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岂止在战场<br>--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决战岂止在战场

——毛泽东与初创期《人民日报》

朱悦华

2012年05月30日13:2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新闻研究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1948年5月初,毛泽东率领党中央机关离开了陕北延安,来到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村。此后的一年,中国发生了一系列撼天动地的大事件,共产党成为中国执政党,《人民日报》成为党中央机关报。

  偷袭石家庄落了空

  1947年冬天来临之际,华北重镇石家庄(那时叫石门),犹如楔在华北解放区腹地的一颗钉子,让晋察冀野战军司令聂荣臻做梦都想拔掉它。

  一个月后,石家庄被攻取,共产党人第一次走进了大城市,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个解放区连成一片,形成总面积23万平方公里的华北解放区,拥有16300万亩可耕地,县以上城市176座,人口4400万,其中100万军民是政治坚定经过战争考验的共产党员,共产党人对华北地区政治、经济和军事具有了足够的控制力。

  1948年5月初,毛泽东率中央机关来到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村。5月9日,中共华北中央局建立,刘少奇兼第一书记,薄一波、聂荣臻分任第二、第三书记。与此同时,华北中央局决定将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机关报《人民日报》与中共晋察冀中央局机关报《晋察冀日报》合并筹建中共华北中央局机关报《人民日报》。毛泽东题写了报名,沿用至今。

  在树影婆娑的西柏坡农家小院里,毛泽东正酝酿解放全中国的战略反攻。此时,离西柏坡30多公里、华北平原上另一个普通小村——里庄,迎来了200多报人和从未见过的印刷机,这让世代务农的村民们很兴奋,他们腾出最好的房子给这些人住,拿来了炊具、桌椅板凳、铁锹、扫帚、水缸,年轻力壮的村民还热情地帮助搬运机器、印刷报纸。6月15日,中共华北中央局机关报《人民日报》(以下简称《人民日报》)创刊(如图),当天发行约4万份,主要范围在华北解放区。

                             

  1948年9月,国共开始最后决战。林彪大军在东北一个月内连克锦州、长春,国民党东北败局已定。此时,辖60万大军的剿总司令傅作义却策划了一件 “惊天动地”的大事,即派出一支秘密部队去偷袭他防区内的共产党中枢机关,以期将共产党首脑人物一网打尽。这次行动成功的标志是抓获 “南方口音极浓,手指被卷烟熏得黄黄”的毛泽东。傅作义对他的偷袭计划似乎信心十足:“如步兵顺利到达滹沱河,即命骑兵进袭平山县西柏坡共产党中央所在地。”但却对偷袭主力骑兵第4师师长刘春方面授机宜:“避免接触,保存主力。”足见他心路之复杂。

  10月24日,偷袭部队在九十四军驻地河北涿县集结完毕。两天后,当机械化大队人马一路磕绊总算到达保定时,九十四军军长郑挺峰看到了一个跑单帮的商人从石家庄带来的一张报纸,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偷袭刚走到半路,共产党方面就知道了?

  其实傅作义做出偷袭决定的当天,中共地下党就获取了这一绝密计划。据说,北平市当时有8000多名地下党员。《益世报》记者、地下党员、解放后成为《人民日报》记者的刘时平从傅作义12旅旅长鄂友三那儿获取了这一情报。傅作义华北总部文印室负责收发命令的司书刘光国,第二天就把傅作义作战计划报给了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

  聂荣臻感到事态严重,此时的石家庄是一座没有大部队防守的空城,不远处就是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周恩来忙着调兵遣将,毛泽东决定将计就计唱一出“空城计”。10月25日,他以新华社记者名义撰写了电讯稿《蒋傅匪妄图突击石家庄  我军严阵以待决予歼灭 》(如图)。当天晚上,《人民日报》已经付印,胡乔木亲自给值班副总编辑安岗打电话,要临时换上这条消息,并嘱咐到:“关键要送到前线,让敌人看得见。”10月26日,《人民日报》在一版右下方刊登了这条电讯稿,将傅作义的偷袭计划和部队番号全盘公开,并说蒋傅匪首此种穷极无聊的举动是注定要失败的。看到这条消息,傅作义心情无比沮丧。

                                        

  毛泽东继续上演“空城计”,以他特有的恢宏气度连续撰写新华社电讯稿,发表在《人民日报》一版显著位置。

  10月28日,一版头条《华北各首长号召保石沿线人民  紧急动员一切力量准备迎击匪军进扰  不使敢于冒险的匪徒一兵一卒跑回老巢》。11月2日,一版刊登《蒋傅匪整个北方战线  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  妄想偷袭石家庄究竟他们要不要北平》(如图):

