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晓声谈“方韩大战”:卷入这么多人本身就是怪事--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梁晓声谈“方韩大战”:卷入这么多人本身就是怪事

2012年03月07日09:20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直以来,梁晓声都以一种“愤青”的姿态出现于文坛,今年3月,他又推出新著《郁闷的中国人》,却失去了原有的“锐气”,多了更多劝世心态。“不是为了牢骚而写,而是希望各阶层均努力,找到‘中国突围’之路。郁闷可虑,但不可怕。”梁晓声说。

  南方日报:新作《郁闷的中国人》与《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有何关系?

  梁晓声: 《郁闷的中国人》更立足捕捉当下中国人最真实的体验,谈了历史,也预言了未来。《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毕竟是13年前的思考,而13年后,博客、微博等“短、平、快”的“意见表达”迅速登陆,主流传媒对某事件的报道甚至都要引述网络上的公众态度。所以,这本《郁闷的中国人》来自于对社会情绪脉搏的最真切的感受,要将“阶层分析”的遗憾一一补足。

  南方日报:微博时代让人有了更多纾解“郁闷”的通道,但也带来了一片喧闹之声。您如何看待微博?

  梁晓声:许多微博都有意思,而有意思恰恰是危险的,是陷阱。你有意思,我比你更有意思,都比着怎么有意思。开会开成这样,组织会议的人可以不把你的话当回事,最后很轻松说“散会”。

  表达应该是严肃、郑重的,考虑明白、表述清楚、直指要害的发表问题,使主持会议的人不能轻松、幽默地把严肃性抹平。说到底是我们在玩,不但在玩微博,还在玩意见表达。

  南方日报:您如何看待韩寒与方舟子的争论?

  梁晓声:我很奇怪,关于“代笔”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广泛的讨论?韩寒刚呈现在文坛,我觉得在80后中有这么一个青年,他开始体现出不只局限于个人经历,而是对于整个时代和社会的各种关注和意见表达,这是我欣赏他的一个前提。他作为一个青年个体也要生存,将来也要结婚、养育子女,需要有房、有车。那么这种情况下,他就会有一些商业性的色彩介入到他的各种意见表达中来。这就使我们非常困惑了,不能厘清他的哪一种意见是较为纯粹的社会意见表达,而哪一种意见是要形成一个商业概念,或者形成一个商业的热身。

  方韩事件,我毕竟不是十分清楚,然而这件事本身,在国外应是不需要那么多人卷入讨论的,很难相信这些恩怨是非能够在主流媒体上持续如此长的时间。

  南方日报记者 吴敏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