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 站在海边,如何不喊渴?(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万里海疆行)--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体验海水淡化及使用全过程 

天津 站在海边,如何不喊渴?(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万里海疆行)

记者 陈杰 胡洪江

2011年10月21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编者的话:21世纪是海洋世纪,我国的“蓝色国土”正吸引着越来越多人的目光。

  为回应读者关切,从今天起,本报推出“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万里海疆行”,把视角聚焦于与海打交道的人们,真实展现他们的工作与生活,深切体会他们的酸甜苦辣。现在,就让我们登上舢板井架,走入耕海人家,把观察与感悟向广大读者一一道来。 

  沿海城市天津淡水资源匮乏,人均淡水占有量仅约160立方米,是全国的1/15。同时,天津海水淡化日产能力已达22万吨,居全国之首,但每天的供给量并不令人满意。站在海边的天津依旧喊渴?

  向大海要淡水

  北疆发电厂建在天津滨海新区的盐碱滩涂上。从事海水淡化已有3年的技术员陈凯领着我们来到渤海边的取水泵房。

  “泵房外是约6平方公里的蓄水池。”24岁的泵房管理员赵豪硕指着一个被提起的水闸,示意我们听哗哗的水声。“水从蓄水池流进泵房,先经过拦污栅,把大块垃圾挡住,然后经旋转滤网,把小渣滓和小鱼小虾冲出去。还要往管道里加药剂,以杀死海水中的微生物,防止它们堵塞管道。”

  处理过的海水,通过管道输送到海水预处理系统,经过沉淀、澄清等环节,去除海水中的悬浮物,再被打到淡化装置里去。陈凯带着我们来到距离蓄水池两三公里外的厂区。从外观看,那些海水淡化装置不过是些弯来拐去的粗大管道。“想知道海水是怎么被淡化的?那就去控制室看吧。”陈凯有些神秘地示意。

  出乎预料的是,控制室陈设很简单,20多平方米大小,一溜长桌上摆着两台电脑,两个技术员目不转睛地盯着海水淡化系统图,手不停点击鼠标,翻看各种参数。

  技术员王振东向我们介绍海水淡化的原理。这里采用热法淡化海水,即凉的海水通过管道进入淡化装置,与汽轮发电机组排放出的低品位热抽汽遭遇,新生成的蒸汽进入下一程序。反复三四次后,大量盐分被沉淀下来,海水被蒸馏成淡水。

  “你可能感觉我们每天盯着电脑看,很枯燥。”王振东指着电脑屏幕上的系统图说,“蒸汽压力、首效真空度、减温水的流量……上千个参数,一点儿也不能出问题。”

  这时,又到了每两个小时一次的实地巡检,一切正常。从密密麻麻的管道下钻出来,迎面吹来的海风让人感觉格外清爽。陈凯指指不远处,一根架在半空中、直径足有半米粗的管道说:“淡化水就通过那根管子输送出去了。”

  海水淡化效益在哪

  “去年10月,北疆发电厂淡化水就已进入滨海新区汉沽的市政管网,在国内首次实现向社会大规模供水。”北疆发电厂海水淡化办公室主任李虎说,海水淡化工程产生的浓海水就近引入汉沽盐场制盐,使汉沽盐场每年增加约50万吨原盐产量,同时可节省出22平方公里盐田用地。制盐母液还可生产溴素、氯化钾等化工产品。海水被“吃干榨净”,实现了零排放。

  在滨海新区南部的大港,海水淡化技术启动得更早,使用企业也更密集。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赶往大港。

  穿上白大褂,我们进到以生产民用海水淡化产品为主的海得润滋食品公司车间,水声、机器声、蒸汽声,交错混响。水处理与化验部经理王刚说,淡化水从大港电厂化学车间被输送到这里后,还要经过多介质过滤、活性炭过滤、两级反渗透过滤等环节,去除杂质异味,确保饮用安全。

  食品公司经理巩墨峰递给我们一瓶淡化水,看上去与普通纯净水无异,喝一口沁人心脾。“我们每年要生产300多万包瓶装水和桶装水,市场辐射100多公里。”他说。

  大港电厂对面的新泉公司使用膜法,海水淡化日产能力10万吨,现日销7万吨,主要供应几公里外的中沙(天津)石化公司百万吨乙烯项目。在中沙公司动力部控制室,经理刘振龙指着淡化水调度系统说:“淡化水与地下水混合后,有的作为冷却循环水使用,有的被制成二级脱盐水,作为炼油和乙烯的锅炉用水。全厂的杂用水也是淡化水。”

  “在天津上马百万吨乙烯项目,一度有争议。这个项目一天的需水量达7万至8万吨。”生产部经理齐东升说,“我们每天引入6万吨淡化水。在没有增加地下水开采量的情况下,项目运转良好。”

  障碍重重  亟待扶持

  虽是前景广阔的循环经济项目,但海水淡化产业在天津的发展现状却让人关注。“我们已投产的海水淡化设备日产能10万吨,但目前每天只能向社会供应8000吨淡化水,部分设备闲置。”李虎说,“公司投资了20多亿元,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大港电厂海水淡化同样“吃不饱”。“早在1990年,海水淡化闪蒸设备就投入运行,但两台淡化装置每天只开一台,主要用于锅炉补给水,还不能满负荷运转。”大港电厂化学车间主任马凯东说。

  事实证明,海水淡化使用技术上已无瓶颈,但在水价政策、用水机制和市政管网配套上仍障碍重重。

  李虎算了一笔账,“淡化1吨海水的直接成本约4元,加上设备折旧及财务费用4元,总计8元左右,相比目前城市自来水价格没有竞争优势。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成本还有进一步降低的空间。”

  齐东升说:“购买淡化水的价格远高于自来水和地下水,公司一年至少还要多付三四百万元处理淡化水。从发展循环经济的角度说,值!但用水成本还是高了点。”

  从事海水淡化的工程技术人员对此有自己的理解:“水应当按质、按用途论价。从纯度上看,淡化水远高于自来水,与纯净水相差无几。更重要的是,淡化水节约了淡水资源,遏制了过量开采地下水;海水淡化工程产生的浓海水提高了制盐效率……这些综合效益都要考虑。”

  采访中,大家不约而同地表示,国家应将淡化海水作为水资源战略储备。相关企业也迫切希望,国家能尽快出台专门的淡化水饮用标准以及相关扶持政策,形成政府、企业与社会共担水价的机制。

  据了解,“十二五”期间,天津海水淡化日产将达48万吨,较目前翻一番多,但如何发挥其综合使用效益的难题仍让人挂虑。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