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部分少数民族语言传承陷困境--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媒体称部分少数民族语言传承陷困境

2011年10月12日03:57    来源:CCTV-新闻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中国有50多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的年轻人这一路受教育下来,幼儿园、小学、中学,然后是大学。在这之后,最后能够熟练地使用自己的本民族语言,使用自己的母语进行读、写,并且能够表达自己内心细微感受的还有几个。《新闻1+1》2011年10月11日播出《如何用母语来诉说?》,以下为内容实录:

  (节目导视)

  斯仁道尔吉:毕竟是蒙古族人,必须得会说蒙语,也得跟着学汉语。

  解说:离开草原,进城求学,民族文化如何随行。

  白岩松:喜欢说汉语还是喜欢说蒙语。

  学生:汉语,还有蒙语。

  解说:小学多,中学少,金字塔的格局如何改变?

  学生:去了外地没有蒙语语言环境,但是在我们的心里蒙语是扎根在我们心中的。

  毕竟选择生活方式不一样,我已经习惯了汉族生活。

  解说:越来越好的条件,越来越好的教学,民族语言的传承如何从学校走向更辽阔的天地?

  包文英:无论是公务员考试还是事业单位考试应该开放民族语言授课环境的保障,蒙古语言文字也能考公务员,也能考事业单位。

  解说:《新闻1+1》本期关注“如何用母语来诉说”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中国有50多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的年轻人这一路受教育下来,幼儿园、小学、中学,然后是大学。在这之后,最后能够熟练地使用自己的本民族语言,使用自己的母语进行读、写,并且能够表达自己内心细微感受的还有几个。

  本台记者白岩松最近正在内蒙古的海拉尔对这个问题进行采访。岩松本人就是一位蒙族人,而且从小就在海拉尔长大,我们不妨先请他用蒙语给大家问个好。

  白岩松:

  董倩,还有观众朋友,你好。我现在就是呼伦贝尔电视台新闻演播室来跟大家作报道。

  主持人:

  岩松,我打断体一下,你刚才用蒙语给我们问了一句好,能不能再多说一句,说一句欢迎收看《新闻1+1》。

  白岩松:

  说不了了,说不了那么多。接下来可能我得给观众朋友详细介绍一下,呼伦贝尔是我的家乡,我在这出生、长大。我的爷爷只会说蒙语,一句汉话不会说;我的爸爸,蒙汉兼通,因为他是他们那的第一代大学生;到我这可以说一些蒙语,比如说吃、喝等等,这些都没有问题,能说一些,也能听一些,但是平常基本上是用汉语来主持节目,这一点您是知道的;到了我儿子的时候,用蒙语他完全一句话都不会说,但是英语说得不错,这是四代人。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一种背景我格外关注母语,各个民族的母语,在我们变迁时代中的一个发展。

  台湾有一个著名的诗人叫席慕容,他是蒙古族,有一首著名的诗后来变成了著名的歌词,《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在里面有这样一句,我相信很多人唱到它的时候都会格外被触动一下,不管你是不是少数民族。那个歌词是“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说”。因此这一直是一个重要的问号,究竟现在我们的民族语言教育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面临哪些挑战?存在哪些问题?带着这样一系列的问号,回到了我自己的家乡。来,从呼伦贝尔的一所小学开始说起。

  (播放短片)

  解说: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妈妈帮七岁的卓拉收拾书包,为明天的开学做准备。离家90公里,目的地海拉尔呼伦小学,马上就要恢复的寄宿生活,换洗的衣服,还有难舍的亲情。

  斯仁道尔吉,卓拉的爸爸。他告诉我们,相比当地的民族小学,城里的教学条件更好,虽然心里舍不得,但是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他和住在附近的大哥家、姐姐家还是决定送孩子们去呼伦小学学习。

  斯仁道尔吉(卓拉的爸爸):

  呼伦小学的方面都好,有些娱乐活动,都挺好的。

  毕竟是蒙古族人,必须得会说蒙语,民族的文化。

  解说:

  蒙汉兼通,这是斯仁道尔吉对卓拉的期望,也正是学校的教学方向。在斯仁道尔吉心里,他也希望卓拉能够一直读蒙语学校,接受蒙族语言的教育。

  斯仁道尔吉:我想(卓拉能)一直读民族学校是最好的。

  记者:呼伦小学读完了想让她去哪所中学?

