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飞甲》全新打造传统武侠 3D闯江湖大不同--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龙门飞甲》全新打造传统武侠 3D闯江湖大不同

彭骥

2011年12月12日07:42    来源:《新闻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明末乱世,六路人马齐聚龙门,或莽匪夺宝,或宦官变身,或义士寻仇,或侠女问情,江湖血战遇天象奇观,热血豪情看龙门一梦。 ”

  剧组在为《龙门飞甲》取景时,在河北天漠影视城的大漠上发现字迹已模糊不可辨的石碑,导演徐克设定石碑用西夏文写着“门神献海沙,龙门飞甲来”,反念“来甲飞门龙,沙海献神门”,内含宝藏玄机……片名“龙门”一词,更对应徐克拍摄于1992年的经典名作《新龙门客栈》。自胡金铨、张彻以降,徐克自成一派,武侠世界令数代观众痴迷。 2011年12月15日,徐克启用I-MAX 3D新技术,全新打造传统武侠世界,大漠黄沙、龙卷风起,江湖儿女,轻笛飞剑,快意恩仇,因3D而别开生面。晨报记者受邀先行看片,独家对话徐克、周迅等主创,带你进入“中国武侠之3D时代”。

  武侠情

  中国武侠电影,徐克武侠师承胡金铨武侠之情怀,以其怪诞想象、技术创新等自成天地。尽管徐克强调《龙门飞甲》是个另起炉灶的全新故事,但该片与1992年《新龙门客栈》的一脉相承,无法回避。基于对经典的情怀,总有不少观众更愿意把《龙门飞甲》,看作是升级版“新龙门客栈2”。“少年子弟江湖老”,时隔近20年,“老怪”徐克已是鬓发生霜,当年那个琴心剑胆的武侠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徐克表示,20年前拍完《新龙门客栈》后,就有了“周淮安离开之后”的故事想法,“当时因为各种原因没拍成,现在再拍,保留了当年50%的故事,其它再改变一次,但情怀上确实有关联。既然《新龙门客栈》有一种情怀,那就不要去破坏这种完整性。”

  线索更复杂 报恩变夺宝

  “江湖有年轻生命力,才够浪漫”


  《新龙门客栈》周淮安报知遇之恩,护送忠良遗孤出关。《龙门飞甲》开篇,《新龙门客栈》的周淮安变成了李连杰饰演的赵怀安。朝廷难决之事,以武侠的方式来解决。酒剑相随,李连杰携同道浪迹江湖,清除东厂,迎战饰演东厂头目的刘家良,痛快淋漓,终得报仇;新势力西厂崛起,陈坤饰演的西厂大档头得万贵妃宠爱,兼武艺高强,更有夺宝之机关算尽,李连杰与陈坤船头一战,险象环生,遭遇劲敌。相比之下,《龙门飞甲》故事线索更多,在报仇之外多了一条夺宝的线索,显得更为复杂。徐克表示,他对明朝的理解就是太监的势力很强,西厂势力不输东厂,这才有了故事的延续,而不再谈报恩,新增夺宝,是因为每个武侠世界的故事都有自己的发展方向,“题目会不断发展下去,从创作上来讲,我们还是要求每个电影能给观众不同的人生启发。”

  照顾到不少人的《新龙门客栈》情结,《龙门飞甲》把周淮安、金镶玉等人物以新名字重建,是延续亦是区别。徐克的武侠世界,永远属于青春。所以,徐克选择的周迅、李宇春、桂纶镁、范晓萱等人物,在外貌上,无一例外地有着“童颜”的特点。徐克坦言,武侠是青春不老的,江湖有着年轻的生命力,才够浪漫,“武侠世界里,固然有成熟的人物,也必须要有刚出道的。年轻人对武侠世界有浪漫的眼光,对江湖有某种期待,这种期待是最美的。”他表示,东方不败、黄飞鸿、周淮安、凌雁秋等,每个他喜欢的武侠人物身上都有他自己的影子,但很难说哪个就是自己,“不敢讲我和谁最像,但我喜欢的人肯定就是这样的。”徐克还称,哪怕是飘缈的武侠世界,都寄托着现实意义,“《龙门飞甲》的现实意义,是现在很多人注重物质追求,但我觉得很多事情精神上的满足比物质收获更重要,你看,这些江湖人拼斗了一个甲子,到头来还不是漫漫黄沙。”

  身份玩双重 女性更强势

  “行走江湖,必须让人捉摸不透”


