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拍片风光背后甘苦自知 为赶戏被抢劫进警察局--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海外拍片风光背后甘苦自知 为赶戏被抢劫进警察局

彭骥

2011年07月18日07:32    来源:《新闻晨报》     手机看新闻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电视走出去,前往国外取景拍摄。国外拍摄,除了丰富影片内容,提高可看性,还能提高影片制作成本,贴上“大片”标签,更有希望赢取海外赞助,贴近海外电影市场,好处确实不少。不过,“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中国影片到了海外拍摄,也有众多苦处。日前,晨报记者亲历徐静蕾新片《亲密敌人》在大英博物馆拍摄如打通关游戏般的种种艰难,并采访了赵宝刚等有过海外拍摄经历的电影人,了解到由于语言、文化等各方面原因,赴海外拍摄的影片往往会遭遇各种制约,甚至赶戏得冒着进警局、被抢劫等风险。

  《亲密敌人》

  徐静蕾“勇闯”大英博物馆

  外景地:英国伦敦


  徐静蕾在海外拍片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光是以导演身份,执导票房大捷的《杜拉拉升职记》(影评)时就曾获得泰国旅游局等方面赞助取景拍摄,再次执导升级版职场题材电影《亲密敌人》,徐静蕾带着剧组勇闯英伦,与黄立行在皇家公园、泰晤士河畔、英伦田园中上演了一场“商战版《史密斯》夫妇”般的情侣对决,在英国宣告影片杀青。当然,英国拍摄最有噱头的,还是在大英博物馆中国馆内拍摄的重头戏,让徐静蕾成为“首位获许在大英博物馆拍摄电影的中国导演”。徐静蕾在大英博物馆的拍摄历程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着实上演了一场不折不扣的“老徐受难记”。

  第一关:入场遇严审

  下午5点,位于伦敦新牛津大街的大英博物馆送走了一天最后一批游客,《亲密敌人》剧组花重金租下大英博物馆中国馆进行拍摄的时间到了。剧组工作人员介绍,在大英博物馆进行拍摄,不是单靠重金就能解决的,徐静蕾好不容易获得了许可,自然也是充满期待,她认为在英国伦敦的拍摄,会令影片增色不少,“我觉得这样应该会比较好看吧,就是观众能看到很多不一样的风情,香港就是很多办公楼的商务感觉,成都就是非常温馨的生活气息,这些场景在电影中的反差会很大,因为我们有一场家庭戏就在成都,成都的城市形态还有人的感觉跟香港完全不一样,而伦敦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它不像巴黎,巴黎看起来很工整,基本上凡是在老城区看到的所有地方都特别工整,而在伦敦你就会觉得有些地方很破,但是突然有一个拐角会让你有一种漂亮到感动得想哭的感觉,所以我觉得其实这是三个很有代表性的都市,会让电影变得很好看。”

  没想到,约定入馆拍摄的时间到了,大英博物馆各部门才开始严阵以待地按程序放行,不仅提前数日就要求剧组提供到时来拍摄的人员名单,现场还要一一核对名单里的名字,并且拍照制作临时通行证。初步进行安检后,馆方特意派人做安全教育,针对火灾地震等各种紧急情况进行解说,令人不得不感叹馆方的认真,一旁的男主演黄立行还主动申请做起临时翻译。突然,馆方有一位主管出来,称剧组办理临时通行证的人数超出计划,不仅要求剩余人员全部离馆,还收回了已办好的临时通行证。情急之下,前来探班的记者们不得不马上离开,到外面兜了一圈,由剧组工作人员与馆方继续沟通。

  第二关:现场改剧本

  一个多小时后,在馆外等候的记者们才收到剧组“沟通完毕”的信号,挨个在大门口等着接受馆方进一步的细致检查,最终入馆。此前,剧组工作人员介绍,徐静蕾能得到入馆拍摄许可,也经历过一番挑剔的“资格审查”。当地一位导游告诉记者,哪怕是取得了拍摄许可,剧组最后也未必能如愿拍摄,“别说拍电影,就算是当地媒体制作节目,也很难如愿。我就看过很多次,BBC的摄制组都到了门口,怎么也进不去,最后不得不找个角度拍个外景就走了。”徐静蕾介绍,大英博物馆对拍摄的审核极为严格,馆方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审查剧本,审查的不仅是内容是否有损于大英博物馆的形象,更会细致到这场戏究竟有没有必要来大英博物馆拍摄。而审核通过,只是初步拍摄的许可,好不容易进入了博物馆现场,片方必须根据馆方实际分配的拍摄区域进行改动;如果这些与原定剧本不吻合,馆方原则上是不会动摇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改剧本。于是,在大厅里,只见制片人、导演等根据拍摄的位置,将原先剧本里的“罗汉像”改成“佛像”,又严格按照该佛像的介绍说明,将剧本里对应的台词进行修改。

