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荧屏“他山之石”总灵光?--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电视荧屏“他山之石”总灵光?

2012年06月04日05:4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大鹏嘚吧嘚》(右)与《柯南脱口秀》(左)极为相似的片头


  《英国达人》(上)和《中国达人秀》(下)场景如出一辙,后者向前者购买了版权


  《Take me out》(上)与《非诚勿扰》(中)、《我们约会吧》(下)的现场布置非常相似,但三者之间并无版权联系

  前一阵子,《大鹏嘚吧嘚》火了。这个搜狐已经上线5年的网络综艺脱口秀,一把火烧到了大洋彼岸。美国王牌主持人柯南在他的《柯南脱口秀》中揶揄《大鹏嘚吧嘚》:“日前,一款中国节目原样照抄了我们的开场动画片头,简直一模一样。”几日后,大鹏在节目中向柯南隔空喊话:“在此我谨代表节目组向柯南先生及其节目组道歉,实在是太sorry了。”接着献上一段韩国《Sorry》舞蹈。这个道歉让柯南哭笑不得,不仅说不需要道歉,还专门送上为《大鹏嘚吧嘚》量身制作的片头作为回应。这一来一往,两个节目不打不相识了。

  其实近年来,中国电视节目被点名“山寨”了外国节目的现象一直没有中断过。7年前,选秀节目《超级女声》红了,有人说看到了《美国偶像》的影子;两年前,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红了,有人说像是英国《Take me out》的中国版;一年前,《中国达人秀》红了,有人说节目原型是《英国达人》。综观整个电视节目市场,中国电视节目借鉴外国节目早已不是新鲜事。

  “山寨”或买版权

  中国节目海外亲戚多


  “本来觉得现在好看的电视节目越来越多了,后来才知道好多都是模仿外国的。”一位经常看电视节目的刘小姐说。虽然中国电视节目很多都能找到海外的亲戚,但是准确说来,引进的渠道还是有所不同。目前的引进方式有两种:模仿或购买版权。

  早期的电视节目多以模仿为主。有专家和网友早就指出,婚恋交友型节目的鼻祖湖南卫视《玫瑰之约》模仿台湾《非常男女》;中央电视台《开心辞典》模仿英国的《百万富翁》;广东电视台《生存大挑战》模仿美国《生存者》;南京台《智者为王》模仿英国《最弱一环》等。

  模仿的节目大多是“照葫芦画瓢”,视觉上有高度相似性,但是节目内容却差距甚远,难免会落下“山寨”的不雅名号,因此大多数电视台逐渐开始直接购买外国节目的版权。《中国达人秀》就是我国首个从国外购买节目版权的选秀节目。与模仿不同,购买版权的电视节目会得到版权方的亲自指导,两方会对节目具体流程的调整进行面对面的沟通。同时版权方会提供一本“宝典”,上有人员分配、拍摄流程、灯光舞美等的详细介绍。

  大背景催生“引进”热

  引进也是为了自我保护


  越来越多的外国电视节目成为中国节目的“缪斯”女神,“这是与全球化的大背景分不开的,”武汉大学广播电视系副教授王琼说,“媒介之间的竞争突破国界的限制,受到国际市场的挑战,媒体需要更多的节目资源来应对。”另外,王琼认为,电视节目收视群体的受教育程度逐渐提高,而且日趋年轻化,优质化的收视群体需要更高品质的节目,这也要求我国的电视节目拥有开放的眼光。

  从引进的具体电视节目来看,“多是在外国已经取得了较高收视率的,引进这样已经有市场基础的节目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市场风险,节省制作成本”。湖南理工大学教授、媒介文化研究者徐小立说,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这其实是一种“懒汉”思想,也反映了我们电视节目制作的创新能力不足、创新意识不够。

  而对于目前以“买版权”为主的引进热潮,“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在安徽某电视台工作的王记者说。《我们约会吧》的制片人刘蕾在早先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说过,最初《我们约会吧》并没有借鉴《Take me out》,但是当发现两个节目在关键性环节有相通之处时,湖南卫视快速拿下这个节目的内地版权。这也是为了保护原创,锁定这种相亲模式。

  外来的和尚真的好念经吗?

  “拿来主义”需谨慎


  如此引进已经通过“检验”的节目模板,真的就一定能在中国立足吗?答案并不确定。今年5月东方卫视上档新型益智类游戏闯关节目《梦立方》,引自英国节目《The Cube》,这档节目曾在2011年英国电视剧最高奖中获得最佳综艺奖。《梦立方》延续了《The Cube》的高科技卖点,同时大量采用电影的表现手法,挑战者在密闭的立方体内挑战设置的游戏从而实现自己的梦想。然而这档开播不久的节目,意外遭遇“水土不服”。中国传媒大学广电系副教授、著名节目主持人张绍刚分析说:“英国《The Cube》中技术是节目的一大亮点,虽然《梦立方》在技术上做到了。但是对中国观众来说,这种以技术为卖点的、纪录类的真人秀节目还是比较陌生,接受度并不高。”

  因此对于从外国引进的电视节目,无论是模仿还是购买版权,最重要的是如何进行本土化改造。徐小立教授说:“讲故事总是摆脱不了固定的模式,但是怎么讲能被接受才是最重要的。从内容构成来看,应包含本土故事、人物、景观,本国文化习俗,融入更多本土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湖北卫视引自荷兰某节目的《我爱我的祖国》就是因为爱国的主题性明确以及表现方式的接近性,成功俘获观众的芳心。

  挤压原创还是增强创新?

  不用太担心!


  “现在打开电视,好多节目前都加上‘引自外国版权’这样的字,真的是很难看到我们的原创性节目了。”武汉大学的丁同学说。“的确是这样,引进的节目风险小,收视率有基础,大家都一窝蜂地引进。但是对于我们这样坚持原创的节目就是很大的挑战,这挤压了我们原创的空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节目制作人说,目前他的原创节目正遭遇被撤的危险。

  徐小立教授却很赞成这种引进:“引进国外节目会让国内电视人的创新能力得到提高,创新可以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个人凭借自己的头脑创新,一种是借别人之手创新。模仿或是买版权,都是属于后者的创新。两个看起来外观一模一样的瓶子,其实里面的水是不一样的。放什么样的水,放多少水都需要自己的创新。”

  张绍刚也一直强调,外国的电视节目比我们成熟很多,我们需要向外国学习节目的规律而不是仅仅模仿或者照搬节目的样子。“我们要学会发现规律,适应规律,才能找出创作的新规律,”张绍刚说,“不用太担心,这是一个自我丰富的过程。”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责任编辑:崔东)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