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报》死了 窃听丑闻背后的道德沦丧 --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打碎客观、真实、公正的招牌,不择手段的《世界新闻报》死了,但死得很不甘心—— 

《世界新闻报》死了 窃听丑闻背后的道德沦丧 

温  宪

2011年07月15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一场凶猛的窃听丑闻风暴正在英国愈演愈烈。

  7月10日,有着280余万份发行量的英国《世界新闻报》被迫关门。然而,这家报纸“死”得又是那样不甘心。最后一期头版载有这样一句墓志铭式的告白:“168年之后,我们终于悲伤然而自豪地向750万忠实读者说出一句‘永别了’”。《世界新闻报》网站首页上赫然写着:“世界上最伟大的报纸(1843—2011)”。

  有读者见此愤怒地在网上留言:“自豪?他们仍然没有自责,看来永远也不会有了。”

  此次窃听丑闻风暴始于一桩案件的曝光。2002年,13岁女孩米莉·道勒被绑架后遭“撕票”。由于她的电话语音信箱部分信息被删除,使得道勒父母一直误以为女儿还活着,英国警方也因此失去侦探线索。而当年窃听道勒电话并删除信息的正是《世界新闻报》所雇人员。

  《世界新闻报》对政客、名流私生活的打探早已不是新闻,并曾因此向包括著名女演员西恩纳·米勒在内的一些受害名人进行赔偿。但对此次窃听事件调查披露出来的信息如雪崩般令人错愕,令公众格外愤怒。这家报纸不仅窃听电话,还截收电子邮件。根据英国相关法律,只有执法部门在针对高度敏感的犯罪案和恐怖案时才能使用这些特殊手段以截获相关信息,且须获得特批。

  为获取爆炸性信息,赤裸裸的金钱贿赂也成为《世界新闻报》的惯用手段。受贿的人群不仅有英国警方,还包括英国女王身边工作人员。初步调查表明,近年来,《世界新闻报》为获得内部信息而向英国警方人员贿赂的金额至少约16万美元。在实施贿赂的同时,《世界新闻报》使用讹诈等反制手段防止违法行为得到调查。早在2006年,英国警方就已立案调查该报非法窃听一事,但其后5名参与调查的高级警官发现他们自己的移动电话已被窃听,其中两名警官因婚外情及滥用公款等而被抓住把柄,此案也因此不了了之。

  《世界新闻报》使用非法手段获取隐私信息的范围极为广泛。在约4000人的受害者名单中,从地铁爆炸案遇难者家属和伊拉克战争阵亡士兵家属到各界名流及英国王室,全都成为窃听对象。

  在英国,非法窃听等手段的应用并非始于当下,更非《世界新闻报》独有。当英国下院内政委员会成员对警方没有在几年前就报纸窃听案继续进行调查提出疑问时,2005年至2008年领导窃听调查行动的警官伊恩·布莱尔说,“在那个时候,报纸搞窃听从来就不是什么大事。”英国前首相布朗11日公开表示,在他担任财政大臣期间,国际新闻集团旗下的《星期日泰晤士报》、《太阳报》曾非法获取他的私人账户、纳税记录和房产信息,还公开披露布朗的儿子弗雷泽患有遗传疾病。布朗说,当他得知这一情况时,震惊得“落泪”。

  “他们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被抓住了,”有英国网民评论道,“他们没有职业道德和专业标准,没有悔恨,没有自责!他们只是被抓住了。他们毫无责任心地随心所欲,根本不把法律和人的尊严放在眼中。他们通过这种不道德行为赚得大钱。而整个社会却在不断消费这类小报发表的东西。”

  事实上,西方媒体罔顾社会道德、滥用公权的丑闻并非小报的“专利”。

  2002年9月,时任《纽约时报》记者朱迪思·米勒和迈克尔·高登报道美国截获运往伊拉克的金属管。在这一头版头条报道中,记者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和“美国情报专家”的话称,伊拉克用这些金属管来增强其核原料储备,并引用“布什政府官员”的话说,伊拉克近几个月“正在全球范围内采购核原料来制造原子弹”。这一报道见报后不久,美国政府高官屡将这一报道作为对伊开战的部分依据。米勒还在其后发表的题为《一位伊拉克科学家断言非法武器保存到战争前夜》的文章中坚称,已在伊拉克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事后证明这些报道都是完全失实的。

  2003年5月,《纽约时报》记者杰森·布莱尔被曝至少在36篇报道中编造直接引语和事实细节。当时《纽约时报》发表声明,认定杰森·布莱尔“屡次制造假新闻的行为”属实。这一事件对美国新闻界乃至整个社会震动极大。2004年初,《今日美国报》的“明星记者”杰克·凯利被举报屡屡编造新闻报道和故事,曾多次致信其好友“假装”是凯利的“新闻来源”。2006年以色列与黎巴嫩发生冲突时,路透社发布了一张为该社工作的黎巴嫩摄影记者阿德南·哈吉的作品。事后证明,这张照片完全通过人工合成。

  在英、美等西方国家,新闻业一向表明注重媒体自律和新闻从业者的职业约束。从表面上看,各媒体内部有“从业规范”之类的条文,新闻界有着“新闻委员会”、“报刊投诉委员会”、“道德委员会”等多种形式的监督机构。在有关“从业规范”类的文件中,不乏“任何可能的时候,都要指明消息来源。公众应该有尽可能多的信息来判断消息来源的可靠性”,“除非传统的公开的方法不能得到对公众至关重要的信息, 不要采用秘密的或窃听式的方法获取信息。如果使用了这样的方法, 在报道中应该加以说明”等明确表述。

  然而,伴随着网络化时代媒体间激烈的市场竞争,一些西方媒体轻视新闻所应该担当的社会责任,全然不顾白纸黑字的道德规范和职业操守,滥用所谓的“新闻自由”,一味迎合市场的需求。布朗抨击说,某些媒体将其信誉完全建立在商业收入之上,有时是对公共权力的滥用。英、美两国的网民更是一针见血地指责这些媒体“不是在报道新闻,而是在报道他们自己的观点并进而将其变为‘新闻’”。

  不断发酵的丑闻已在美国蔓延。美国参议院商业委员会主席洛克菲勒7月12日发表声明说,美国当局应当调查新闻集团记者的有关活动是否违反了美国法律。以了解新闻集团的窃听目标是否包括任何美国公民。他警告说,如果调查证实新闻集团记者的活动违反了美国法律,那么“后果将会很严重”。洛克菲勒说,新闻集团已承认在伦敦进行了窃听活动,他对这种窃听活动曾被扩大至“9·11”恐怖袭击遇难者或其他美国人而感到担心。他说,新闻集团所属报纸对包括儿童在内的一系列个人进行窃听,这种行为具有冒犯性并严重违反了记者的道德操守。这一丑闻引出一个严肃的问题,即新闻集团是否已违反了美国法律。

  一向标榜“新闻自由”的西方媒体如今因为触犯了道德、法律,也挑战了公众的心理底线,正面临社会良知的拷问。有美国公众质问道,“迄今为止已知的丑闻只是冰山一角,人们需要将这么多年以来所有这些针对亿万人民、且未经惩处的犯罪行为全部揭露出来。”




ceshi
(责任编辑:翟慧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