  《新龙门客栈》金镶玉放弃客栈,而在《龙门飞甲》中,弃客栈者成了周迅饰演的凌雁秋,白衣横笛行天下,激流铁索一壶酒,痴心求与赵怀安再见面。此外,客栈新当家变成了顾少棠(李宇春饰演),新增桂纶镁饰演的西夏遗族布鲁嘟、范晓萱饰演的逃跑宫女素慧容等。“龙门”旧客栈,女性角色只有形成鲜明对比的邱莫言、金镶玉;新武侠世界里,女性角色成倍突增,剪不断理还乱的武侠儿女情,也显得更为错综复杂。人物方面,相比《新龙门客栈》中简单又戏剧冲突强烈的人物三角恋、单纯的敌我对立,在《龙门飞甲》里,徐克赋予了武侠世界更为复杂的人物关系。仔细留意,不难看出,第一,女性角色都比较强势,男性角色显得柔和。周迅利落,李宇春凶狠,桂纶镁直接,范晓萱阴毒,倒是李连杰、陈坤有些见异思迁、左右为难。第二,角色不再单纯,几乎因利而聚的每个人物都藏有“双重身份”,陈坤、范晓萱的双重身份对剧情起着最为关键的作用。

  相比20年前,徐克对男女身份、情感的理解自然大不一样。他详细解读了《龙门飞甲》中的各种关系,称武侠的浪漫在于“一个侠客对另一个人的强烈态度”。男女情感方面,徐克表示以他现在的理解,男人理解女人的心态有缺陷的地方,比如,片中有场戏,李连杰为了让周迅离开龙门是非地,接受范晓萱的建议做了一场戏,周迅明知是假,假装吃醋离开,“李连杰不想把最关心的人引到一个没有回头路的路上,要斩断关系。最后他又去追回周迅,是觉得还欠周迅。两个人都是为了对方好,是否有感情,就由观众去理解。最重要的一点,是李连杰肯承认她改变了自己。而我的处理,是想把江湖儿女的那种刚强,表现得不一样。”至于双重身份的设置,徐克很有感触:“行走江湖,必须让人捉摸不透,双重身份是惯常的事情,这是江湖人士流行的障眼法。比如,桂纶镁和西厂二当头打的时候,是想摸底,二档头明白这点,一直没有拔剑,拔剑带出来就会露出破绽。”

  电影为圆梦 道具现情怀

  “剑拍得好,武侠电影就拍得好”


  徐克的武侠世界,总是有船、有剑、有奇特武打,道具中见徐克的情怀。明明大漠黄沙的荒凉战场,《龙门飞甲》开场就来了个码头艨艟巨舰的镜头,还安排有一场李连杰与陈坤在船上打斗的戏份。据介绍,光船的场景就耗费了数百万搭建,且需从海、陆、空多角度拍摄,让整体美术、武指、特效团队面临艰巨考验。而这些船仿佛是从徐克的《东方不败》等经典老片中驶来,给观众别样情怀。徐克的解释是:“明朝的船很特别,讲明朝的事不拍船,就没有特点了。”就是为了这么一种情结,《龙门飞甲》不惜迎接大挑战,“电影本来就是圆梦的,怕挑战就不用拍电影了。”

  徐克在武侠电影中总有很多关于兵器的奇思妙想,比如连环勾链飞镖、锏等,但徐克告诉记者,他独爱剑,“剑是兵器之王,能够把剑拍得好的话就能够把武侠电影拍好。”接着,徐克侃侃而谈关于剑器、使剑、背剑等讲究,“《龙门飞甲》里主力的兵器是剑。一个人拿一把剑,他怎么用这把剑,应用时他的特性在哪里,是做了一些考量的。李连杰是武侠电影的很高符号,对抗的设计要小心处理;陈坤的剑很特别,从常规设计难度会大,要给陈坤的剑加上意料不到的可能性;周迅等不常拍武侠,究竟应该是扛剑、背剑、插剑还是握剑,这些都是学问。”

  而武侠动作无疑更是徐克格外在意的地方。徐克早期师承胡金铨的务虚打法,到了《七剑》,开始尝试实打实的招法,《龙门飞甲》则实现了“虚实”结合的打法。而在徐克之外,张艺谋在《英雄》中尝试的“意念打法”也有所创新。对此,徐克表示,这次在《龙门飞甲》,设计武侠动作,要可以表现3D空间感,武功应该用空间特点去表现线条,“《龙门飞甲》里也有意念的打法,只是在意念中配合了真实性的物质重量,太意念的手法会失去3D功能。”

  他们的武侠

  周迅:我挺喜欢武侠电影里的人物,正派也好,反派也好,至少都真实。不来虚的,坏就是坏,好就是好,比较真。现在有些东西你猜不透,这个最可怕。

  李连杰:武侠在每个人心目中都可以理解为不同的东西,不同年龄段对武侠两个字的梦肯定都不一样。年轻时候是罗宾汉这种好打抱不平的侠客,随着年龄增长,有不同侠客的想法。我对于侠客也是有不同的梦想。