                    

  蒋介石近期是住在北平,在两个星期内,由他经手送掉了范汉杰、郑洞国、廖耀湘三支大军。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他在北平已经无事可做,昨日业已溜回南京。蒋介石不是项羽,并无“无面见江东父老”那种羞耻心理。他还想活下去,还想弄一点花样去刺激一下已经离散的军心和人心。亏他挖空心思,想出了偷袭石家庄这样一条妙计……傅作义出骑兵,蒋介石出步兵,附上些坦克和爆破队,从北平南下了。真是异常勇敢……这里发生一个问题:究竟他们要不要北平?现在北平是这样的空虚,只有一个青年军二零八师在那里。通州也空了,平绥东段也只是稀稀拉拉的几个兵了。总之,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整个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还在那里做石家庄的梦!

  看到这篇消息,傅作义如被一盆凉水浇透。

  解放军主力赶到,傅作义南下兵团受挫,毛泽东几篇雄文震慑,傅作义坐失良机,偷袭行动不得不草草收场。   “空城”中,为防万一,人民日报和中央机关的大队人马暂时撤离,留下来坚持出报的人民日报年轻记者李庄却感到十分愉快。他编着《我军解放包头开封》、《东北我军向沈阳急进》这样振奋人心的新闻,美美吃了几天不限量的土豆炖肉,盘算着全国解放的日子。

  从“蒋傅匪”到“傅作义将军”

  1949年1月22 日,傅作义正式对外宣布北平和平解放。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入城仪式。 2月1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头条刊登《以和平方法结束战争  北平宣告完全解放  国民党军已全部开出城外听候改编》(如图)。

                   

  但第一版刊登的另一条消息《和平结束北平战事经过》却让傅作义非常恼怒:“太不像话了,怎有这等事,部队已经出城了,城防也交了,我再也没有用了。”

  刊登的信函这样写到:

  平津前线人民解放军司令员林彪将军政治委员罗荣桓将军于一月十六日曾以公函一件送给傅作义将军。该公函全文如下:

  傅作义将军:贵将军接受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所谓“剿匪戡乱”之伪令,率领所部数十万反动军队向着绥远、察哈尔、河北、热河及山西北部人民解放区和人民解放军发动残酷的进攻。……贵部军行所至,屠杀人民,奸淫妇女,焚毁村庄,掠夺财物,无所不用其极。……

  这是一封在北平宣布和平解放前毛泽东为林彪、罗荣桓起草的致傅作义的公函,措辞之严厉类似最后通牒。当时负责转交信函的谈判代表邓宝珊一直没敢交给傅作义,怕他接受不了。

  《人民日报》为什么在傅作义宣布北平和平解放之后登出这封信?其中有什么特别含义?

  对傅作义,前几天还称他是“蒋傅匪”、“华北人民的公敌”,将他列入战犯名单,现在一下子要称 “傅作义将军”,很多人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人民日报老记者何燕凌回忆说,在国民党部队中,傅作义是最能打仗的。解放战争后期,傅作义经常轰炸解放区,有一次把烟堡村华北中央局军区新盖的房子都给炸了,何燕凌记得轰炸机是美国的黑寡妇。人民日报老编辑宋诤记得那时经常早晨发两个馒头,躲到庄稼地里去编报。

  据时为人民日报编辑、《青春之歌》作者杨沫日记记载:1948年9月13日至17日,国民党飞机对石家庄和平山县连续轰炸了5天。人民日报社社长张磐石的小儿子铁牛就是在傅作义轰炸石家庄时窒息而死的。后来进了城,傅作义见到张磐石,还问,你几个孩子?

  为了让解放军官兵心平气和接受这个“傅作义将军”,毛泽东自有他的考虑。不久,一份中央指示传达了下来:

  关于北平解放的报道与林(彪)、罗(荣桓)1月16日致傅作义公函,均经新华社台以新闻密码发北平分社及东(北)野(战军)分社,望于入城之日登在人民日报北平版。发表此两件的方针是在人民面前揭穿傅作义的欺骗,打击傅作义的南京道路,或第三条道路,使傅陷入孤立,以利尔后改编其部队。同时傅作义可将功折罪……   

