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工:为他人新生活而流汗(走基层·一线见闻)--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搬家工:为他人新生活而流汗(走基层·一线见闻)

记者 王珂 李浩燃

2011年10月20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三十四寸老电视机重百余斤,记者(右)搭把手帮忙感到十分吃力。对于搬家工来说,一个人干是常事儿。
  本报记者 李浩燃摄

  10月13日早7时,搬家工窦长奎跳上货车,与另外两名工友一道前往北京北五环附近的国际关系学院。一位黄姓退休大妈,要将一些家具运往位于南五环外大兴区的团河苑小区。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跟随窦师傅搬家了。

  干体力活 挣良心钱

  ■搬家十几年,日搬数千斤,从未拿过一针一线

  7时50分,来到客户指定的房屋,窦师傅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由于其中一组衣柜太大,没办法整体装运,他要先把柜子拆卸掉,然后装车运输,到达指定地点后再重新拼装。拆了一个多小时,9点半左右,他们终于可以发动货车,开往大兴。

  11时5分,窦师傅赶到黄大妈的家。停车后他们迅速开始工作,分头将物品搬到5楼。一阵忙碌之后,另外两名工友先行离开,赶赴下一个客户,留下窦师傅负责组装柜子。这组衣柜拆起来不容易,装起来更难。窦师傅仔仔细细地拼装好每个部件,再悉心检查一遍,已是下午2点半,其间一口饭也没吃。黄大妈满意地看着整齐的家具,一遍又一遍地说:“干活儿特细致,什么活儿都是自己来。”

  初次见到窦师傅是在9月初,当时他正在拧组合床上的一个螺丝钉。见到我们,虽然打着招呼,却没放下手中的活:“实在不好意思,等我把这个螺丝拧上。待会儿怕自己忘了。”窦师傅今年39岁,重庆彭水人,身高1米7左右,面庞瘦削,皮肤黝黑,1999年来北京后,一直都在做搬家工。10多年来,每天少则一两家,多则五六家,搬过的家自己都数不清。每天搬东西的重量要几千斤,大概能赚一百二三十块钱。用窦师傅的话说,“搬家不容易,是个体力活”。

  窦师傅服务的好运来搬家公司对搬家工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把家搬好、取回搬家费。但窦师傅有自己的原则:干活一定要仔细,哪怕一个钉子也不能落下。“糊弄别人的事情我不干。”

  虽然挣钱不易,时间宝贵,但对客户的要求,窦师傅还是能满足的就满足。“有一次,搬家的是一对年轻人,经验不足,在我们到之前什么工作都没做,东西都没收拾好。没办法,我们就帮着打包。”忙活了整整一天,只干了这么一趟活,钱也没挣多少,但是搬完之后,两个年轻人特别感激,还提出要多给些钱,却被窦师傅拒绝了,“这是搬家的应该做的,虽然那样我肯定亏本,但是该帮帮别人的时候,也不要老想着能赚多少钱。”

  “干体力活,那样的事情咱不干。”听我们提起有人搬家丢过东西,他一脸认真地说,自己从事搬家工作十几年,没有拿过别人一针一线,挣的都是自己该拿的钱。搬家时,窦师傅反而主动要求客户盯着点,“这样干活的放心,客户也放心”。工友李友与他认识才两三个月,就已经很佩服:“他挣的真是良心钱。”

  客户理解 干劲更足

  ■搬家难免烦心事,心里紧绷一根弦,盼客户支持

  窦师傅反映,多数情况下,和客户的关系都很好。不少人都理解干苦力不容易,会帮他们搬搬零散的小物件,这时候心里就感觉特别温暖,干起活来也浑身有劲儿。但有时,帮别人搬家也难免碰到些烦心事。“我说话口音比较重,有时说话别人听不明白,也会产生误会。”有一次,窦师傅跟一起干活的工友开了个玩笑,客户却以为是在骂他,产生误解发生了口角,后来解释了很长时间才化解。“其实我们没有坏心。我们是出来干活的,不是出来生气的,开开心心的,干活也更有劲。”

  有的时候,关于收费也会产生一些矛盾。按照搬家公司规定该收费的项目,跟客户提起来,大部分人都比较配合,但也有些客户以为是乱收费,态度也就不那么好了。“要是公司能事先跟业主商量好,把事情都讲清楚,也免得我们这么麻烦。”

  “东西物品损坏了,赔钱是自然道理。”谈起赔偿损坏物品,窦师傅也很有感触。公司不负责搬家过程中的物品损坏赔偿,一旦出现意外,都由搬家工自己承担。每次搬贵重物品时,他心里都绷着一根弦,尤其是搬钢琴,特别重,而且很值钱,就怕磕着碰着,碰一下可能一个月的工资都没了。“希望东西损坏的时候,能修的就尽量修一修,不能修的也别乱要钱就行了。”窦师傅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

  承载喜悦 搬来幸福

  ■见证乔迁乐趣,梦想住进新房,早日改善生活 

  “搬家就是帮别人忙。”把搬家看成是帮忙,窦师傅在搬家的过程中体验到了生活的乐趣。十余年来,窦师傅见证了无数人家乔迁的喜悦。他告诉我们,搬了十几年家,客户有年轻的,也有年龄大的;有北京人,也有外地人,但是每次看到别人搬进了新房子,帮着别人把家具安装好、东西规整好,自己的心里都非常高兴,很有成就感。“别人往更大更漂亮的房子里搬,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看着也高兴!”

  窦师傅平时租住在中国农业大学附近的海淀区后厂村的一间平房里,每月租金240元。为了尽可能省钱,他与人合租,共同分摊房租。看到别人搬进宽敞的新房,窦师傅心里也羡慕。在他看来,在北京弄套房子太困难,就想着多赚点钱,积攒积攒回老家盖个新房子,让家里的老人孩子住得更好点儿。“在北京打工是累,但还是比在家种地收入高。人年轻时努力奋斗,不就是为了让老人孩子过得更舒服一点儿?”

  窦师傅家里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刚上大学,一年要花费近两万元;小儿子上中学,一年也要五六千块。“现在是苦点累点,但等儿子毕业了,挣钱了,我的压力就小点儿了。”说话间,窦师傅脸上露出了难见的笑容,“只要做得够多,以后肯定会越过越好的。”

  

  一线感言

  搬家工的工作强度让我们望而却步:通常早晨5点就要出发,不到7点开始作业,一天要搬几千斤重的东西。我们尝试着和另外一个师傅搬动一架四五百斤的钢琴,费了很大力气才抬起钢琴的一脚,而搬这类重物对他们则是家常便饭。到了中午饭点,没干什么活的我们感觉浑身无力,而他们却“没准儿一天也摸不到一顿饭”……100元搬家费,公司抽走70元,3人搬家小组每人分得10元。干着这么高强度的活,每天至多收入100多元,这让我们感到惊讶。

  然而,高强度的劳动和不对等的收入,却能让窦师傅保持一种向上的心态;而他对人们的要求也非常简单,就只是希望多一些理解,这不禁让我们肃然起敬。正是这些普通的劳动者为我们创造了便利,用双手搬出了我们的新生活。社会理应对搬家工人多一些理解,让他们在辛苦劳作的同时,多一些心灵上的宽慰。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