  第三关:限时还限光

  如果是剧本,还可以灵活变化,而馆方提出的灯光等限制,让徐静蕾最为苦恼。据悉,大英博物馆的33号展厅是专门陈列中国文物的永久性展厅,与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和印度展厅一样是该博物馆仅有的几个国别展厅之一,收藏的中国文物足有两万三千件。为了最大可能地减少拍摄时对文物的影响,馆方对拍摄时间控制精细,对打灯的强度、灯光的温度都进行严格控制,基本上只布了两三盏灯。在拍摄现场,徐静蕾不断地对制作部大喊:“要有光,要有光!”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在既有光线条件下进行拍摄,这让徐静蕾颇为焦急。之前还被黄立行大赞善于调动演员积极性,口头禅是“非常好,再来一条,让我们找一下不同的感觉”,然而现场或许是因为原本五点开始的戏,因为各种安检,推迟到七点才开始,老徐也不由“简单粗暴”起来,讲戏非常直接,甚至起身直接带领群众演员走起了位置。一连串的紧张赶戏后,徐静蕾采取的是“克服困难,多拍几条”的方式,反复在说:“再来一条!”

  事后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徐静蕾感叹,不只是在大英博物馆,其实这次在英国伦敦的整个拍摄,都遭遇了各种困难,而这也许和中国人与英国人的办事方式、效率不同有关系,自己几乎每天都在焦虑中,因文化差异引起的波折不断,导致《亲密敌人》在伦敦拍摄超期,而在伦敦这个全球消费水平最高的城市,超期一天就代表着剧组要开一张带很多个零的支票,“有各种状况,比如当地制片方说定好了酒店,可一早晨拉着跑了三家酒店,都说没有这个名字定的房,虽说没发生什么重大意外,但每天一点事、每天一点事,没法不急。但是英国人办事不急,他们的速度和中国人不一样,而且很多东西都显得有点过于‘死板’,这时就会想,可能之前在成都和香港拍摄太顺利了吧。”

  《建党伟业》

  实地考察,不如预想

  外景地:法国巴黎、俄罗斯莫斯科


  《建党伟业》也前往俄罗斯取景拍摄。《建党伟业》美术指导易振洲坦言,在俄罗斯的拍摄遇到很多困难,协调上并不顺畅,“一些重要的戏份,剧组在千方百计的协调下去做实景拍摄。比如当时剧组还去了俄罗斯的列宁办公室和克里姆林宫进行重要场景的拍摄。虽然也能在棚里搭建,但考虑到戏份的重要性,为了追求真实感,还是跑到了俄罗斯去拍。虽然到那边之后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毕竟是那么重要的地方,在协调上就没有那么顺畅,但是最后拍下来,大家还是觉得值得。”

  他还透露,影片里还有一段巴黎公社墙的部分,原本预计是在巴黎拍摄,但经过实景考察之后发现季节和现有的环境都不合适,权衡各方面矛盾后,最终放弃海外实地取景,“它隐藏在公墓的一个角落里,我们想突出的气势、感觉都没有,后来还是选择了搭景拍摄。”

  《假装情侣》

  国外取景,加剧矛盾

  外景地:挪威特隆赫姆


  日前上映的《假装情侣》曾因“片方与导演闹掰”等引发不小话题,而双方产生矛盾的导火索正是剧组去挪威取景拍摄的时候。出品方代表刘沙白介绍,片方坚持去挪威拍摄,导演刘奋斗却并不愿意去,“第一次去挪威看景的时候,他没有按要求及时提交护照,当时情况很紧张了,去机场的那天都差点误点,回来之后因为怎么拍这件事又发生了分歧。去挪威拍那场戏时,其实在国内已经拍了90%,挪威那场戏就占1/10不到,就是小木屋和一些风光外景,应该是很好完成的。他那时候不痛快、有矛盾,就有一点刁难,比较简单的戏采取单机拍摄就可以,他要双机拍摄,我们觉得没必要,已经准备带过去的机怕有问题,就有备份,他非要带双机拍,说否则不能保证质量。”

