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别叫我"国师"太招骂 希望下次再碰好剧本--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张艺谋:别叫我"国师"太招骂 希望下次再碰好剧本

李云灵

2011年12月13日08:07    来源:《东方早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张艺谋说自己有自知之明,他的特点是有好的视觉影像,好的视觉体现能力。



  “这是张艺谋最近10年来最好的作品!”看完《金陵十三钗》,有人给出了这个评价。

  尽管有好莱坞巨星克里斯蒂安·贝尔以及新“谋女郎”倪妮首次在国内公开亮相,但各大媒体针对《金陵十三钗》的提问,有超过半数都是针对张艺谋的。昨日上午,这位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导演在酒店房间接受了几家媒体的专访。

  2000年之前,张艺谋的一系列作品如《大红灯笼高高挂》、《红高粱》、《活着》等都备受赞誉,但是2002年后,从武侠巨制《英雄》开始,《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等都是批评声音不断。到了2009年的《三枪拍案惊奇》,张艺谋陷入低谷。2010年的《山楂树之恋》也没能帮他挽回负面评价。《金陵十三钗》试映至今,收获的几乎都是掌声。张艺谋貌似终于打了翻身仗。谈及10年来的起伏,张艺谋坦言:“我有自知之明,我不善于自编自导,我的特点是我有好的视觉影像、好的视觉体现能力。我希望下一次再有运气碰上一个好剧本,碰上好编剧。”

  “天下故事一大抄,

  就是看你抄的不一样”

  拍南京的电影很多,比如陆川的《南京!南京!》。你觉得你的优势在哪儿?

  张艺谋:优势在哪儿?优势在导演。电影首先不要比,其次我只能说我很喜欢这个故事。我看到严歌苓这个小说,我有一个预感,现在电影中最后一个定格的画面是我在2007年就想像到的,我希望拍这部电影。彩色的玻璃被打碎,天主教堂用书娟的眼睛看下去,透过彩色玻璃色彩斑斓的光线看到这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走进教堂。这个画面给我的印象很深,我自己对这个题材很喜欢。

  当时文学策划周晓枫顾虑这类题材拍得太多,或者说一直没有断,我倒觉得恰巧是最挑战我的,某种题材当它已经一闭眼睛就能想到,南京大屠杀拍那么多,一说南京大屠杀题材就想到这个电影基本的样子,基本的风貌,这个电影的题材非常固定化。越是固定化的题材,你如果有个性就最值钱。好像刘恒(《金陵十三钗》编剧)写的《张思德》似的,那个多难写,那个太固定化了,毛主席已经评价过了。你想他没有什么空间了,他写出来了。我觉得它很有挑战性。我不能说是有优势,只是说,别人再拍多少年,可能我们的这个还会不一样,这只是对自己的自信。

  所以你选取的是你擅长的女性视觉?

  张艺谋:对。中国这一方面的电影电视虽然一直在拍,但女性视角的比较少,导演的工夫就要下在不一样上面。常见的故事、常见的角度大可不必再拍了。譬如《霸王别姬》这样的题材一直都在拍,但是切入点不同,所有都有市场。

  男主角贝尔知道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吗?

  张艺谋:略知一二吧,毕竟是在这个文化氛围中,这么多年至少接受过关于这个的信息。在确定人选后,通过一个电话,他问我作为这个人物,有没有可能改剧本。因为我不是好莱坞黄金编剧,不是那种一个字不能动,动一动就要找老板的。于是他很高兴,就确定出演。问过他对南京知道多少,他说知道个概念。推荐了(他)英文的书和图来看,到了南京之后第二天就看了大屠杀博物馆,(他)一直在认真做功课。

  怎么考虑把贝尔的角色变成殡葬师的?

