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诚意,不如很娱乐? 好电影为何没能卖出好票房--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有诚意,不如很娱乐? 好电影为何没能卖出好票房

卫昕

2012年05月17日07:29    来源:成都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在刚刚过去的4月,全国总票房达到16.6亿元,创造单月历史最高纪录,好莱坞“两艘大船”开道令“暑期档”“贺岁档”都成为浮云,而随着《复仇者联盟》的强势崛起,更让国产片的生存空间举步维艰。继“五一”档宁浩、管虎、杨树鹏等中生代导演“抗坞”未果,上周公映的《赛德克·巴莱》和《飞越老人院》口碑不俗却成悲剧,分别只有440万和350万票房,好电影为何没能卖出好身价令人反思。

  今年前4个月中国电影市场再创新高,票房突破50亿,全年票房有望奔向200亿,但国产片的表现乏力成了今年中国电影的最大隐忧,这也成为整个中国电影界的热点话题。

  排片不给力,存在的被遗忘

  上周日母亲节,张杨的《飞越老人院》又“应景”的悄悄地火了一把。无论是姚晨、张晓刚等名人,还是全国各地的普通观众,大家都把自己的感动在微博上分享,呼吁更多影院排片、更多的人带着父母来观看这部“遗珠”。演员王珞丹在微博上感慨:“过节想陪爸爸妈妈去看《飞越老人院》,可是排片那么不给力,真心觉得这样一部洗涤心理的片子就这样被埋没了,可惜。我们该怎么办?”张杨也意识到这一问题,在母亲节前一天,他在微博上表示:“很多观众想看《飞越老人院》,到了电影院却发现没有排片,或者排了,也只有上午下午两场,对于那些上班的人来说,基本上等于看不到,还有带着父母全家去的,只有晚上11点左右的,又不适合老人看。”在好莱坞大片的强势覆盖下,以《飞越老人院》、《赛德克·巴莱》为代表的国产片口碑之作在许多影院即使不是“一日游”,也是“存在的被遗忘”。

  影院有苦衷:观众用脚投票

  《飞越老人院》上映后张杨抱病做宣传,《赛德克·巴莱》导演魏德圣晚上10点赶到影院,等着观众看完电影见面“谢票”……无论是影片本身,还是导演本人,都诚意十足,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上周,《赛德克·巴莱》平均每场有约10.7个观众,《飞越老人院》平均每场只有约7个观众,《杀生》则是8名观众,《形影不离》平均一场只有约5个观众……与之对比,《复仇者联盟》平均每场观众人数约40人。在“很有诚意”和很有“娱乐性”之间,绝大多数观众选择了娱乐;在口碑还是票房之间,影院理所当然选择了票房,上座率决定排片的场次,而因“上座率不高”,《飞越老人院》和《赛德克·巴莱》减少排片、安排在非黄金时间,又更加没有观众,陷入恶性循环。于是有人怪影院偏爱好莱坞,压缩国产片生存空间;有人则反过来骂只怪太多国产片拍得烂,输掉市场活该……而跳出这两种观点的争论,却让我们反思:同一个市场,为什么会呈现两种截然相反的判断?宁浩说:“他们(好莱坞)拍电影太知道是给哪些观众看了。他们对文化并不负有责任,只对市场负责。好莱坞电影经历了那么多年的市场摸索及对拍摄技术的积累,很强大。”

  内地文艺片缺个“刘德华”

  今年“五一”档前后,一批优质国产片抱团出击,本来还是被业内寄予厚望,然而除了完全以商业片包装的《黄金大劫案》全身而退,余者都被好莱坞“两艘大船”和“一支兵团”击溃,票房难尽人意。如果说《赛德克·巴莱》的冷遇是发行方宣传推广的“不作为”,那么《飞越老人院》却是尽心尽力,但成效不大,令张杨也感慨,现在的电影市场是“好莱坞电影不用宣传都有票房,中国电影吆喝半天未必有用。”

  今年3月《桃姐》获得7000万元票房,令业界以为文艺片的小阳春到了,然而要想复制却千难万难。难在哪里?仔细地分析就会发现,《桃姐》是一部以商业操作贯穿始终的文艺片。描写老人生活的题材,天然与观众有一定距离,但刘德华和叶德娴的阵容可以弥补这一点。这两人的组合,既有商业卖点,也有话题性(再续“母子情”);《桃姐》的投资额虽然高达3000万,但其中将近一半是刘德华以片酬折算的。而且身兼主演、投资人两职的刘德华,早在投拍《桃姐》之初就找了专业的团队测算过风险:结果是最多赔掉他自己的片酬部分。《飞越老人院》等几部内地文艺片,品质都不差,但都没有刘德华这样的人从头到尾为之护航。大多数的内地文艺片,拍片前既没有充分的商业考量,也没有细致的风险评估,拍完之后扔给电影宣传公司。面对一部先天上就有商业缺陷的电影,再牛的宣传公司也无力回天。事实上,内地文艺片并不缺《桃姐》这样的佳作,缺的是刘德华这样的“专业监理人”。魏德圣就感慨:“现在很多投资人是为商业规划找题材,而不是根据这个题材开发市场,商业不等于创作,你不能让艺术去干商业的事。”

  从投资宁浩的《疯狂的石头》到许鞍华的《桃姐》,刘德华的这一模式也越来越多受到模仿,黄晓明的《匹夫》、黄渤的《虎烈拉》都参照了这一模式。

  出路

  屡败屡战提高质量


  从根本上讲,质量才是阻击好莱坞的最好武器。今年国产片表现不佳,除了外在的客观原因,影片本身质量确有亟待提高之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生代的导演还是缺乏将个人风格融入商业市场的能力,影片公映后口碑势必两极分化,票房也无法预期太高。

  数据显示,今年至今只有5部国产片票房过亿,凭借媒体的大量宣传和关注,国产大片往往在第一周能获得大量的放映空间,但往往从第二周开始票房就50%以上的大幅缩水,最终2亿票房成为难以突破的“天花板”。文隽鼓励这批中生代导演“屡败屡战”:“《匹夫》、《杀生》、《形影不离》,以至陆续上映的《追凶》、《赛德克·巴莱》、《我11》,估计没有任何一部片能突围,但只要这批干将能继续坚持,继续拍片,屡败屡战,仍然有望占领市场的一席位。”

  降价贴近老百姓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平均票价约40元,而如今电影大片越来越多,观众要多看电影难免囊中羞涩。经历了“抗击大船”之役,业内人士也提出国产片能否降低票价,主动贴近观众。著名电影人文隽就表示:“都是一张电影票的价钱,我们不能埋怨观众选择好莱坞进口大片而无视国产片,因为现实是残酷的,消费者在"很有诚意"和很有"娱乐性"之间,有他们的决定权。”

  艺术院线差异竞争

  王小帅的《我11》在法国已经上映,而在国内却因为避让好莱坞大片而推迟到明日。国内虽然是院线制,但排片是千篇一律,并未有差异化竞争。长期碰壁市场的第六代导演纷纷提议建立艺术院线,贾樟柯甚至自己在北京开建艺术影院。著名导演何平认为,单一的以票房论英雄其实很畸形,国内可以借鉴法国经验:“法国有5000多家影院,其中有3000家左右只放美国电影,2000家放法国和艺术电影,美片不能进入这些影院放映(同时政府还要多征他们的税,补贴给非商业影院和制片人)。这就是分线发行的一种。德国、意大利都有类此制度。这和纠结没关系,是产业结构的设置与文化保护的方法。”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