    这份1949年1月31日签发的中央指示现保存在中央档案馆中。   

    这就有了1949年2月1日《人民日报》那篇让傅作义十分恼怒的《和平结束北平战事经过》。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林彪、聂荣臻、叶剑英专门在北京饭店宴请傅作义,对《人民日报》刊登信函之事做了坦诚交谈。让傅作义最终释怀的是十几天后,他在西柏坡受到了毛泽东的热情接待。毛泽东握着他的手说,过去我们在战场上见面,清清楚楚;今天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最后,毛泽东问:“傅将军,你愿意做什么工作?”傅作义表示不能再在部队里工作了,最好让他回到河套一带做点水利工作。毛泽东说,河套工作面太小了,将来你可以当水利部长嘛。军队工作你还可以管,我看你是很有才干的。傅作义心有感怀,勤勤恳恳当了20多年新中国水利部长,直到1974年病逝前,周恩来前去探望,对他说:“毛主席说你是对人民有大功的人”,傅作义听了甚感欣慰,流下了热泪。

  从罪犯到功臣只有一步之遥,傅作义是幸运的。此时,很多被俘的国民党著名高级将领正在北京功德林中接受改造,对他们来说,未尝不是另一种幸运,历史瞬间改变所揭示的内涵,足够他们思考一生的。一个人把自己的命运与一种正在走向衰败、走向崩溃的势力联系在一起,纵有万般可能也是无法扭转历史的。

  筹建新中国的日子   

    追赶着胜利潮头,《人民日报》随百万大军渡过长江,“南京一日畅销五百份”。毛泽东撰写的新华社评论如一把尖刀,与解放大军炮火相辉映,令风雨飘雨中的蒋介石政府更加惊恐不安。

  1949年1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撰写的新华社社论《将革命进行到底  一九四九年新年献词》(如图)。向中外宣告我人民解放军将渡江南进,把解放战争进行到底,彻底打破了国民党蒋介石“划江而治”的图谋。

                 

  1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撰写的新华社评论《评战犯求和》,揭露蒋介石求和阴谋。

  1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了和谈八项条件:(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

  和谈八项条件,每一条对蒋介石政府都是致命的,却赢得了民主人士的欢迎。1月24日,《人民日报》头条刊登《 李济琛沈钧儒等五十余民主人士抵达解放区  声明彻底支持毛主席八项和平条件 希望全国人民共同行动将革命进行到底》。

  2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撰写的新华社评论《临全国革命高潮和国民党大崩溃  伪南京政府被迫同意北平和平解决  全国问题的解决就有理由遵循这一道路》:“北平和平解决的又一个原因,是近二十万的国民党军队除少数几个死硬分子外,从兵士们到将军们,一概不愿打了。”

  2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撰写的新华社评论《人民革命斗争的胜利使国民党加速总崩溃  反动派集团既已四分五裂还空喊什么“全面和平” 搬起“和平攻势”的石头砸烂了自己全身》。文章辛辣地写到:

  国民党反动派崩溃的速度,比人们预料的要快。现在距离解放军攻克济南只有四个多月,距离攻克沈阳只有三个多月,但是国民党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文化宣传上的一切残余力量,却已经陷于不可挽救的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状态。……他们梦想在全面和平的口号下鼓吹全面战争,即所谓“战要全面战,和要全面和”,但是事实上他们既没有什么力量实行全面和平,也没有什么力量实行全面战争。

  2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撰写的新华社评论《国民党战犯集团妄图拯救他们自己  由呼吁“和平”改为呼吁战争  死硬派把自己孤立在塔尖上不几天就会跌下来的》。

  揭穿了蒋介石假和谈阴谋,毛泽东开始考虑筹建新中国。

  1949年3月5日—13日,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这是中国当代史上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议。3月25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头条通栏刊登《中共二中全会完满结束 毛泽东主席向全会作工作报告  全会批准召开新政协成立联合政府 确定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移到城市》。会上,毛泽东告诫全党,“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如图)。

               

  会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领导人决定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出发时,毛泽东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我们进京赶考去。周恩来说,希望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去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3月15日,人民日报大队人马先于毛泽东10天来到北平王府井117号,接管了国民党《华北日报》。

  1949年3月25日,清晨,初春的风已不再冷峭,北平,刚刚和平解放的北平,就在眼前了!

