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套路“狐假虎威” “惊悚”电影到底多不惊悚--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剧情套路“狐假虎威” “惊悚”电影到底多不惊悚

王若馨

2011年10月16日08:42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惊悚”标签越来越多地印戳在全球的电影海报上时,在“诡异”的宣传标语越来越多地抢占影院外围的广告领地时,无论你是否察觉得到,一条可以被归纳为“狐假虎威”的套路都已经开始深入电影的骨髓。前有《异空危情》《绝命岛》《孤岛惊魂》铺垫在前,后有《梦游3D》《床下有人》《嘿店》紧随其后,这趟熙攘的“惊悚”光影旅途注定不会孤单。

  “狐”之造梦空间

  《梦游3D》(2011年)

  主演:杨采妮、李心洁、李宗翰、霍思燕

  影片简介:梦境,现实,傻傻分不清楚

  《梦游3D》用两条平行的情节线索讲述了同一个“死亡故事”。

  紫怡(李心洁饰)经营着帮人改衣服的服装生意,她的生活简单而平凡,可是她又是与众不同的,几年来,她都不断地做着同一个噩梦。梦里,她见到一块荒地,她看着脚下又总觉得泥土下藏着一些神秘的东西,此梦令她受尽困扰。

  另一方面,负责调查一桩绑架杀人案的女警沙展(霍思燕饰),也在极力地追查着事实的真相,而此案件的受害者正是自己的家姐碧淇(杨采妮饰),碧淇的儿子数月前遭人绑架,虽交付了赎金,但孩子至今仍下落不明,而且凶徒仍未落网。一边是毫无头绪的悬案,一边是因过度思念爱儿终患重病的姐姐,沙展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在此时,紫怡的梦境虽得到了友人Eric的开解,但却丝毫没有减退的痕迹,反而愈加的真实清晰,甚至一觉醒来,紫怡更看到自己的床边布满泥泞,原来紫怡真的曾因亚明移情别恋而对亚明恨之入骨,她更加认定了自己曾在梦游时杀了前夫亚明。剧情于此,梦境和现实在片中已经开始交错和重叠。整个故事也在这样一个“潜意识杀人”的噱头中被冠以了“惊悚”的标签。

  所谓“虎威”:对于惊悚电影来说,最怕的不是丑,是藏拙,比藏拙更可怕的,是没藏住。“惊悚片”的俗名是“鬼片”,顾名思义,装神弄鬼是此类型电影的旨意和人物所在。在《梦游3D》中,杀人的谜团和梦游的虚实,便是全部的线索。影片中,既没有五年前流行探险真人秀的刺激新奇和神秘妄想,也没有十年前柯南式的心智游戏和案件跌宕,有的只是女主人公一次次的睡去和醒来,当她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时候,不知银幕前的观众已早就失去了猜测和恐惧的心情。

  《梦游3D》是由“鬼才导演”彭顺和“鬼后”李心洁自五年前《鬼域》之后的再度联手。这个擅长营造阴森恐怖氛围的导演,此次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惊艳,反而是以一种偏执的渲染,使得这场3D版的梦游散发出虚弱的颓废气息。

  站在影片背后的“虎”,不过是宣传海报上血淋淋的红和暗沉沉的黑,不过是主创人物中明星的加盟,又不过是再一次对于惊悚“造梦”话题的消费,而整部影片情节的弱化和承接的牵强,使得这部惊悚片再度迈入了“恐怖片中的喜剧片”围城,与此同时,它的“狐假虎威”也终于成为了皇帝的新衣,除了自己,路人皆知。

  “狐”之古宅闹鬼

  《床下有人》(2011年)

  主演:何可人、郭晓然、武文佳

  影片简介:重温老派式恐怖

  电影《床下有人》采用全新人的模式,绘制了一幅“人吓人,吓死人”的现代版绣花鞋故事。

  女主角冰儿(何可人饰)来到古城旅游时,精心挑选的客栈竟是一座鬼宅。每当夜幕降临,她愕然发现在她休憩的床底下就会伸出一只手。就在女主人公瞪大眼睛要大声惊呼时,她的眼角余光里出现了神秘诡异的鬼影。被吓破胆的她开始想要找寻鬼影现身的答案,然而,就在她离真相一步一步接近的时候,原本已经葬身火海的初恋情人此时却诡异出现,故事再度陷入无底的谜团当中。整个故事就是在探寻“是谁的手”和为何“亡者复活”的链条中发散开的,如果真的非要说有什么可以称其为“惊悚”的戏份,那估计就当属女主角一次次的尖叫了吧。

  女鬼,是恐怖片中的常客。《床下有人》在接连怪事和庭院女鬼的路线中,最终走向了爱情收获的大结局,这不禁让人哭笑不得,这年头想要“被惊悚”一次,怎么就这么难呢?

