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康线上的看守工(走基层·探访熟悉的陌生人)--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走近铁路“帐篷小站” 

西康线上的看守工(走基层·探访熟悉的陌生人)

记者 杨彦摄影报道

2011年10月21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看守工尹登位在铁路边上准备接车。

  “134看守点,客车4908次接近。”

  “客车4908次,134看守点正常通过。”

  “明白!”

  10月17日上午10时20分,西安铁路局安康工务段西康线K134+786看守点看守工马武强,与即将通过此路段的列车司机用联控电台相互提醒行车安全。两分钟后,4908次客车呼啸而过……

  马武强工作的地点位于西康线古道岭隧道南出口梅花店大桥下的一顶帐篷内。帐篷大门朝着隧道洞口以及陡峭的山岭。走进帐篷,左手边两张简陋的桌上安装着电话机和联控电台,篷布上张贴着“西安铁路局防洪巡守作业指导书(防洪I级)”。右手边一张铁架床上,放着电磁炉、电饭煲,两根大葱、一棵白菜、几个土豆,壁上挂着炒菜锅和菜勺。因为几天前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帐篷内的地面上还残留着明显的水迹。尽管外面阳光明媚,暖意融融,但待在帐篷里不到半个小时,我的双腿就有了凉飕飕的感觉。

  大桥之上,隧道洞口50米外,一座1平方米大小的蓝色微型板房搭建在避车台上。当列车通过时,看守工尹登位笔直地站在板房外,面向列车,右手握着对讲机,左手举着拢起的黄色信号旗,直到最后一节车厢从他面前驶过。每一天,当每一列火车即将通过该路段时,尹登位和两名工友都要轮流在大桥上巡查,做好记录,并将情况通过对讲机联系到桥下的看守工,再由桥下看守工通过联控电台告知火车司机。

  微型板房内,一张竹椅几乎占去了近一半的面积,竹椅旁,紧贴着板壁的地面上,搁置着捆绑好的十几根竹竿,上面放着一个电饭锅、一件军大衣和一个工具包。工具包内,除了信号灯、信号火炬、响墩等设备外,我还找到了一盒已经用过7片的蛇药片。“抹在身上可以防蛇、防虫。”尹登位告诉我。

  说话间,尹登位接到通知,下一列火车即将迎面驶来。“呜……”火车的鸣笛声震耳欲聋,车轮辗过钢轨的声音十分刺耳,风刮得小棚子不停摇摆,脚下的桥面也晃动起来。我赶紧坐下,并将竹椅的扶手紧紧抓住,内心忐忑不安,板房外的尹登位却纹丝不动地站立,保持应有的姿势。

  “平均每天通过这儿的火车有74趟,后半夜最多。”尹登位告诉我,去年6至7月,古道岭隧道上方的笔直山崖曾经发生过3次落石,其中一次还将钢轨砸毁,所幸被巡查人员发现才避免了一场灾难。由此,帐篷看守点正式设立。

  “看守工的任务看似简单,但责任却十分重大。因为山体陡峭、危石活动情况不明,随时有发生落石的可能,所以眼不离山,耳不离轨就是他们的工作状态。”安康工务段副段长徐栓斌说,“看守点24小时不准离人。他们吃喝都在帐篷里。”。

  桥下看守点除马武强外,还有王国喜和申利国两人。每人连续上10天班后轮休5天,每天上班12小时,从早7点至晚7点或晚7点到早7点。“白班还好,夜班有时特别困,就只能来回走一走。”马武强说。

  下午1点,睡了一觉的王国喜开始做午饭。同行的铁路局同志捎来了些肉和蔬菜,王国喜做了道青笋炒肉和西红柿鸡蛋汤,算是打了回牙祭。“这里偏僻得很,买粮买菜很不方便。我们又走不开,平时都是简单对付一下。”王国喜说。

  吃过饭,王国喜带记者来到屋外的菜地里,“你看,这些辣椒、青蒜、小白菜,都是我们种下的。”“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枯燥吗?”我问他。“枯燥。可是铁路安全最重要。”他回答,“我一年只能利用年休假和探亲假回家两次;平时遇到轮休,也只能回工区看看电视,和工友们聚一聚、聊一聊。”

  “去年底,西安铁路局投资90多万元安装了近1万平方米的主、被动网。主动网将危石紧紧包裹在山崖上,一旦发生落石,被动网还能起到拦截作用,大大降低了山体落石侵入铁路的概率,过段时间这个‘帐篷小站’有可能被撤掉。但看守工们会从这个点转移到别的点上去,他们还需要继续坚守。正因为有了一个又一个点的坚守,才确保了铁路大动脉的安全畅通。”安康工务段党委书记彭有辉说。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