  下午5时,毛泽东一行来不及换上春装,直奔西苑机场。隆重简约的阅兵式为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人28年的南北征战划上了句号。

  毛泽东踏入双清别墅大门时,北平已沉入梦乡。历史选择这样一个时刻,一定有它的深意。安宁的进入,恰是共产党人对百姓、对北平古城敬畏之心的表达。谦逊、低回,如小学生一般。这种心态关乎国运兴衰、政权更迭。

  毛泽东住进了双清别墅,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住在双清别墅北面不远的来青轩。

  3月26日,《人民日报》刊登《中共中央委员会人民解放军总部  昨日迁来北平  毛主席朱总司令西苑阅兵  各界代表及民主人士均往欢迎 》。(如图

                      

  毛泽东在双清别墅处理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同国民党政府的和平谈判。1949年4月8日,他与周恩来在双清别墅会见了南京谈判代表张治中。谈判很艰苦,但最终还是达成了和平协议。期间,毛泽东给傅作义、李宗仁发了电报,呼吁国民党反动政府文武官员翻然悔悟,用和平方法解决国内问题,“不问何人,我们均表欢迎。”

  18日,《人民日报》刊登《中共采纳南京代表团意见  拟定和平协定草案  限南京方面于廿日前表明态度》。   

    但蒋介石集结了70万兵力,舰艇120余艘,飞机280架,组成长江防线。20日,国民党南京政府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

  22日,《人民日报》刊登《毛泽东和朱德总司令命令全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歼灭敌人》。

  同日,发表毛泽东撰写的新华社消息《大军卅万昨日渡过长江》(如图):

                  

  【新华社长江前线二十二日二时电】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二十一日已有大约三十万人渡过长江。渡江战斗于二十日午夜开始,地点在芜湖、安庆之间,国民党反动派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防线,遇着人民解放军好似摧枯拉朽,军无斗志,纷纷溃退。长江风平浪静,我军万船齐发,直取对岸,不到二十四小时,三十万人民解放军即已突破敌阵,占领南岸广大地区,现正向繁昌、铜陵、青阳、荻港、鲁港诸城进击中,人民解放军正以自己的英雄式的战斗,坚决地执行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命令。

  23日,蒋介石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崩溃,南京解放。

  25日,《人民日报》发表新华社报道《千里长江防线全部崩溃  南京完全解放  我大军入城市民夹道欢迎  国民党反动派统治宣告灭亡!》(如图)。

                  

  短短几天,统治中国22年的国民党政府走到了它的尽头。

  毛泽东心情舒畅,笑着说:“听人劝,吃饱饭”,恋恋不舍从香山双清别墅搬进早已为他准备好的中南海丰泽园菊香书屋,在这座古木参天、水波荡漾的昔日皇家园林里,毛泽东思考着一个比战争更复杂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7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他的思考结果《论人民民主专政》(如图):

                   

  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领导下,团结起来,组成自己的国家,选举自己的政府,向着帝国主义的走狗即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极其帮凶们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如果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裁。对于人民内部,则实行民主制度,人民有言论结社集会等项的自由权。选举权,只给人民,不给反对派。这两方面,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

  对新中国的政体问题,毛泽东认为既不能照搬苏联的苏维埃,也不能照搬西方国家的议会制,而是在新解放地区先建立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作为准备,通过普选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

  从1948年8月起,根据毛泽东指示,在周恩来周密安排下,原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各民主党派、爱国民主人士和海外华侨代表,陆续进入东北和华北解放区。

  1949年3月至7月,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华全国民主青年联合会、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相继成立了,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社会科学工作者、教育工作者、新闻工作者筹备会也分别成立,为新政治协商的召开作了重要组织准备。

  毛泽东会见了民主人士张澜、李济深、沈钧儒、陈叔通、何香凝、马叙伦、柳亚子。一听说哪位老先生到了,毛泽东马上出门到汽车前迎接,亲自搀扶下车、上台阶。有一天,要会见张澜先生,为了表示尊重,毛泽东想找件好一点的衣服,卫士在仅有的几件衣服中挑了半天也没找出一件没有补丁的。穿着补丁衣服的毛泽东却心情舒爽,说:“安贫者能成事,嚼得菜根百事可做”。

  他还拜访了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他们有的是毛泽东在长沙读书时的老师或同学,有的是北平九三学社的成员。毛泽东诚恳邀请他们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毛泽东邀请老朋友柳亚子泛舟颐和园,柳亚子问及人民解放军有什么妙计得以迅速进军江南。毛泽东说,打仗没什么妙计,如果有什么妙计的话,那就是知己知彼,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正确的决策。还有,人民的支持就是最大的妙计,我们有一百万军队过江,没有人民的支持是不能成功的。淮海战役中,江苏、河南、山东,约590万老百姓推着小车,挑着担子,打着火把,连夜支前,场面何等壮观!世界上没有一支军队可以享受如此强大的后勤支援。某种意义上,解放战争的胜利是人民选择的结果。

