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 到家喽(新春走基层·且行且记)--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1月17日,记者登上临客农民工专列感受春运 

下一站 到家喽(新春走基层·且行且记)

本报记者 姚雪青摄影报道

2012年01月18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制图:蔡华伟

  1月17日,上午9:20,苏州火车站。上海到安徽亳州的临客L8556次列车第五节车厢前排起了长队,辛苦劳累了一年甚至几年的人们翘首以待……

  ■干净整洁的红皮车,车厢内挤而不乱

  跟车采访前,我想象中的临客列车,是在一个半废弃的站台上,缓缓驶来的一辆绿皮车,焦急的乘客匆匆忙忙地往上挤,有时候怕误点,甚至翻窗而入……

  眼前看到的场景,确实多多少少超出了预期——苏州站,一辆干净整洁的红皮车停靠在站台上,拽着拖箱、拖着大行李包的乘客们没有推推攘攘,而是排着队,在乘警的帮助和指挥下秩序井然地上车,看起来和一辆普通的快速列车并没有太大差别。

  登上列车,车厢内依旧拥挤,但挤而不乱——乘务人员帮忙搬运行李,看到地面脏乱立即就拿起扫把打扫干净。更重要的是,回家过年的喜悦写在每一个乘客脸上,让人一扫拥挤的烦躁,顿感温暖……

  ■“车票是单位老板帮订的,可以回家陪陪父母了”

  背着大包小包的陈涛与路云兰夫妇,脸上露着兴奋与焦急的神色挤在队伍中,暂时告别了又一年在苏州打工的生活,回亳州老家过春节。

  这是一辆有空调的临客,与窗外寒冷的天气相比,车内温度较高,乘客们挤得汗流浃背,帮忙搬运行李的乘务人员也忙得满头大汗。迈过倚叠如山的行李、穿过拥挤的人群,走走停停,在列车已经开动15分钟之后,陈涛夫妇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终于松了一口气。“工作忙,买票也麻烦,前两年我们都没有回家过年。这次回家的车票,是单位老板提早帮我们订好的。硬座是76块钱,不贵,可以回家陪陪父母了。”43岁的陈涛与妻子一道在苏州打工,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了,都在苏州相城区一家私营铝材厂工作。“平时工作挺辛苦,但日子一天天好起来。我俩在厂里工作时间长,一年可以挣下5万元”。

  说到今晚回家之后的第一顿团圆饭,路云兰咧开嘴笑了起来,“晚上7点40到亳州以后,先要乘大巴到镇上,还剩下几里路,就走回村子里。小孩在家里会做好饭等我们。他们做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再晚心里也觉得高兴。”

  他们的同事韩德刚,一家三口也坐在同一辆列车上回老家过年。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小宏磊,韩德刚的话语中充满欣慰。“13岁了,前年从老家转学过来的,今年读五年级,在苏州一个正规小学读书,教学质量还行,成绩还不错。”在聊天中,韩德刚几次特别强调了“正规学校”一词,他告诉记者,“只要带着户口本注册,入学是没有限制的,就和本地孩子一样上学,没有什么差别。”

  “这次过年也是为了让儿子坐坐火车。他第一次坐呢。”韩德刚说,因为工作忙,平时回家的次数并不多,春运期间的火车票更加紧张,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心里有个希望,就是“长途大巴的车票再便宜一些就好了”;不回家的时候,过年放假就和几个老乡、朋友聚聚,“一家三口都在这里,以后就是自己的家了”。记者问小宏磊第一次坐火车的感觉怎么样,喜欢这个城市吗?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感觉很好,喜欢苏州!我以后很想留在苏州。”

  ■2944公里、50多小时,三天三夜送旅客回家

  “你好,需要什么帮助吗?” 50岁的列车长张春妹,每隔两个小时开始一次巡查。从18岁开始,张春妹在列车上已工作了32年,7月份就该正式退休了。记者了解到,身患糖尿病的她,本该继续住院治疗,但为了跑好退休之前的最后一次春运,她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

  张春妹介绍,为了让更多在外务工人员回家过年,南京客运段在2012年春运期间增开了临客列车15对。这趟临客L8556次列车在春运期间,从上海出发先到黄山,然后返回上海后到亳州后再返回上海,是趟名副其实的“农民工专列”,总行程2944公里,运行时间50小时33分,需要乘务人员在列车上工作三天三夜。这趟列车定员1186人,但仅从上海到无锡,车上实载已经超过1500人。

  张春妹说,这辆列车上的乘务人员共有33名,都是临时组班。很多乘务员以前跑短途客运,有些是从芜湖工务段暂时借调过来,上班要从芜湖坐车到南京交接班,非常辛苦。30多年春运跑下来,在这位列车长的眼中,旅客的乘车环境在一年年地改善——从一开始四处漏水的绿皮车,再到有空调、有热水供应的红皮车、蓝皮车,再到动车和高铁,变化非常明显。

  与很多同事一样,张春妹很少在家中过年。乘客们返家团聚时,他们在列车上风雨兼程。“家里人很理解,孩子也挺懂事。这么多年孩子的父亲既要当爹又要当妈,就是觉得亏欠了家里。”

  临客列车上31岁的女乘务员杨静,说起话来文静内敛,做起事来热心利落。跑这趟长途临客,需要不时调节温度、整理行李架、关照老弱病残孕等重点旅客,忙前忙后。“春运期间压力是要大一些,但我已经很适应了,爱人也在火车上工作,是一名列车长,过年时孩子就交给父母带。”杨静说。除夕,杨静所服务的列车将从黄山出发,驶向上海;而她的丈夫,也将在从南京开往北京的列车上护送旅客平安回家。

  晚上7点40分的安徽,夜色已浓,灯火通明的列车上,广播中传来轻快的音乐声,接着是播音员亲切的声音——“各位乘客,前方到站亳州车站……欢迎下次再次乘坐本次列车,祝愿您旅途愉快。”

  熙熙攘攘的乘客队伍一下子欢腾起来,他们依次下了车,转眼就消失在亳州的夜幕中……

  

  记者感言

  年终岁末,对于在外工作一年甚至几年没有回家的人来说,过年团圆是他们最迫切的心愿。随着经济的发展,旅客的乘车环境在不断改善,回家也更加方便了,但依然期待着火车票能更加好买、汽车票能更加便宜,他们得以常回家看看。

  回家途中,也不能忘记辛苦工作在一线的列车乘务人员,因为他们的汗水与付出,才换来了乘客们的一路平安。


ceshi
 
(责任编辑:苏楠)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