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中国声音 提升中国形象(国际视野)--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扩大中国声音 提升中国形象(国际视野)

——海外人士谈中国加强国际传播力建设(上)

2011年09月21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蔡华伟制图

  图为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国立师范大学孔子学院学生展示自己用毛笔写的“我爱中国”。
  人民图片

  认识篇

  近年来,中国不断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无论从硬件还是软件方面均取得了丰硕成果,也引起了世界舆论的广泛关注。就此,众多海外人士近日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或撰文笔谈。从今天起,本报分别围绕“海外人士对中国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认识”、“海外人士如何评价中国努力提高国际传播力及其所取得的成效”、“海外人士就中国如何提高国际传播力提出相关建议”三个主题,连发三期,敬请读者关注。

 

  霍华德·施奈德(美国纽约州立石溪大学新闻学院院长)

  约瑟夫·伟德(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媒体部主任)

  丹尼尔·墨菲(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项目官员)

  章于炎(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中国合作项目部主任)

  扬·沃尔兹(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

  安迪·伊(美国学者)

  提拉蓬(泰国总理府民众联络厅副厅长)

  塞米亚·阿巴斯(埃及中东通讯社副总编)

  克里·布朗(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博士)

  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苏珊·默勒(美国马里兰大学新闻学院媒体和国际关系教授)

  徐康洙(韩国海外文化弘报院院长)

  科瑟列夫(俄新社政治评论员)

  杰尼索夫(俄罗斯之声资深评论员)

  克里斯·爱德华(澳大利亚瑞德传媒公司经理)

 

  具有重大意义   

  促进相互了解

  霍华德·施奈德:从新闻媒体行业自身发展规律来看,中国努力提高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应该首先有利于中国正确全面地认识外部世界。中国在海外增加记者人数、扩大媒体规模,报道的对象是国外,读者对象主要是国内,这对中国更加全面了解世界来说十分重要,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在政治、经济发展方面与整个世界密切相连,在外部世界发生的一切都会在不同程度上对中国人及其未来发展产生直接影响。如果中国的媒体受众不仅希望了解世界上发生了什么,而且还要了解事件发生的原因及重要性,那么就需要派驻更多的记者直接到事发现场,这是美国当年媒体发展的一个重要经验,因此中国增加驻外记者人数与扩大记者站规模的做法是相当积极的。此外也有助于外国更好地认识中国,并在此过程中扩大中国的影响。

  

  约瑟夫·伟德和丹尼尔·墨菲:尽管并非所有美国人都对目前中国在提高国际传播能力方面的新举措有所了解,但是,对于那些对中国有初步了解、对中国感兴趣、或者与中国有业务往来的美国人来讲,大家对近几年中国采取提高国际传播能力的举动基本持肯定态度,认为中国的做法总体上带有积极意义,例如当国际上出现像利比亚战争之类的重大事件时,人们会听到中国媒体的声音,而只有当美国人逐渐加深对中国的了解,尤其是对中国媒体有关声音的了解后,才能更好地帮助美国人加深与中国人之间的交往和理解。

  

  章于炎:国际传播能力这个说法并非中国特色。实际上,美国一直在这么做,譬如“美国之音”就是美国政府对外设立的宣传机构,它在亚洲多年来具有很大影响力。近年来,美国国力衰退,预算削减导致“美国之音”的一些项目被取消或转向。反观中国,这些年中国国力不断增强,中国媒体也不断增强对外传播力度,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文化在世界上更多的地方深入人心,是中国媒体努力的方向。

  

  扬·沃尔兹:在中国的发展进程中,努力提高国际传播影响力是题中应有之义。在经历过多年的封闭后,面对西方媒体多为负面的报道,崛起的中国希望得到正面和积极的理解。

  

  安迪·伊:中国提高国际影响力的努力值得欢迎,因为这将为世界提供一个有别于西方媒体的认知窗口。

  