  张艺谋:讨论中有这样一个理念,就是说让这个人在最后的活动中能担当事情,不要只是一个推波助澜的角色。按理说由秦淮女子顶替,不需要他也可以。但是一定要让这个人成为必不可少的角色,这样就会有意思,更符合一个好故事的要求。所以我们想到可能是这样的职务,这个跟死亡和生命又有密切的关系,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化妆师,那多没意思,而且他有自己的历史,他有过孩子有过婚姻等等,殡葬师这个职业比较好,他打扮出每一个人,那种跟死亡联系在一起的感觉,实际是对生命的再次起航,对生命的一次讴歌,这个职业有意思。

  当时想到这个职业的时候还没日本的《入殓师》(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我们其实在这之前,都谈到这个角色,最后开始改了,改了好几次,《入殓师》出来了,也担心(被说)是跟风或者学谁。中国有句老话,天下故事一大抄,都不说谁抄谁,就看你说得怎么样了。后来我们把这个顾虑打消了,坚持下来。剧本递到贝尔手里的时候,他个人非常喜欢这个职业。后来(他)跟我开玩笑,“你要改了我还不接了。”他自己后来改了角色的出身。我们原来写的是家族殡葬师,出生地是美国中西部一个小镇。他说,“我不要,我要改成我就学了五年,而且第一次是为我女儿入殓。”我们觉得很人性,寥寥数语带出一个人的命运,很微妙的感觉。

  对贝尔角色的改编是不是符合美国文化,小人物最后成为一个英雄?

  张艺谋:那不是。他是一个创作的很好的例子。这个人天生就是英雄相有意思吗?没意思。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没意思。创作中那种偶然性、那种反差是非常有趣的。

  影片中大量出现南京方言,这种做法很少见,你怎么考虑的?

  张艺谋:打算拍这个电影改这个剧本的时候,我就想了,最好是南京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跟专家学者一一交流,关于秦淮文化,很多寄托,那怎么表现出这么多东西呢?我想那最少语言得是这方面的,所以我们觉得秦淮话比较有味道比较有意思。最大的难题就是演员的选择范围立即缩小,只到1%了,可以这么说,99%的人都不合格。中国这么多省这么大地方,会南京话的人或者原籍是南京能说那种老话的人你想有多少?没多少。现在这些演员80%是南京人。

  你怎么发现倪妮(玉墨扮演者)身上这种风情的?

  张艺谋:当然是在看她本人的时候。我是《三枪》去上海宣传时见的她,因为南京离上海近,让副导演带她过来,跟她见了第一面。那时候已经选了好长时间,就是觉得她合适,她的身上有这种感觉,当然还要经过训练。因为没有影像资料,请很多老师来讲,但也只能是讲,到底什么样子要靠演员自己去琢磨。还有一点,张叔平功不可没,他最能打扮女演员了,很用心,打扮了很长时间。这个有点像威廉姆斯团队,搞一个造型4个小时,不行揉乱了重来。他把这些人打扮得很好,打扮出来非常像。他们永远凌晨四五点起床,化这个妆三个半小时,每天都是。

  有些评价讲,遇到好编剧你的作品又有力起来,编剧在你的创作中占的比重大概是多少?

  张艺谋:我有自知之明,我不善于自编自导。我的特点是我有好的视觉影像,好的视觉体现能力,这是我的职业。

  最后的结局留白,为何与小说有差异,并无交待十三钗的去向?

  张艺谋:剧本上有交待十三钗大概的去向,本来想最后出个字幕,但后来都拿掉了。定格在那里是最初的想法。那是我最初看到剧本时候的一个画面,色彩斑斓的,梦幻般的记忆。影片是通过小女孩的视角,如果当时真的有这样一个小女孩活到今天90多岁,各种媒体采访,肯定会有记忆丢失、错乱。那青春期的小女孩记住了什么?可能所有战争中残酷的东西最后都忘记,只记住了神秘美丽的瞬间。从这个角度想,会与众不同,和现在看到的南京大屠杀电影(以及)之后可能会有的都不一样。天下故事一大抄,就是看你抄的不一样。电影也是一样,关键在于你讲的故事有什么特色。

【1】 【2】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