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爆冷门正反两面看 大制作不屑来“驻站”--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金鸡”爆冷门正反两面看 大制作不屑来“驻站”

杨莲洁

2011年10月24日07:59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额吉》讲述蒙古母亲收养上海孤儿的故事。
娜仁花封后
孙淳称帝
陈力夺得最佳导演奖
《爱在廊桥》尚未公映
《秋喜》是部谍战片


  如果看过《唐山大地震》、《让子弹飞》,那你只是个普通电影观众;如果看过《钢的琴》、《我们天上见》,你可能是个喜欢艺术电影的文艺青年、文艺中年;如果连《爱在廊桥》、《岁岁清明》、《惊沙》、《秋喜》、《额吉》、《老寨》、《飞天》这些片子都看过,那么恭喜你——你要么是中国电影百科全书式的人物,要么是第20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的专家评委。

  第20届金鸡百花电影节暨第28届金鸡奖上周六晚在合肥揭晓。虽然没有双黄蛋,但获奖影片之冷门已经令不少业内人士都大感意外。而电影节作为一个宣传平台,未能吸引到一些高关注度的影片前来“驻站”,也让人不禁怀疑金鸡百花电影节的魅力在中国电影高速发展的这十年间,已经丧失殆尽了。

  不过,事物常有正反两面。获奖名单爆冷,却没有双黄蛋,另一方面说明专家评委会不再搞平衡,自始至终坚持自己的“标准”;而大片不再以金鸡奖为宣传平台,则说明市场已经赋予他们更多的选择。

  电影节奖项

  正面——名单爆冷 大奖不叫座


  本届金鸡奖的颁奖结果可以用一个“冷”字来形容。不仅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的商业电影如《唐山大地震》铩羽而归,连口碑不错的两部小成本文艺片《钢的琴》和《我们天上见》也同样受到冷遇。《唐山大地震》9项提名,最终只获得“最佳美术”和“最佳音乐”两个技术奖项。《钢的琴》和《我们天上见》分别获得“评委会特别影片奖”和“评委会特别影人奖”两个安慰性的奖项。

  获得本届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是军事题材电影《飞天》;孙淳因为在讲述广州解放前地下斗争的电影《秋喜》中扮演一名地下党员而获封金鸡影帝,而娜仁花则因为在讲述蒙古母亲收养上海孤儿的《额吉》中饰演母亲而获封影后;程晓玲凭借《岁岁清明》获最佳编剧奖,而陈力则凭借一部尚未公映的《爱在廊桥》击败冯小刚、张猛等人,一举夺得最佳导演奖。看着获奖名单上的一个个片名,不仅电影记者犯了难,甚至电影业内人士都大感陌生。有记者感叹,金鸡奖的获奖名单让电影记者认识到了自己的浅薄,居然那么多获奖影片都没看过;而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在网上调侃道:“祝贺金鸡奖最终修炼成中国最大的地下电影奖,大部分获奖影片都是影院看不到的地下电影……”

  反面——敢于坚持 不下“双黄蛋”

  和以观众选择为主的大众电影百花奖不同,金鸡奖是专家奖,其结果体现的是专家评审团的审美和意志。“双黄蛋”(两位候选者分享同一奖项)是金鸡奖评选规则所允许的。前两届金鸡奖的评委会都利用“双黄蛋”的规则搞平衡。比如苏州金鸡奖上,颜丙燕(《爱情的牙齿》)与刘嘉玲(《好奇害死猫》)分享了金鸡影后,而刘嘉玲同时是该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的代言人。而南昌金鸡奖上,冯小刚的《集结号》和陈凯歌的《梅兰芳》分享了最佳故事片奖,蒋雯丽(《立春》)则与周迅(《李米的猜想》)分享了金鸡影后的桂冠。虽然本届金鸡奖的获奖影片都很冷门,但却几乎是清一色的主旋律影片,可谓风格一致,而且没有一个“双黄蛋”。这说明本届评委起码敢于将一个原则坚持到底。

  有台湾金牌电影监制之称的李烈(《囧男孩》、《艋舺》)就认为这种敢于坚持的精神,是作为电影节评委的一个重要品质。“电影节的一大作用,就是让平时没有被观众注意到的片子,被更多的人看到。”李烈说,台湾金马奖就经常提名一些还没有公映的电影。比如今年的金马奖就提名了张猛的《钢的琴》,此片尚未在台湾地区上映。“获得提名之后,就会有观众问:‘这是一部什么片子,我怎么才能看到?’这样一来,这部电影就有机会上映。”

  电影节平台

  正面——大片缺席 红毯遭冷遇


  评奖之外,电影节原本也是推介和宣传电影的平台。以往的金鸡百花电影节,总有国内一线的导演和明星前来宣传新作。上上一届苏州金鸡奖上,有刘嘉玲、梁朝伟,还有带着《蓝莓之夜》预告片前去宣传的王家卫;上一届南昌金鸡奖上,冯小刚、侯孝贤、周迅、蒋雯丽先后亮相,更有《风云2》、《大兵小将》等在“贺岁前夜”的环节中亮相宣传。

  反观本届电影节,没有一部大制作的电影前来宣传。电影节开幕前夕,陈凯歌的新片《搜索》在宁波开机,冯小刚的新作《温故1942》在北京启动。一方面,这些大导演忙于工作没法脱身前去电影节;另一方面,金鸡百花电影节这个平台,已经难以满足大导演的要求了。即便在以往星光最盛的颁奖典礼红地毯上,今年也少见大牌明星、大牌导演的身影。当红毯主持人念出“《唐山大地震》剧组”的名字时,两旁的观众翘首以待,然而走上红毯的却不是他们期待的冯小刚、徐帆、张静初……之中的任何一人,而只是三位真真正正的幕后——霍廷霄、王黎光和苏小卫。《十月围城》剧组也是同样的情形。这让那些希望一睹明星风采的观众大为失望。合肥当地的孙女士就对记者说:“本来是想看明星的,但红地毯上走的人,好多我都不认识。早知道不来了!”

  反面——小片得益 推广获良机

  大片大导大明星的缺席固然是电影节的一大遗憾,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却是成全了众多国产中小成本影片。以往这些小片都生活在大制作、大导演的光环下,本届电影节上《钱学森》、《绣花鞋》、《石器时代》、《密室之不可靠岸》等多部国产中小成本影片纷纷借助这一电影节平台向公众、院线人士“广而告之”。

  《密室之不可靠岸》的导演张番番直言不讳:“对于我们这种国产小成本影片来说,这次的金鸡百花电影节是很好的一个推广平台。”尤其是今年电影节新设置了“最佳中小成本奖”,该奖项规定制作成本在800万人民币以下的国产电影均可报名评奖。张番番认为这一奖项对很多无缘大制作的青年导演是很好的鼓励。“平心而论,让这些影片(中小成本影片)去和那些大制作的电影竞争,是不公平的。这个奖项提供了另一条出路,我个人很欢迎,有奖励才有动力嘛。”张番番还希望金鸡百花电影节以后在给国产中小成本电影提供展示平台的同时,也能够更多地引入院线的参与。“比如组织院线人员前来看片、选片。让优质的国产电影有更多的机会走向市场。”

  电影节组委会从未否认本届电影节有意向中小成本电影倾斜的态度。组委会负责人康健民坦言:“电影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投资雄厚的大片,另一类是中小成本电影。诸多大片已经在此前做过不少宣传,很有成效,众多中小成本电影亟需得到更好的宣传平台,我们有意识地向中小成本电影倾斜。”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