  提拉蓬:中国努力提高国际传播能力是非常有远见的决策,因为世界上还有一些地区和民众并不知道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发展到了什么阶段。中国是一个经济飞速发展的大国,有必要也完全有能力在国际传播上做得更好,让世界更充分地了解中国,尤其作为近邻的亚洲国家,泰国更希望加深与中国的相互了解。能够让世界很好地了解本国,是一国综合国力的一个方面。中国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内获得了惊人的快速发展,主要是中国探索到了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泰国人了解中国主要是通过泰国电视、广播节目,有时也从报刊和网络上浏览有关中国新闻。但是,泰国媒体有关中国的报道大部分是引述西方媒体,因此可能和事实不符,或者不能正确反映中国政府的立场。所以,要阅读中国媒体的报道,了解中国媒体的观点,以获得全面、客观的消息。随着全球化的发展、现代通信的进步、泰中往来的密切,泰国民众已经能够很便利地了解中国,如果中国在泰国开通泰语电视和广播节目,将能更好地向泰国展示中国全貌。

  

  塞米亚·阿巴斯:我们非常关注中国新闻,不仅仅是政治经济新闻,还包括文化、社会等各方面。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中国已经参与了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等事务。我经常看中国新闻机构提供的外语新闻。国际传播非常重要,可以通过传统和现代媒体手段将一切真相传递到公众那里。当前,西方媒体在国际舆论格局中占据主导地位,在中东地区和不发达国家尤其如此。西方国家通过卫星电视、报纸、杂志等影响中东舆论,为它们的利益服务。西方将国际传播能力变成了一种间接殖民主义的力量,它们不用军队和武力,而试图用传播手段去改变并主导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这种手段对老人和小孩都有效,而且能改变政治、经济、文化等很多事情。任何国家都需要有国际传播能力,使自己了解对方,也让别人了解自己,让大家知道彼此的观点和立场。不管是国际传播能力还是国内传播能力,都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传播能力不仅对大国重要,对小国也同样重要,这方面的例子有卡塔尔。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实力强大,且有很好的政府资助,在国际传播舞台上占据了重要地位,由此也使卡塔尔的国际地位大大提升。 

 

  赶上时代潮流  

  兼备比较优势

  约瑟夫·伟德和丹尼尔·墨菲:在提高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方面,中国的情况很难与美国历史上的情况作简单类比。很难说,现在的中国相当于哪个时代的美国,因为中国与美国国情各异,不仅发展阶段不同而且发展方向也不一样,面临的问题更不同。正因为如此,在一定意义上很难说中国要向美国学习什么经验,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中国在提高国际传播能力方面,比当年的美国更为幸运,因为现在中国赶上了好时代,那就是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为在更大范围内更快速地传递中国媒体的声音创造了有利条件。

  

  霍华德·施奈德:比较而言,恰恰在目前这个需要提高国际传播能力的历史关键时刻,美国由于自身经济原因,近年来逐渐收缩了其在海外经营多年的媒体力量,因为这需要花费很多精力,这是美国的一个致命错误。随着美国经济形势的不断恶化,各新闻机构的经济负担显得日益沉重,特别是在互联网异常发达的情况下,人们可以迅速获得免费的国际新闻,加之40%多的广告客户离开传统媒体转向网络,导致美国新闻机构纷纷削减派往海外的国际新闻记者数量。例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驻外新闻记者数量都比以往少了。只有赚了钱的财经类媒体,如彭博社等现在仍然继续扩展海外机构,已在全球设立100多家分社。

 

  难分国内国际  

  着力改变格局 

  克里·布朗:一国的媒体应先报道好本国的事情,再报道好国际事务。我们看中国的媒体,是想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半岛电视台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成功,因为他们非常全面、及时地报道关于中东的新闻,能满足人们的信息需求。但一般西方人看到中国媒体上的信息,第一反应是“怀疑”,不否认这其中有偏见。中国很大,发展又快,影响力日益提高。其实,中国国内的事情已经是国际的事情,中国的稳定就是世界的稳定,“国内”、“国际”很难区分开。中国发展速度非常快,西方国家还没有准备好。而提高国际传播能力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涉及面很广。首先在教育方面。现在中国在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越来越多,这对促进当地了解中国是有益的。其次,西方社会精英阶层对中国了解不够。中国是政府精英型社会,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干部”,他们接受了很完备、具体的培训。中国的干部和西方的政客不一样。西方的政客沟通能力比较强,中国的干部管理能力在实践工作中会得到很大的锻炼和提高,但沟通能力相对较弱,与外国媒体沟通的能力就更弱,和中国形象不符,但历史赋予了他们使命,要告诉世界中国到底是什么,要做什么。再次,西方有些人还没意识到,目前世界的经济实力是流向亚洲,流向中国,这从2008年以后愈加明显。这个过程给中国创造了很多机会,但同时也带来了挑战,尤其是对中国软实力的挑战。与国家硬实力不同,政府在国家软实力方面只起到部分作用,比如好莱坞展示美国的软实力。中国的很多文化和历史现象,如饮食、武术、京剧等,都是提升中国软实力的载体。