  此时,美国人最大的愿望不是拯救国民党政权,而是保住他们有限的在华利益,重要的是确保美国在南太平洋的军事利益。为了平息公众就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败发出的指责,美国政府发表了对华政策白皮书,即《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着重1944—1949年时期》,试图表明蒋介石政府的倒台在于其内部的腐败,而不在于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误,况且美国政府也从来没有支持过国民党政府打内战。白批书一发表,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无论是中国国民党还是中国共产党,都表示了极大的不满。蒋介石认为,白皮书的发表是美国政府对国民党政府的背叛。毛泽东则在《人民日报》上连续发表5篇新华社评论,对美国人的自欺欺人进行了讽刺和揭露,其中最著名的是《别了,司徒雷登》(如图):

                   

  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还在过去的三年内,用美国的卡宾枪、机关枪、迫击炮、火箭炮、榴弹炮、坦克和飞机炸弹,杀死了数百万中国人。现在这种情况已近尾声了,他们打了败仗了,不是他们杀过来而是我们杀过去了,他们快要完蛋了。留给我们多少一点困难,封锁、失业、通货膨胀、物价上涨之类,确实是困难,但是比起过去三年来已经松了一口气了。过去三年的一关也闯过了,难道不能克服现在这点困难吗?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吗?……

  这一个多月,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撰写评论最为集中,《人民日报》影响力快速提升。

  到1949年7月底,《人民日报》发行量达到76403份,8月1日,中共华北中央局机关报《人民日报》升格为中共中央机关报,这天版面上没有特别说明,期号顺延,为407号(如图)。

                   

  筹建新中国的日子,每一天都在抒写历史,每一天都在紧张兴奋中。毛泽东的心情更是像过节一样。老朋友们都来了。

  黄药眠、钟敬文、杨晦、沈起予、陈迩冬、张文元、符罗飞从香港来了,他们是参加文代会的。

  6月19日,毛泽东给在上海的宋庆龄女士写了邀请信,给民盟主席张澜以及罗隆基、史良、郭则沉回电报,欢迎他们来北平,共商国是。

  两个月后,毛泽东率朱德、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李济深、何香凝、沈钧儒、郭沫若、章伯钧、黄炎培、马叙伦、谭平山、柳亚子等50多人在北平火车站,迎候宋庆龄女士。这样的阵容充分显示了毛泽东和共产党人的诚意。

  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开幕,毛泽东心情激越,致开幕词:“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

  24日, 毛泽东和朱德宴请26位国民党起义高级将领,席间,毛泽东频频举杯、心怀感念:由于国民党军中一部分爱国军人举行起义,不但加速了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的瓦解,而且使我们有了迅速增强的空军和海军。这些起义将军们同样值得我们记住和尊敬。他们是程潜、张治中、傅作义、邓宝珊、黄绍竑、李书城、李明灏、刘斐、陈明仁、孙兰峰、李任仁、吴奇伟、高树勋、张轸、曾泽生等。

  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中国人民政协组织法,国都定于北平改名为北京,确定国旗国歌及纪年。30日,夜幕将要降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庄严肃穆的气氛中,毛泽东心情起伏,朗声宣读了那段我们熟悉的碑文。

  10月1日,毛泽东穿上特别赶制的黄色将校呢中山装,精神抖擞,缓步登上天安门城楼。为了这一天,他和共产党人以及全中国人民浴血奋战了28年。下午3时,当毛泽东亲手按动电钮,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广场上冉冉升起时,广场上30万人一齐脱帽肃立。与此同时,54门礼炮齐鸣28响,如报春惊雷回荡天地,每一个人的心都被震动着,广场欢腾了,人们一遍遍高呼“毛主席万岁”,毛泽东微笑着,向着人民频频招手,高呼“同志们万岁”。(图为10月1日《人民日报》第一版)。

                  

  这一天,《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指挥了另一场战役,20多位记者奔赴天安门及全国各地:陈柏生、张家炽飞行在人民首都的上空,李庄登上了天安门城楼,金凤采访学生游行队伍,林韦报道开国大典仪式,寒青在长安街,金沙、林晰在武汉,艾方在内蒙,乐夫在沈阳……,他们用激动的心激动的笔真实记录了开国大典当夜人们的狂欢,收藏了一个民族欢庆胜利的激情。胜利是这样的来之不易,人们尽情狂欢吧。

  

(责任编辑:程惠芬)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