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频频“触电”当编剧 一集稿酬最高可拿30万--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作家频频“触电”当编剧 一集稿酬最高可拿30万

2012年03月29日08: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正在热播的《甄嬛传》,原著作者流潋紫,同时也是该剧编剧。这并非个案,如今的影视圈,作家频频“客串”编剧或直接签约影视公司改行当编剧。去年末,曾以《黑道风云》小说系列成名的作家孔二狗,与著名作家刘恒正式签约小马奔腾影视公司,成为职业编剧。此外,电影《手机》编剧刘震云、《金陵十三钗》编剧严歌苓,都是著名作家转型编剧的成功案例

  作家改行当编剧或频频客串编剧,原因多样。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诱因:编剧的稿酬已经远高于文学作品稿费。华西都市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多位影视编剧后发现,写一集约一万多字的剧本,稿酬少则1万元多则20多万元,一线编剧的稿酬最高能达到30万一集。

  对比此前引发众人热议的中国文字稿酬标准,千字30元至100元十几年不变,作家转型编剧顺理成章。

  流潋紫委婉透露,她担任《后宫甄嬛传》编剧的稿酬收入,要比她的同名畅销小说的稿费“略高”。《重案六组》、《刑警的故事》等20多部电视剧作品的编剧余飞则说,“我发表过3000字的小说,稿费仅70块钱。转为编剧后,我没有考虑过再靠写小说生存。因为,两者的收入差别太大了!”

  A面 热衷

  作家为什么想“触电”?

  王海鸰:一线编剧一集30万,值这个价!


  余飞透露,“现在国内的一线编剧,已经有人能一集拿30万了。而一集剧本大概13000字左右。我虽然达不到这个待遇,但比写小说要好很多。小说的稿酬与销量挂钩,写剧本则一开始就会签合同,分批给钱,比较有保障。”

  “中国婚姻题材剧第一写手”王海鸰创作过电视剧本《牵手》、《中国式离婚》、《新结婚时代》等,她的新剧《新恋爱时代》正在热拍。对于国内顶级编剧一集能拿30万的说法,王海鸰说:“具体的价格,我不方便说,这是行业秘密。但我认为,好编剧值得拿这个价。我相信,随着国内影视业的正常发展,对编剧重要性认识的提高,这个价格还会更高。因为一部剧的成败,剧本的作用毋庸置疑。”

  柏邦妮:稿酬没怎么涨,编剧待遇涨了10倍!

  女作家兼编剧赵赵刚推出长篇小说《穿“动物园”的女编辑》,其编剧的同名电视剧近日开拍。赵赵算了一笔账:“有个女编剧在微博里说她一个字25元,这算高的,就算按一线编剧20万一集,一集15000字,这也达到千字一万多块呢。一般刊物千字千元已经算高,千字五百都是正常价。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去写剧本吧。”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电影《花木兰》编剧柏邦妮,兼开专栏已10年,她深有感触:“这10年来,我的专栏稿酬涨了3倍,但编剧的待遇涨了10倍!”她表示,除了极少数拿百万版税的顶级畅销书作者,一般的作者靠为杂志、文学刊物撰稿很难养活自己,“有点名气的作者写一集电视剧最起码一集1万起价,但最好的专栏作家也很难拿到千字千元的稿酬。而且,写电视剧的一万字,不用那么费心琢磨。专栏文字,一千字就非常费心思琢磨。这是很无奈的事情。现在国内图书的销量,能卖到5万册,已经被公认为是畅销书。”

  著名编剧王海鸰同时也在写小说,“去年我的一部长篇小说还申报了茅盾文学奖。”她坦承,写小说和当编剧诉求不一样。“我写小说主要是为了抒发我的文学爱好,是一种情怀表达。如果要以赚钱为目的,把写小说花费的心力用来写剧本,赚的钱就多得多了。”

  柏邦妮分析,比起传统出版,影视是一个热门行业,由此带来的影视从业者的经济价值回报率也高得多。对于作家稿费与影视剧本稿酬的差别,王海鸰认为:“这是目前的行业市场情况决定的。影视行业就是一个高投入高回报的行业,纸质出版与之没有可比性。”

  B面 苦衷

  好编剧凭什么30万一集?

