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金像奖给内地影人启示 香港制造的坚持与专业--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电影金像奖给内地影人启示 香港制造的坚持与专业

王鹏

2012年04月16日07:43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许鞍华(上图)、叶德娴(下图)凭借《桃姐》摘奖。本报记者张沫摄


  《桃姐》《龙门飞甲》《夺命金》《窃听风云2》4部港片对抗姜文《让子弹飞》,这个局面说明一个问题,内地片再优秀,终归金像奖还是人家的奖项。还说明一个问题,内地可以拿得出手的作品不多。虽然香港电影人流行北上,但是,内地电影人要向香港电影人学习。

  表演对决各有精彩

  今年刘青云对决刘德华耐人寻味。刘青云在《窃听风云2》的表现,比较寻常(和他自己相比),在《夺命金》中的表现十分抢眼,他演活了一个重情重义在底层挣扎的老派古惑仔。华仔在《桃姐》中的表现不容小觑,他扮演的香港电影监制沉默、内敛,衣着朴素,终日游走于寻常巷陌,让人一窥香港普通市民阶层的真实状况,令人信服。也许是华仔太帅,也许是许鞍华和叶德娴的光环,假使我有投票权,我这一票,犹豫过了,还是会投给刘青云。为什么?华仔更投入,但刘青云更加收放自如。这个理由是不是很牵强?

  至于最佳女主角,叶德娴没有太多悬念,其他对手和她不在同一水平。

  见所未见看得更远

  在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特刊上,我看到了许鞍华的一篇文字。她说,许多人对她存在误解,以为她拍《天水围》《桃姐》就是坚持拍本地电影,其实不然,她不过是在拍自己感兴趣的题材、主题。她提醒电影人“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物,有与别人不同的触觉”。

  一个内地导演,大概很难拍出许鞍华对香港的感触,这就好比让彭浩翔拍菜市口到珠市口一线市民生活一样艰难。但是,许鞍华的意思不难领会,她对电影人,特别是掌握电影命脉的出品人、制片人、导演、编剧,提出了一种期待。这不仅是对香港电影人说的,也是对内地电影人说的。看看我们的市场,古装大片,蜂拥而上,拍到死;“石头”火了,大家拼了命制造石头砸观众,到头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一部讲述失恋的电影火了,制片人们纷纷找到了灵药,来,咱们就拍这个类型。

  好多人说创新,在我看来,那些成功的电影无非是坚持罢了。它们一直就在那里,只不过,观众没有看到,电影人没有看到。有见识的出品人、投资人,肯给那些能看到别人看不到事物的编剧、导演机会,就是给自己机会,就是内地电影的新希望。

  香港制造去粗取精

  金像奖是电影人的盛会,它的主办机构是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协会董事局成员全部来自香港电影业各专业协会。电影人坐在一起对话,商量电影人的事,所以一切都显得那么妥帖,每个环节都体现着专业精神。

  具备专业精神的香港电影人在一起挺抱团,他们互相扶持,北上掘金。这是内地电影业的福气,也存在诸多问题。香港电影人将制作经验带到内地,他们的动作指导、编剧、导演都很有一套。但是,他们的文化终究与我们不同,迷信香港电影人,是一种病态。去年,诸多香港著名导演拍出垃圾作品,在香港,大概没有哪个老板敢这么拿钱打水漂。可是在内地,怎么有那么多大方的老板呢?如果这些老板继续宽容下去,首先亏本的是他们自己,也许损失了几千万一点不心疼,可是所作所为对市场和观众的伤害是巨大的。

  看到香港电影人红红火火凑在一起,我总是很羡慕,那是一群懂电影、爱电影的人集会。中国电影越来越辉煌,当我们迈出大步子的时候,还应该常常提醒自己,曾经香港没有电影,如今香港有个“好莱坞”。曾经上海是全亚洲最厉害的电影生产地,如今它的继承者,已经全面超越。电影人,该思考更多。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