  考虑到海外拍片的不易,片方决定和刘奋斗终止合作,“考虑到在这么僵的情况下,去挪威那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拍戏,万一出什么问题怎么办,就换了后期导演,戏也是按他的本子来完成。谈不拢,只好换人。也有可能他去了挪威照样拍好,但当时存在这个风险,我们投那么多钱进去,在国内都解决不好的事情,在国外更麻烦……”最终,剧组另请导演,远赴挪威的旅游圣地特隆赫姆实地拍摄,主演黄渤对其中的折腾印象深刻,称那并不是什么美差,“那里又冷,语言又不通。”

  《谋杀章鱼保罗》

  抢劫戏份,弄假成真

  外景地:南非约翰内斯堡


  2010年6月,世界杯举办期间,电影《谋杀章鱼保罗》迅速反应,前往南非实地拍摄,体育评论人李承鹏还在电影中客串了一个角色。没想到,电影剧组在约翰内斯堡“城中城”索维托拍摄时遭遇多名歹徒的持枪抢劫,翻译惊险逃脱,录音助理损失财物,所幸没有人员伤亡。事后,剧组工作人员介绍,当时是拍摄片中一出抢劫戏份,一伙黑人冲出来奔向剧组的一辆工作车,一个黑人掏出枪伸进车窗,顶住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剧组外联翻译的头;同时另外两个黑人掏出枪顶住站在车外的录音助理大虎的肚子和大腿,最后被搜走了一个手机、一部相机、一把当地的钱及录音设备。而那个翻译被顶住头后,劫匪搜摸了一通上身,一无所获,持枪的手臂从车窗里撤了出来。此时,翻译快速打开车门跳下车,劫匪立刻追赶,“当时我们都吓傻了,事情发生得太快,不知道该怎么办。”事出突然,与所拍摄的戏份还有几分巧合,李承鹏一度还以为是片方安排的戏份,只是没告诉自己而已。抢劫事件发生后,剧组立刻停止拍摄,来到附近的一个警察局报案。由于为剧组开工作车的黑人司机在劫匪逃离现场时记下了劫匪的车牌号,所以很快警察在索维托找到了车主家中,车主正是其中一名驾车劫匪,“连车牌都是真的,他们胆子也太大了。”最终,该车主没有招供其他几名劫匪的下落,剧组被抢物品也没有找到。经历了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当地领事馆极为重视这件事情,与警方协调后要求之后剧组在危险区域拍摄的时候,必须出动警力保护剧组。而剧组方面仍心有余悸,称以后再在危险地区拍摄,一定会特别注意请警察来保护。

  《别了,温哥华》

  不守规矩,导演挨批

  外景地:加拿大温哥华


  相比徐静蕾,赵宝刚称得上是海外拍片的老前辈。早在2002年,赵宝刚就带着偌大一个剧组远赴加拿大温哥华拍摄电视剧《别了,温哥华》。赵宝刚回忆,在海外拍戏容易让人着急,最主要的就是他们规矩太多,思维有点“一根筋”,“说好听就是规矩、慢条斯理,说不好听点的就是一根筋,就是脑子不会转悠。讨论过的事儿就不许你变,连灯光摆在哪个角度都不许改。但到了现场怎么会什么都不变呢,他们就认为我们不守规矩。打个比方,在温哥华的时候说有两个场景,一个A一个B,他说‘您说哪个好呢’,我说‘A好,B差一点,但A联系不下来呢,B也可以’,结果一周过去了他没理我,我说‘那俩场景怎么样’,他说‘我没联系啊,因为A不让拍,B虽然让拍,但不是最让您满意的啊’。而且,很多外国人一次不能干两件事儿,你要是交代给他两件事儿,最后肯定都办不成。”赵宝刚还受不了海外拍片时对方办事节奏慢,还不愿加班,“他们节奏太慢,我常举例子,《别了,温哥华》原来是228个场景,让外国人联系下来只有28个场景能拍,剩下的都是我联系的。他不着急,一星期工作五天,两天必须休息,我要给他三倍的工资,他都不要,他认为钱不可以买他的休息,就这理论,有钱不挣。”最后,赵宝刚采取的办法就是不守规矩,对方提的各种制约,他都会答应,回去就变了;不能让外国人加班,他就采取自己人周末加班的方式,“结果让人家给逮着了,被叫到市政府训话,说有一支像游击队一样的小分队,穿越在温哥华的大街小巷,经常有人举报,还老逮不着。”

  赵宝刚表示,后来自己还有很多海外拍片的机会,但自从《别了,温哥华》的体验后,他都拒绝了,“真不爱到国外去拍片子。”谈及徐静蕾在英国的拍摄经历,赵宝刚就拿自己在加拿大拍《别了,温哥华》的经验来相劝,“像徐导这种急脾气,在国外是拍不了片子的。我当时也是比较急的,但是我后来就比较平和了。”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