  斯仁道尔吉:呼伦小学读完了,接着读海拉尔蒙中。

  记者:然后呢?

  斯仁道尔吉:海拉尔一中。

  记者:这几个都是民族学校?

  斯仁道尔吉:对。

  解说:

  承载着各自父母的期望,下午一点半,四个孩子在卓拉家相聚。卓拉的姑父开车送她们前往海拉尔,因为离家太远,为了照顾好孩子,亲戚几家人掏钱还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而同车的奶奶将会留在那里照顾她们的生活起居。

  字幕提示:

  2011年10月8日

  海拉尔 呼伦小学

  白岩松:

  在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市里有一所资格很好的小学,就是我现在在的这个呼伦小学。资格有多老呢?已经106年了,这所学校是一个以蒙古语教育为主的民族学校。别看这个学校座落在呼伦贝尔市的海拉尔区里,但是在整个20多万平方公里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它像吸铁石一样极具吸引力,因为有很多家庭想把自己的孩子接受民族教育,就会把孩子不远千里地送到这所学校里来。

  解说:

  一年级一班,卓拉和表妹所在的班级,开学第一节的数学课。

  在呼伦小学,像卓拉这样的少数民族孩子一共有588名,他们中的90%都来自以畜牧业为主的四个旗县。在这里,他们除了能够学习蒙语、汉语和英语,还将接受有关民族传统文化的教育和活动,这也让蒙原文化在孩子们身上得以传承延续。

  字幕提示:

  2011年6月1日

  呼伦小学 校园那达慕

  白岩松:

  在民族语言的教育当中,小学这个入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只有小学选择了民族语言的教育之后,将来才有可能去上初中和高中,虽然也许也会人离开,但是如果小学的时候没有选择蒙古语言教学或者少数民族语言教学的学校,将来绝不可能在中学或者大学的时候再回来,因为完全跟不上。所以小学这个入口如何增强吸引力就变得非常重要。

  呼伦小学如果要是从现在数字的变化来看还是比较乐观的,2008年的学生是256名,2010年的时候376名,2011年的时候588名。在这样一个急剧增长的数字,而且教职员工三年还增加了17名少数民族教师。我们看到的都是好消息,一方面是呼伦小学办得非常好,具有吸引力;另外,今年内蒙所有的中小学,只要是民族语言教育,全部免学费、免学杂费,还有补助,而且伙食每天补三块,加起来的钱需要得很多,吸引力在增加。但是另一方面,人数增加还有一个原因就在于优质的学校太少了,很多牧区的民族小学取消了,所以大家都要不远千里、不远百里地集中到呼伦小学来。其实要选择上这样一个小学,家长也很挣扎,也要开会。来,我们到呼伦小学门口去听听家长们的心声。

  (播放短片)

  白岩松:将来让孩子在呼伦小学学完之后,上初中和高中是怎么想的?

  学生家长:他要上蒙中。

  白岩松: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学蒙语是吗?

  学生家长:她想让孩子学蒙语。

  白岩松:您是哪个民族?

  学生家长:蒙古族。

  白岩松:你有没有犹豫过在送孩子上学的时候,我是把他送到呼伦小学学蒙语教育,还是送到普通的汉族小学,家里开过会没有?

  学生家长:研究过,后来还是决定让他学自己的语言还是好的。我们也是蒙族,就决定学蒙文。

  白岩松:将来,初中、高中?