  所谓“虎威”:电影的“惊悚”营造,或许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外围环境的“惊悚”感知,一种是心理建设的“惊悚”传递,前者属于低级,后者属于高级,因为前者多借助于恐怖的氛围、诡异的音效来激发观众的恐惧情绪,以达到其寻求“精神自虐”的效果;而后者是以情节的悬疑来构置未知的高潮,以人物关系网的链接和情节线的复杂,来灌输观众心理上的紧张与刺激,悬疑大师希区柯克的《后窗》《群鸟》都是如此。而很不幸,《床下有人》属于第一种情况。

  和2003年的《古宅心慌慌》相类似,也和2007年的《门》相贴近,《床下有人》以一种平铺直叙的“惊悚”风格,坚定地停留在了“视觉血腥”的范畴内。要知道,视觉带动心理的生产力远远不如由心理主宰视觉。这场讲述“床上床下的故事”的“恐怖片”,最后也终于在白衣女鬼和亡者重生中走向了狐假虎威,更唬人的结局。

  在如今各类低成本惊悚电影充斥着国内银幕的今天,首先我们必须正视的是,并不是每部电影都能像《孤岛惊魂》那样,用最少的鱼饵钓到最肥美的大鱼。大多数的此类影片,都有着和《床下有人》相同相似的境遇。《床下有人》更像是中国小成本恐怖片的一面镜子,它既体现出了此类型片的大致思路,也反映出了此情节片种的薄弱通病。影片之外,其启发我们的是,对于中国的此类影片来说,考虑下如何跳出套路束缚,如何用情节推动故事节奏,远比费尽心思给演员画“惨白鬼妆”有意义得多。

  “狐”之僵尸复活

  《嘿店》(2011年)

  主演:朱茵、廖健、张达明、李菲儿

  影片简介:超市里的“鬼马狂想曲”

  本片继小成本影片《夜店》大获全胜之后,再次把故事范围圈定在人们熟知的“超市”,此地点的选择,秉持以“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原则,不仅安排了枪战情节,还聚集了复活僵尸,可谓“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了”。

  影片延续小人物大事件的模板路线。为生活所迫的杨小明(廖健饰)走投无路,终于鼓足勇气向老板讨薪却意外被卷入抢劫案。被带到阴森超市的杨小明苏醒后竟发现周围满是令人寒毛直竖的僵尸,他惊恐万分却无路可逃。之后,杨小明与不着调的经纪人(张达明饰)、成名已久的女演员惠子(朱茵饰)机缘偶遇。临危之际杨小明终于发现了真相并对经纪人和女演员有了深入了解。恍然大悟的杨小明打算离开超市,才发现自己已经身不由己,而此时,他与惠子的两颗心在“患难”中已开始慢慢接近,并迸发了火花。对惠子来说,银幕上的她非常闪亮而耀眼,可是幸福本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背地里她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依靠,在僵尸与绝地中,她反而得到了释放,找到了自己心中的乌托邦……电影的最后,导演依然没有忘记用喜剧的光明结局来感化苍生,哪怕在一部僵尸横行的惊悚电影中。

  所谓“虎威”:“未知,是最大的恐惧”,在社会发展的历程中,人们用宗教去宽慰自己的心灵,用鬼怪去制约自己的行为。无论是僵尸,还是魂魄,都是人类未知中的想象,而未知的东西,或许能带来创意的勃发,也或许只能带来自身的露怯。

  在电影《嘿店》中,出现的人物不多,关系网不复杂,剧情转折也算不上一波三折,影片中唯一能称得上噱头的,除了朱茵的加盟,就属僵尸元素的消费了。利用观众的探求心理,消费僵尸噱头,无可非议,但是如果仅仅把僵尸作为“惊悚”的砝码,那恐怕观众是很难买账的。

  放眼世界电影市场中的同类型影片,无论是鲁本·弗莱舍的《僵尸之地》,还是斯科特·托马斯的《死亡航班》,无论是埃德加·赖特的《僵尸肖恩》,还是保罗·安德森的《生化危机》,同样是对“僵尸”的惊悚再现,可是却都各有独到的切入点和故事梗概,反观《嘿店》它沿袭的只有生化类电影的血腥低俗,再加上人类危机中爆发的感情火花,更没有黑色幽默的目标追求,它是一部僵尸片,也仅仅是一部僵尸片。它遮蔽于“僵尸”的主题之后,打着“狐假虎威”的招牌试图博得观众的惊声尖叫和胆颤心惊,可惜的是,观众早已是“见多了大世面”的上帝了。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