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修复难,为何迎难上 老电影修复既公益也商业--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一江春水向东流》、《十字街头》、《八千里路云和月》修复后将亮相上海电影节 

明知修复难,为何迎难上 老电影修复既公益也商业

记者  曹玲娟

2012年03月20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制图:张芳曼

  阅读提示

  经典老电影承载着一代人的观影记忆,代表了一个时期电影产业的水准。而从胶片时代走来的老电影面临着底片老化、存放不易的困境。老片修复、数字化转换为老电影提供了老树开花的第二春。

  枯木逢春有多难,老电影复苏就有多难。技术上的难题或许还好攻克,进入全新的放映环境,经典老片如何走好商业化道路才是最难之处。明知修复难,为何要迎难而上?本报记者从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老电影拷贝修复新闻发布会带回第一线的答案。 

                   

  19日,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在上海举行新闻发布会,代表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电影工业最高水准的老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十字街头》、《八千里路云和月》,这三部电影修复后将亮相6月举行的第十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当天现场播放的部分修复片段,让在场的人们忍不住发出赞叹。抖动的画面变得平稳、满耳的杂音消失不见、昏黄的画面变得黑白分明……如同有一双魔手,轻轻拂去老胶片积淀的尘埃,让中国人的电影记忆,再度变得鲜明。这不禁让人思索,三部老电影的生命延续,究竟仅是个例,还是将成为中国电影文化传承的新起点?

  修复老电影是时间与金钱的“无底洞”

  老电影修复,是件既费钱,又费时间的苦差事。

  此次《八千里路云和月》和《十字街头》的修复,由意大利一家国际知名的拷贝修复公司镭射电影公司负责,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烈·迪纳多介绍,老电影的修复是一项十分复杂繁琐的工作,一部长片的修复一般需要两个月时间。

  “首先,要检查拷贝的整体状态,年代久远的拷贝要检查胶片所有连接点,避免洗片时胶片断裂;接下来,先用专门的设备进行清洗,去除尘埃污点,并浸入特殊液体,使其焕发光彩;随后,展开手工清洗,专业人员用特别的清洗液、擦拭布一帧一帧地清洗;然后才是重头戏,即进行色彩修复、声音修复等。” 安德烈·迪纳多一一列举。

  老电影的修复,包括画质修复和声音修复两部分,其中画质修复包括清洗、补帧、调色、去除抖动和刮痕等,需逐帧进行;声音修复则要把声轨输入电脑,降低噪音,调整声音播放速度,修正音质,再进行声画合成,重新剪辑转换成数字格式保存。出于保护胶片的目的,目前的修复工作主要还是在老电影的数字拷贝上进行。

  《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修复,由中国电影资料馆承担。在该馆技术部副主任左英眼中,修复的程度,取决于时间和预算,“你可以用10多万元就完成一部片子的一般修复,也可以像美国那样花300万美元修复重印《白雪公主》。你可以花一个多月修复完一部片子,也可能用一年多时间都没法修复另一部片子。”换句话说,老电影修复,就是时间与金钱的“无底洞”。

  此前,中国电影资料馆技术部工程师王峥曾有过计算,修复一部90分钟的老电影,最起码有129600帧画面,从前期到后期大概需要70名工作人员,采用24小时三班倒的工作制,按一名工作人员每天修复最多200帧计算,即使是一部保存较好的电影,也得花上一周多才能恢复原貌。

  国内老电影修复主要依赖政府投入

  为什么要不计成本修复老电影?此次参与老电影修复的三方给出了各有特色的答案。

  “据我了解,中国有400多部亟须修复的电影,随着时间推移,修复难度只会越来越大。我们有责任让中国电影文化得到传承。”作为发起方,上海国际电影节执行副秘书长唐丽君表示。她说,自己常在其它电影节上看到国外的修复拷贝展映,却没看到过中国老电影的身影。“我希望也能将中国老电影的巅峰之作修复后呈现在世界面前。”

  安德烈·迪纳多则说,自己公司修复完的影片,都要依照国际通行规则,采取广泛的避难措施,将影片数字化后用多种介质多地点保存,确保不受天灾人祸破坏,“我们就是这样为电影史服务的。”

  而作为中国电影保存的“国库”,中国电影资料馆存有自1922年以来的两万多部国产电影,拷贝素材超过60万本。副馆长孙向辉分析,电影胶片正在数字化时代中渐行渐远,但“一方面是胶片电影退居二线,一方面是老电影热映。修复老电影的意义之一,就是让老胶片借助数字技术焕发新的生命力。”

  但事实上,由于胶片太过“娇气”,加之保管不当,中国老电影的保存状况并不乐观。孙向辉表示,一些珍贵的电影胶片,尤其是早期胶片,不少发生霉变、污染、脱色和齿孔收缩,反复的放映更是造成画面划痕、闪烁、丢帧等损伤。

  左英说,目前,国内老电影修复还主要依赖政府投入。“我们前期设备5000多万元,全部是政府投入。这个成本就算是10年分摊,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如果政府不做,没人来做这样的事情。”

  2007年至2011年,国家投资2.65亿元专项资金,实施电影档案影片数字化修复工程,推进中国电影档案影片数字化转换。迄今,电影系统多家单位完成了4800部影片的数字化转换和一般性修复,初步完成了106部影片的精致修复工作。

  不过,5年完成的106部与总量2万多部比起来,实在只是一个起点。把中国的老电影全部修复完成,看上去更像是一次愚公移山。“全部修复完成?算算就知道,大概1000年吧。”左英笑着安慰吃惊的记者,“也不用着急,真正有修复价值的,或许也就1000多部。”

  修复老电影更主要的目的在于放映

  “电影没有放映,就没有生命力。”孙向辉说。

  修复老电影,除了保存与传承外,更主要的目的在于放映。“在这方面,或许我们还需要多多吸取西方的经验。”左英表示。

  左英介绍,经典老片的商业价值在北美和欧洲被运用得最好。国外老电影经过修复之后主要通过公益与商业相结合的电影展映收回成本。比如有10部修复好的老电影,组织者会从中选择两部最经典的用于免费放映,之后再以这10部影片为内容,办商业性质的展映活动,进而收回投资。此外,国外老电影的衍生产品也早已被广泛开发及运用,譬如,出售与电影相关的DVD、制作图书或是周边纪念品等。

  而在中国,修复版《东邪西毒》、《倩女幽魂》、《新龙门客栈》等都已登陆院线,除《东邪西毒》票房不错外,其它影片票房却不理想,甚至引发了“究竟是为了纪念而修复,还是为了赚钱而修复”的质疑。

  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电影修复方是否具有足够诚意。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就如电影人吴思远所说,修复经典影片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要承担来自影迷的挑剔,还要处理复杂的版权问题。

  即使投入了大心血、大成本将老电影修复完善,暂时也很难通过商业行为收回其成本。目前已完成数字化转换和一般性修复的4800部老电影,也主要在农村免费放映,与城市主流院线无缘。左英说,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老片子修复完了,就放在那儿,只有研究电影的专家会看。

  “我们现在更多地是从公益角度出发”,孙向辉表示,但“随着影片修复量越来越大,我们也必须考虑商业化问题,也必须筹划部分影片的再度发行、制作DVD、进行网络影视推广等。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此次三部老电影修复后,不仅将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举行公益场,组委会还将尝试借助新媒体平台放映,同时携老片参加其它国际电影节展映。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