  学生家长:都是了。

  白岩松:将来包括他的职业选择呢?也许有人会说,学蒙语将来职业选择的范围小?

  学生家长:也是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最终还是决定用蒙文上。

  白岩松:在整个民族教育当中你担心的是什么?你希望的是什么?

  白岩松:担心也就是长大以后就业的问题。

  白岩松:喜欢说汉语还是喜欢说蒙语?

  学生:汉语还有蒙语。

  白岩松:你跟你爸爸是说汉语是吗?

  学生:我妈妈是蒙族人。

  白岩松:跟妈妈说蒙语,跟爸爸说汉语。跟姥姥呢?

  学生:也是说蒙语。

  白岩松:还是跟你说蒙语的多。

  唱一首,你领头,一二三。

  白岩松:

  现在在呼伦小学都实行的是双语教学,也就是平常比如说讲数学等等都是用蒙语讲的,但是要学汉语,同时当然也要学英语,变成了三语教学。当他们的家长选择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呼伦小学上学的时候,其实要面临很多很多的挑战。在呼伦小学588名学生当中,只有80名是海拉尔的,剩下都是从各个旗县不远千里、百里过来的。他们要么是让孩子住宿,就常年不能在父母的身边长大;要么就是父母中间的一位或者说爷爷奶奶中间的一位选择到海拉尔来租一个房子,给他们做饭等等。为了延续这样一个民族语言教育,他们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不过民族语言教育的确非常重要,像《北京青年报》评论员张天蔚就认为,我觉得他这句话说得蛮好的,“对于中华民族共同体来说,任何一个民族文化的弱化、消失,都是大家共同的损失。”因为不仅仅我们是在关注蒙语或者说是维吾尔语、藏语,这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所以我们要看着这是我们共同的一种文化传承。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时代毕竟在变,整个挑战也变得非常大,我们听听一位专家给我们解读一些数字。

  巴音巴特尔(内蒙古教育出版社总编辑):

  小学一年级的第一册,就是说新入学的学生必须要买的语文课本,小学一年级的第一册。1992年的时候,我们一共印刷发行六万八千多册;但是到了2005年,(发行)多少数字呢?两万两千两百多册了,纯蒙语授课学生的(课本)。就是在15年当中已经有四万五千多个学生(不学习蒙语),减少了这样(大)的数字。但是我们人口统计学的角度看,内蒙古的蒙古族人口不是在减少,每年还是有所增加的。这个数字,学生的人数和蒙古族人口增长的数据是不成比例的。所以这个说明什么?就是由于很大一部分学生放弃学习母语了。

  白岩松:

  是,很多的学生都哪儿去了?我也咨询了一些专家,其实归纳起来答案大致是这样。第一,现在对于蒙古族,包括其他的一些少数民族来说,孩子也在减少,就是总体生源是在减少的,这跟汉族的状况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说很多的蒙族家庭生三个的很少了,有的生两个,甚至有很多就生一个,生源在减少。第二,毕竟有很多的父母由于通婚、开放的原因去选择汉语学校,让自己的孩子受教育了,分流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因为语言有这样一个特点,越是封闭的环境里语言越容易保存,越是开放的环境当中语言越容易失去某种,比如说少数民族的语言可能就会受到影响,这是第二种,进了汉语学校。第三种,也不排除这些年民间会有一种“蒙语无用论”这样一种说法,导致一些孩子选择了汉族学校。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我们不妨到呼伦小学旁边的一个汉语授课的小学,叫胜利小学,去进行一番调查,您看看调查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播放短片)

  给你们添麻烦了,班长在哪儿。班长,白叔叔先问你一下,班级有多少名同学?

  班长:我们班级有59名同学。

  白岩松:好,白叔叔在这做一个调查,我们都一起就把它当成一个游戏,好吗?

