐百九这个侦探很古怪,怎么会用金城武来演?

  陈可辛:这个角色非常难演,我希望找一个能沟通的人来演。我跟金城武合作很多次了,这个角色理论上说不适合帅哥演,金城武也说其实这个角色更适合日本演员北野武。这个角色是个很别扭的人,他为了不断寻找真相近乎偏执,不择手段,有点混蛋。当时找金城武来演,他也有疑问说角色是否真适合他。

  记者:金城武的四川话并不标准,成了全片最大的笑点。

  陈可辛:当初拍戏都拍了两三天,金城武还找不到角色的感觉。听到现场有工作人员用方言聊天,他就说不如试试用方言吧。片中徐百九是四川一个县城来的,所以就用了四川话。没想到一讲四川话,金城武就变成北野武了。金城武主动提出用四川话演,我有点诧异,因为这个角色对他来说本来就很难演,难的不是他的演技,而是他的形象问题。要把金城武帅哥的形象扳倒,那么口音是绝对必要的。大家不用计较金城武是否说得标准,他已经演得不容易。

  谈汤唯

  她是那种有点怪怪的女生


  记者:您这次跟汤唯合作,对她印象如何?

  陈可辛:我也是通过《色·戒》认识她的,但并没有给我惊喜。我后来看《月满轩尼诗》,她的表演很自然,很有感染力。我就觉得她的可能性很大,不同的角色都可以驾驭。她给我一种不自然的感觉,因为她的手很长,腿很长,人很高头很小,比例有点怪怪的。我一直都喜欢有点怪怪样子的人,尤其是女生。她给我的印象很像我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卡通片《大力水手》里面大力水手的女朋友奥莉芙。我对奥莉芙还蛮情有独钟的,我拍的第一个电影《双城故事》里面,就把张曼玉的角色改名叫奥莉芙。我就是喜欢这种有点怪的女演员。剧本中她的角色很悲情,肯定可以赚眼泪的,也很感人。

  记者:您自己被汤唯的哪一场戏感动了?

  陈可辛:其实很多场戏都有感动。有一场三位家族长老来汤唯家里说她儿子举行成人礼的事,让我很感动。我每次跟演员说感动戏的时候,都会说“你的脚一下就软了,心掉到地上去,忽然就站不住了的感觉,然后就哭了”,汤唯是我所见到的第一个真正演出这种感觉的演员。后来还有一场戏更感动,她知道了刘金喜的身份以后,问他如果当初遇到的是另外一个女人,会不会就选择了别人。刘金喜没有回答,她瞬间就泪腺决堤了,那场戏我觉得任何人都很难不被感动。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