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数字化生存的隐忧--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日报:数字化生存的隐忧

刘阳

2011年04月29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一个都市年轻人皆知的秘密——在今天的各个写字楼会议室里,每个年轻人手中的智能手机都被亲切地称为“开会利器”——集五花八门的应用软件为一体,为打发冗长的会议时间提供了各种可能性:游戏、股票查询、即时聊天、新闻浏览……而所有这一切中,微博无疑是最受欢迎的“集大成者”。

  这让人不得不想到Twitter联合创始人埃文·威廉斯最初的设计理念——形成手机和互联网的最简洁交互,你可以在上班途中、工作间隙、下班路上、事件现场,以及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快速传递信息。

  以便利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的构想,赋予了微博独特的魅力。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互联网用户达到4.57亿,移动互联网用户达到3.03亿。另据相关机构预计,到2011年年底,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将达到4.15亿,移动互联网用户在整体网民中的比例将进一步加大。而腾讯、新浪先后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1年2月和2010年底,微博两强注册用户量均突破1亿。

  人类历史上,技术革命往往和社会发展的变革相互作用、互为因果。今天,以微博为代表的互联网技术应用正释放着它推进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发生变革的巨大潜能。

  从对个人生活的分享,到对公共突发事件的报道,从发起社会公益行动,到对政府和官员的舆论监督……在这个因微博而被誉为“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通过信息发布、评论、转发、话题讨论等形式,互联网信息创造机制、获取机制、整合机制、使用机制正在发生着根本性的变革,由机构发布信息、受众获取信息的单向传播,转变为人人都是信息的制造者、传播者和接受者的多点交互式传播,个人与个人之间、个人与群体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的信息交流网络格局逐渐形成,信息总量空前膨胀,社会透明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加强。

  然而,微博对今天的社会和文化来说是否有益无害?

  柏拉图的《斐德罗篇》里有一个关于上埃及法老塔姆斯的故事——特乌斯神向塔姆斯炫耀他关于文字的发明,声称文字会增强埃及人的智慧,强化他们的记忆,但塔姆斯却认为,识文断字的人可能会过度依赖文字,他们接受的将是大量信息,人们认为他们知识广博,然而实际上他们多半无知,甚至会成为社会的负担。

  今天的人们不难发现,无论塔姆斯还是特乌斯神,对文字的评判都有失偏颇。每一项技术的发明和应用都是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隐藏着对社会与文化的潜在伤害。以微博为代表的互联网技术应用也同样如此——便利、即时的同时,也会造就其公信力和真实度缺失的致命弱点。

  在人们共享信息盛宴的同时,信息泛滥的危机也如影随形,于是就有了2010年微博上盛传的金庸“被去世”、周立波爆粗口等令人不愉快的事件。甚至有人担忧地认为,政治干预、婚恋伦理危机、交通安全隐患、职业道德问题、时间管理失控……都将成为微博在未来2至3年给社会带来的严重负面影响。

  技术应用的利弊取决于人们看待和应用它的方式。面对微博携来的海量碎片化信息,如何去伪存真,去芜存精,撷取最具亮色的那抹光环,无疑是这场变革性的技术应运给我们带来的严峻挑战。

  被誉为互联网预言家尼葛洛庞蒂在他的《数字化生存》中曾这样断言:“比特(Bit),已经作为信息时代新世界的DNA迅速取代原子,成为人类社会的基本要素。”10余年来,这个“基本要素”已经带领互联网社会由单向传播为主体的Web1.0时代,穿行至以互动与共享为主体的Web2.0时代,而要抵达物体全面互联、客体准确表达、人类精确感知、信息智慧解读的Web3.0时代,则需要人们对技术应用的进一步驾驭,需要对信息狂澜更理智的认知和把握。在由Web2.0时代向Web3.0时代艰难跋涉的征途上,微博只是众多需要我们谨慎对待的对象之一。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