  学生:好。

  白岩松:班长请坐。是少数民族的请举手,24名学生,59个,占到了一半。会说蒙语的请举手,就我们俩,握握手。那你怎么没有去呼伦小学呢?

  学生:我比较喜欢胜利小学的环境。

  白岩松:爸爸妈妈都是蒙族吗?

  学生:爸爸妈妈是达斡尔族?。

  白岩松:达族。但是你会说蒙语,为什么?你跟谁学的?

  学生:因为我是在呼伦小学的宿舍里住宿,跟小朋友一起学的。

  白岩松:你在家里跟爸妈是说蒙语还是说汉语?

  学生:说汉语。

  白岩松:爸爸妈妈都是少数民族的,一共有9个,24个人里有9个。在家里说汉语的请举手?全班同学都举手了,连你都举手了。你想过学蒙语没有?

  学生:以前想过,但是感觉蒙语有点太繁琐,而且现在大多都是学汉语的,所以我就没有学。

  白岩松:就没学。

  学生:对。

  白岩松:爸爸妈妈会说蒙语吗?

  学生:会。

  白岩松:将来如果有时间或者有可能想学一点蒙语的请举手,还是不少的。班长最后再回答一下,为什么你刚才也举手了,将来有机会也要学学蒙语呢?

  班长: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我想多学学蒙语,这样能把我们祖国的文化继续传承下去。

  白岩松:谢谢。

  白岩松:全班24名少数民族的学生,最后会说蒙语的只有一个人,还是因为跟呼伦小学的蒙古族的孩子在一起住宿,我当时心里有点懵。

  不妨再看一个数字,胜利小学一共学生总数1809人,少数民族学生是769人,不少,但是都在汉族小学就学。旁边的第五中学学生总数2475人,少数民族学生936人,比例是36.7%,也都在从事汉语的学习工作。难道是政府不重视吗?可以说政府对民族语言的教育非常重视,我刚才说了,减免学费、减免书本费,吸引他,甚至包括补助、餐费、校舍建得非常好,从海拉尔中学,一中是蒙语学校排第一,呼伦贝尔这个地方呼伦小学是蒙族学校,能看出这种重视的程度。但是学习语言一定是一种自愿的行为,政府或者说是媒体不能到每一个家庭说你必须传承文化,必须承担文化责任。父母就是父母,他要为自己的孩子考虑,所以在自发的市场经济、开放的环境中,相当多的父母就要做出一个他认为更有利于孩子将来发展的选择,进了汉语学校,这个你也无可指责。接下来我们该进入高中去看一看了。

  蒙古语教育在整个呼伦贝尔学校的设置像一个金字塔,小学很多,到初中的时候就减少了,我现在来到了金字塔尖。这所学校是海拉尔一中,是整个呼伦贝尔唯一的一所用蒙古语授课的高中学校。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唯一,整个呼伦贝尔的牧民们、蒙古人们会把它看得非常非常珍贵,说像眼珠子一样。因为毕竟承载着一种文化,包括语言的传承。也是因为这种唯一,这个学校里就比较有特色,校园里会有蒙古包,而且背后正在上体育课,但是这个体育课跟汉族学校的当然完全不一样了,这是叫“搏克”,也就是摔跤,兴趣小组的学生们上这样有民族特色的体育课。

  (播放短片)

  解说:

  蒙古包、摔跤课,上课铃声都是具有民族特色的马头琴声。呼伦贝尔市57000名高中生中,仅有1700名蒙语班高中生,他们都集中在这所市里唯一的蒙语授课高中。

  这所学校的蒙语班学生80%都能考上二本以上的学校,在高考中,除了蒙文,高考科目和汉语班一样,只是平时的教材和考卷都是蒙文的。由于蒙文辅导书非常紧缺,老师们要将汉语辅导书翻译成蒙文再印发给学生。

  胡为民(海拉尔一中蒙语授课老师):

  这个老师上午翻译完现在做题,在准备给学生讲。

  白岩松:等于说我们的老师备课是两种,一种备课是要备你要讲的课,还有一种是大量的时间要做翻译。

  胡为民:一张考试题我们要打两天。

  白岩松:

  我看到老师那遇到了一个困难,教材都没问题,可是到了教辅,蒙语的我们一下子就缺了,全靠老师从汉语那翻译过来。这个从校长角度有没有去反映,将来整个蒙语教育这个大体系里能把这一环给补上?