  

  郑永年:软实力对一个国家而言非常重要。国际传播能力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一部分,其关键就在于是否能最终将自己的话语有效传播出去。目前,“西强东弱”的国际舆论格局已经形成,改变它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中国有句古话叫“知行合一”。在很多问题上,中国有自己的行为,做到了“行”,但中国无法对其作出解释,没有形成能够解释自己行为的知识体系,也就是“行”无法上升为“知”。中国有哲理“攻心为上”,才能“不战而胜”。中国要将自己的行为总结提高到知识体系层面,把自己的“行”提升到“知”,才能有效改变“西强东弱”的国际舆论格局。以色列、犹太人在美国能有很大的影响力,新加坡“小国大外交”,软实力很强,把自己的经验推广到西方让他们理解,这不容易。

  

  苏珊·默勒:中国提高国际传播能力是否能增强软实力,答案视情况而定。当影响力的增强和理念(尤其是政治和经济理念)的传播并不易让人觉察时,特别是针对精英阶层的传播,答案是“是”。当中国与世界在艺术和文化领域的理念沟通增进时,答案也是“是”。但是,一些积极的印象有时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转变为负面的认知时,答案就变成了“不是”。

 

  匹配政经地位  

  抢占舆论高地

  徐康洙:国际社会感受到了中国正在通过主流媒体和网络媒体不断提高自身的国际传播能力。中国努力提高国际传播能力可以理解为努力使中国自身的国际传播能力与其不断上升的国际政治与经济地位相匹配。在以西方舆论为中心的国际舆论体系中,中国努力提高国际传播能力也是为了确保与其政治经济地位相匹配的发言权。国际传播能力主要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指在国际社会中的发言权和议题设置能力;另一方面是指为提高国家形象而进行的各种努力。国际传播能力是形成国际舆论的手段,更是管理和提升国家形象的主要手段,因此对一个国家来说具有重要意义,当然也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正因为如此,各国都在努力提高自身的国际传播能力。国家的权力来自于人民,执政基础是民心,因此各国也都非常看重舆论,当然也十分看重国际舆论。各主要大国都在寻求扩大国际传播影响力,争夺其在国际舆论中的有利地位。

  

  科瑟列夫:中国努力提高国际传播能力是其自身国力增长和维护国家利益所需要的。随着中国国力提升以及涉外利益增加,中国越来越需要了解世界。除了欧美等发达国家外,中国还需要关注非洲、拉丁美洲、中亚等先前关注度较少的国家和地区。中国的信息输出,对俄罗斯来说,是不够的。俄罗斯对中国的理解也不够准确。比如中国是完全不同于欧洲的国家,但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人们对此的第一反应是害怕和惊奇,然后是对中国的再认识。有的人在再认识过程中,希望中国停滞甚至崩溃,他们在寻找他们所希望的事实依据;有的人则抱着好奇心发现,中国是个美好的地方,那里有有趣的人,民众的许多需求获得满足等。

  

  杰尼索夫:中国发展很快,实力很强,应该在世界上有自己的声音。中国正在努力提高自己的国际传播能力,扩大在国际上表达自己立场的声音,这对任何一个大国都是必然的。在财力上、技术上,中国想做到都没有问题,但怎样才能有好的传播效果和经济效益,是需要认真解决的问题。对此,各国都在研究和尝试。比如,“美国之音”、英国BBC都收缩了对外宣传的阵地,主要是因为经济效益不好。俄罗斯也要在国际问题上表达自己的立场,影响国际事件的发展,也要在世界上传播自己的声音。

  

  克里斯·爱德华:之所以造成当前国际舆论“西强东弱”格局,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原因是多年的开放性市场竞争,迫使西方媒体以“闪电般”的速度参与竞争。西方媒体是个产业,其宗旨是销售新闻产品、吸引广告,从而获得经济利益。但中国媒体不同,就生存风险而言,中国媒体相对西方媒体为小,从而造成中外媒体竞争方式的不同。

  

  (本报驻外记者席来旺、施晓慧、李景卫、吴乐珺、孙广勇、谭武军、黄培昭、张梦旭、温宪、莽九晨、王恬、暨佩娟采写)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