  高价一线编剧,全国不超过20人


  近年,国内影视业大热,挖煤的、做房地产的,各路人马和热钱都纷纷投资影视剧,好剧本、好编剧却凤毛麟角。大红穿越剧集《步步惊心》小说作者桐华向记者透露,“目前为止,我接到好几个剧组的邀请,有的是希望我出故事,有的是已经有故事,希望我能帮忙编剧。”作家孔二狗也说,自己每星期都要接到两三个担任编剧的邀请。余飞也档期紧张,“一个月大约有20个导演或影视公司主动找上门来的合作邀请。现在国内有那么多影视公司,对好的剧本和编剧,都是盼得眼睛滴血啊!”

  《甄嬛传》编剧流潋紫理性地说:“很多人都以为编剧是一个赚钱的职业。相对于纯文学创作而言,或许如此。但收入高的仅限于一些名编剧,这样的人全国不会超过20个。大部分编剧付出的脑力劳动贡献值和他们的实际收益呈现巨大的剪刀差,稿酬通常只有主演片酬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跟名演员比更是微不足道。”

  影视链条里,编剧最弱势编剧也不是好当的。说起写剧本,王海鸰叫苦:“在很多人看来,编剧是一项比起小说创作艺术水准较低的,比较容易的事情。其实不然。要写出既能叫好又叫座的剧本,是一项要求很高的专门技能。它是一项妥协的艺术,平衡的艺术。要在各种不同的声音中,将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去,受到多方的认可,太难了!这不是随便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余飞强调,“成功的编剧,不光要会写故事,还有能侃会说,要有口才将自己的作品‘推销’给投资方,获得理解,能够得到投拍的机会,得到合理的报酬。”

  在余飞看来,影视行业内,编剧是一个弱势群体,“因为编剧是为人家服务,投资方、导演等会提出各种修改意见,常常朝令夕改。编剧无法抗衡强大的投资方,毕竟那是人家在投钱,人家说了算。往往做很多重复性劳动,非常痛苦。我的一个本子都改到3稿了,又被投资方推翻重来。经过这么多年,我练就一颗‘金刚心’,不管谁让改,改多少次,我都咬牙奉陪到底。”

  编剧赵赵则直接说,“编剧要迁就妥协的地方太多,受制于投资方、电视台、导演,甚至演员,你会越写越生气:凭什么啊?他们懂什么啊?”

  余飞感慨,“编剧跟演员一样,成功非常需要机遇,遇到一个好的制作班底,有的编剧一下子就出名了,比如流潋紫。但也有人写了很多年,一部戏也没有拍出来。这样的人,我见过太多了。”

  C面 无动于衷

  写剧本太不自由 二月河桐华不愿当编剧


  在很多作家兼职或转型编剧的同时,也有一些作家对“触电”当编剧表示无感。

  《步步惊心》大火后,虽然接到很多担任编剧的邀请,但桐华表示:“我都拒绝了。”桐华说,写小说是一个人的事,编剧是一个团队的事,写小说是自己说了算,编剧要对几千万的投资负责,是纯粹的商业行为,要去为一个团队赚钱,是投资人、导演、制片人等等说了算。我喜欢更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我不想写出一个很喜欢的情节,但投资人看完说不能拍,必须改。所以我估计将来也不会做编剧。当然,如果将来有足够的掌控,或者自己做投资人,也许会尝试。

  因为《后宫甄嬛传》,流潋紫“一不小心”从作家跨界到了编剧。她感觉当编剧有太多局限,“写小说自己可身兼多职,自己就是‘编剧’、‘导演’、‘服化道’等等,自由度和空间非常大。编剧只是整个团队的一份子,必须考虑合理性、可行性等更多的因素,甚至是拍摄成本的问题。”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得主毕飞宇的获奖作品《推拿》正在被拍成电视剧,毕飞宇完全没有参与改编,也不过问,“我个人认为,好的小说家未必就是好编剧,而且小说原著者最好不要‘干涉’影视改编。影视剧是另外一群人的作品。”毕飞宇表示,“现在不会,以后也几乎不可能会做编剧。因为我更迷恋语言,我对影像不太感兴趣。”谈及影视编剧报酬比写小说可观,毕飞宇回答:“这确实是实情。但是我依然坚持,要让我动心做影视编剧,只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家里穷得实在揭不开锅了;另一种是跟我私交特别好特别投缘,观点想法特别一致的导演,我们联合起来做一个真正想做的影视作品。但这两种情况,概率都非常小。”

  根据二月河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康熙大帝》、《雍正王朝》已成荧屏经典,但二月河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他不会做编剧,曾多次拒绝相关邀请,其中包括老版《红楼梦》和《三国演义》,“写小说与当编剧完全是两个行当。隔行如隔山,我认为自己不是做影视编剧的料。”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莉张杰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