  吴双龙(海拉尔一中校长):

  有一个会议指导,我们是接连反映这些问题,但毕竟(蒙语需求)人口少,很多运作过程都在企业运作,课本上给教育印刷厂,每年有固定的财政补贴。

  解说:

  让吴校长担心的还有生源的问题。原来每年招收蒙语生1300名,减少到现在每年不到700名,甚至不少蒙语老师都让自己的孩子上了汉语班。亲生兄妹,蒙古族学生刘瑞英和弟弟就一个选择蒙语班,一个选择汉语班。

  刘瑞英(海拉尔一中蒙语班学生):

  我弟弟也说了五六年的汉语了,母语(蒙语)不会说。我爷爷打算让我们俩比一比,看谁学得有点出息。

  解说:

  如何吸引更多的蒙古族孩子学习自己的母语,各种激励措施也在陆续出台。

  吴双龙:比如现在蒙古族幼儿园费用就不要了,高中学费也是全部减免。

  白岩松:就是增加(学蒙语)吸引力。

  吴双龙:对,增加吸引力,蒙授的学生进大学,还有的进重点大学。

  解说:

  针对蒙语生,一些大学还开设预科班降分录取,教育部门也在想办法,让蒙语生有更好的出路。

  包文英(呼伦贝尔市教育局副局长):

  无论是公务员考试还是事业单位考试,应该开放民族语言授课环境的保障,考题就应该给予准备相应的考题。至于母语,蒙语言文字也能考公务员,也能考事业单位。

  白岩松:

  现在民族语言教育方面课本等等都没什么问题,但是到了教辅,尤其像要高考的时候要做模拟这种卷子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刚才你也看到了,很多老师都要用大量的时间翻译。我倒觉得这类的问题非常好解决,比如说蒙古语,内蒙古可不可以有专门的人在做这样的事情,然后用互联网让老师可以直接去下载,而且这个试题不断更新。这样用少数的人力就可以节约大量其他老师时间的成本,我相信一定能做到,包括藏语、维吾尔族语等等都没有问题。但真正要思考的是,如何激励更多的少数民族学生愿意从小学开始就学本民族语言的教育,这恐怕要从将来入大学,尤其是就业方面,让他们成为受益者,而不是吃亏者,而有更多的选择,而不只是一个狭窄的空间。不能只是在生存的这个,比如说内蒙古自治区,而是在想去北京、上海等等,在上大学的时候会更有吸引力,在就业的时候口会更宽,他自然就愿意学了。比如说内蒙古自治区这两年在招收公务员考试的时候,就设了蒙汉语都招,尤其蒙语试卷答题,这就增加了吸引力。但这有多少人呢?需要全社会去共同思考。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教育项目官员毕斯塔说了一段话,挺好。“每一种语言都代表一种绝无仅有的世界观、文化、哲学和思维方式,都是人类珍贵的无形文化遗产的表现。目前,全世界共有七千多种语言,但超过一半的语种都面对着濒临消失的危险。蒙语还是大语种,同维吾尔族一样,他遇到的问题很多,但还算是少数民族里最小的。像赫哲族,只有十几位60岁以上的老人会说了,我们已经要给这种语言准备开“追悼会”了。所以如何更好地重视少数民族语言的发展,就像我们重视自己的文化传承一样,需要全社会去共同思考。

  我想在这个节目的最后,我当然应该在我的家乡用我的母语来跟您说再见了。
(责任编辑:崔东)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