  范晓萱:我心中的武侠世界,很飘逸的,像老爷的《新龙门客栈》那样,各个风流倜傥,潇洒不羁,快意恩仇。

  3D梦

  武侠片是中国电影独有的类型。与以往任何武侠片不同,徐克新片《龙门飞甲》启用3D技术打造全新武侠世界,走出了中国武侠电影的新一步。从1979年《蝶变》第一个将科幻元素融入武侠片、2001年《蜀山传》开结合全电影特效之先河等至今,徐克从未放弃技术创新,一直勇于尝试,尽管有成功、有失败,但徐克不失为一名值得尊重的导演。从目前试片效果来看,《龙门飞甲》的3D视觉效果几乎得到了一致认同,堪称中国3D电影新纪录。

  “3D电影本该发生在‘狄仁杰’”

  晨报记者(以下简称记):为什么想尝试3D?

  徐克(以下简称徐):我小时候对3D电影很兴奋,觉得很神奇,能把一个平面的东西变成立体,这个事让我很刺激、很兴奋。其实电影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有颜色,从立体声到八声道音响效果,这些都是因为我们追求在戏院里面得到更真实的效果,一直到最近两年我觉得3D技术的发展不断地进步,在这种情形之下,我觉得尝试把3D变成我们讲故事的工具,很值得。

  记:那为什么选择《龙门飞甲》呢?

  徐:如果从3D电影来讲,可以发生在我计划里面的某一部电影里。本来应该发生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的,但当时技术没到这个程度,所以没有开动,计划就停在之后的《龙门飞甲》。《龙门飞甲》也有几个好处。比如,为什么器材可以运作呢?因为在所谓的一个固定的客栈环境,在沙漠景观上3D电影的器材会呈现很有趣的效果。

  对于动作片来说,3D电影能把我们一直想在2D电影中表现的一些深度的东西,很有效果地在银幕上展现,给我们一个更靠近真实的世界,所以在动作的部分,我们用2D时我们需要一些剪接上的帮助,但当3D给我们真实效果时,我们就不需要太多剪接的帮助。

  记:3D对中国武侠片会起到多大作用?

  徐:中国的武侠文化很多年了,但我们的电影只有100年,这100年中武侠电影的类型、发展和内容方面的东西很有限,我觉得能做的东西其实还很多。我们还可以打开这个领域的更多空间,去发掘我们以前也许怀疑、也许想做的题材和内容。比如你看《叶问》,发现原来咏春是这样子,咏春的表现方式也有很多种,何况我们不只咏春这一种东西,还有很多武侠风格的东西。

  “对演员来说,我比机器更可怕”

  记:3D会对演员表演提出不同要求,会担心他们跟不上吗?

  徐:这倒不会。我觉得,对演员来说,相比3D摄像机,我比机器更可怕。

  记:很多尝试过3D的人都说很费钱,你有什么“省钱绝招”吗?

  徐:确实比较费钱,但其实也没那么吓人,有很多可以用有限经费达到好莱坞制作效果的办法。其实,中国电影工业不必有“没钱”这个自卑感,这次我们把特技放在实景上,看起来很可怕的设计,但是坚持做下去了,给出的信息就是:中国电影能做到很大的可能性。相比好莱坞3D电影,原理和器材应该差不多,基本上我们跟好莱坞所作的技术是没有分别的。最开始是《阿凡达》3D的指导来训练我们,他也告诉我们关于《阿凡达》拍摄3D的过程,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程。

  记:那接下来会用3D翻拍自己的其他经典电影吗,比如《东方不败》、《黄飞鸿》之类?

  徐:再拍什么,都得看题材,现在还说不准。但我相信,3D会成为电影拍摄的趋势。至于翻拍,有的电影很经典,我何必要去重复它这种做不到的成就呢?“黄飞鸿”这个题材我一直都很喜欢,但要看是否有适合的演员,让我觉得可以把他再放到大银幕上。《东方不败》是由林青霞启发出来的,除非有什么事再给我新启发,让我再想重拍一次《东方不败》。

  他们的3D

  周迅:3D电影对我们演员还好,主要打戏比较辛苦,因为需要和机器打。

  李宇春:跟导演聊半天,他讲了很多关于角度的东西,我就一直听、一直听,虽然我不能全懂,但是我明白这是这个工作非常辛苦的一点吧。

  李连杰:拍过这么多电影,从没尝试过武侠3D。头一个月拍戏,每天两组人只能拍六个镜头,基本上是完全不适应的状况,但是随着一路掌握这些技术,拍最后一天时,我一个人拍了25个镜头。3D世界里都要求你做得特别精准,包括走位的角度和对手的角度等。还有想像力,拍摄的时候一个人,你要想像五个兵器从哪个方向来,想像的空间非常大。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