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卓反击"被剧组解约":甄子丹用特殊身份踢走我--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赵文卓反击"被剧组解约":甄子丹用特殊身份踢走我

2012年03月15日07:4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赵文文卓被《特殊身份》剧组指辞演一事近日闹得沸沸扬扬,双方说法也不一。昨日赵文卓接受本报专访进行“大反击”,称是该剧主演兼监制甄子丹耍大牌,“他在未征求我意见情况下不断修改剧本,并将我踢出剧组。是甄子丹让剧组停工十天损失上千万,但他把责任转嫁到我头上,让我的声誉受到损害”。此外他还爆料称,甄子丹在剧组霸权十足,和导演、摄影都有冲突。昨日,甄子丹发言人向记者表示:“不是事实的说法,子丹无必要响应。当初是子丹向电影公司极力推荐他演出。得知赵文卓不接通告后,子丹还主动介入调解。如果赵文卓真的那么说,子丹感到极为失望。”而该剧组制片人张望则表示,不是甄子丹要求改剧本,导演霍耀良则称和甄子丹没有矛盾,合作很愉快。

  赵文卓诉说经过

  阶段一·停拍前

  不满剧本改动停拍

  2月9日 等甄子丹改剧本七八个小时

  《特殊身份》是2月8日开机的,我之前对电影非常之期待,因为能和甄子丹上演对打。2月9日是我第一次和甄子丹对戏,到现场看剧本时发现气场不对。后来我看甄子丹和导演霍耀良、摄影师鲍德熹吵起来了,我能听懂粤语,大概意思是因为角色的问题,导演不想改,甄子丹强烈要改。后来摄影师让我先回酒店休息,等了七八个小时后听说剧本改好了。但我去现场拿本子,发现角色、人物性格全部变了,根本没有征求我同意。为了拍摄顺利,我只能随机应变现场改对白。

  终于等到我和甄子丹的对打,我在现场特别兴奋,忍不住都要活动两下,但到拍摄前,他们说把我这场戏取消,甄子丹改为和我片中的手下打,而且没有解释。

  2月15日左右 无法接受角色变化停拍

  后我又在酒店等了六天通告,这时候剧组丢过来一个剧本,我一看整个剧本大肆改动,我的戏份删了很多,而且从主线变成副线。之前签的是双雄类型的电影,现在我彻底变成配角。关键是人物性格也改了,我从一个很冷的角色变成可以拍男人屁股的角色。我决定和经理人公司联系,因为剧本改动太大,我拍不下去了。

  阶段二·停拍后

  被爆耍大牌遭剧组辞退

  2月27日 双方商议发澄清声明

  2月27日包括我、经理人张家振在内在深圳和剧组开会讨论剧本,我带着合约去的,因为里面写明一条:如果要改动剧本必须要和我商议。但进会议室之前,突然就接到一个短信,说香港某媒体发了一个新闻:说我带8个助理、不满剧本有改动离场,之后拒接电影公司的开工通告,还让经纪公司向电影公司发出律师信。我问导演、制片主任和甄子丹等人,他们也都说看到了新闻,但都说不是剧组放出来的消息。

  会议上我问为何要改剧本?剧本有不合理之处可以沟通,但故事主线都改了,能否告诉我一个理由。是甄子丹要改,他说拍摄前他没有看过这个本子。我的经理人建议先探讨剧本的合理性,然后共同发声明称该报纸的新闻是假消息。制片主任和导演答应了,投资方路总也在电话里承诺我经理人第二天要发声明。

  2月28日-29日 剧组拒绝发声明,提出解约

  2月28日突然接到消息说甄子丹不同意发声明,我就问为什么。大家都说不是剧组透露的,都承认是假消息,于是经理人公司和我先发声明否认报道。

  之后,我以为可以继续讨论剧本,结果2月29日凌晨接到剧组的解约声明,之后我接到剧组邮件必须在2月29日12点前退房,然后我就回到北京了。 口述:赵文卓

  剧组回应

  甄子丹建议用赵文卓

  原本甄子丹答应拍的是《终极解码》,我是执行监制,导演另有其人,但因为剧本问题开拍之前半个月,投资方决定取消该项目。前期结账大概损失一千多万,投资方决定开拍新戏《特殊身份》,由我担任导演。甄子丹是义气之人,一口答应不附加任何条件参与演出。换句话说,甄子丹拍《特殊身份》其实是没有另收酬劳的。他同时提出还想赵文卓加入演出其中反派的角色。《特殊身份》剧本当然是重新写过,至于剧组和赵文卓所签的合约内容,我和子丹都不知情。 口述:导演霍耀良

  没有随意删赵的戏份

  从来就不存在甄子丹要修改剧本这回事,而是整个剧组早就认识到剧本有问题,一直在修改当中。电影原本2月6日开机,2月5日赵文卓突然提出加签一份合约,要求住总统套房,开机被迫推迟到2月8日。因为时间紧迫,剧组才硬着头皮签了这份合约。电影随拍随改剧本相当常见,赵文卓不可能没经历过这个。

  请赵来拍戏,就是为了实现双雄对打,这也是影片的最大看点,怎可能随意删减赵的戏份。明显是有人居心叵测,要把甄子丹搅和进来,把事情推到甄先生头上。

  和甄没吵架合作愉快

  开拍以后,赵文卓、甄子丹,和我、剧组在现场都是有说有笑。有一场戏甄子丹还提议再加几句对白给赵文卓。甄子丹在现场确实有骂人,但骂的是武师不认真等。他是动作导演,动作场面我听他的意见,不是因为他凶我怕他,而是希望拍好。

  我和甄子丹、鲍德熹在现场,一帮大男人,拍的还是动作戏,讲起话来会“请问”“请问”这样吗?粗话乱飞就是吵架吗?我、鲍德熹和甄子丹关系都不错,合作愉快。甄是义务做监制,为此推掉了两部片约,在不收钱的情况下将档期延长至6月。口述:导演霍耀良

  对话

  不管后果 就是要说

  新京报:你在进剧组前和甄子丹没沟通过剧本吗?

  赵文卓:没有,只是在北京记者会上见过面,后来就和制片方研究剧本,并将确认好的剧本写到合约里。

  新京报:你在拍摄现场看到不顺利,和甄子丹有交流吗?

  赵文卓:点头寒暄有,但没有机会进行深度沟通。一直都想和他多聊一些,或许性格原因吧,有时候跟他聊天,他答一两句就没下文了。《特殊身份》拍摄现场让我最难受的是气氛,我拍了20年戏没碰到过这样的事,大家永远是在骂声中拍戏,他跟导演冲突、跟摄影鲍德熹有冲突。导演写好的整个剧本他要大改,于是经常会停机。

  新京报:剧组的声明说,你配8个助理,而且每天住宿花费就超过5万块,这是事实吗?

  赵文卓:七八个助理完全是扯,我只有两个助理。我孩子和老婆来探班,但我们是住在同一个套房,住一个人和住三个人费用是一样的。我的住宿条件和片酬绑在一块写进合约里了。我宁可住好一点,片酬拿得少一点这都是我的权利。重要的是你剧组履行了20多天了,才怪我住太好,片酬太贵。拿住宿条件作为一个幌子,用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矛盾的焦点是不遵守合约精神,不征求我同意情况下修改我的戏。

  新京报:你今天的这番话说出来,想过甄子丹那边的反应吗?

  赵文卓:他怎么反应我不管,我说的是事实。他可以站出来对峙。我今天出来之前就想好了,之前很多演员受了委屈,他们不敢说怕被封杀,怕找不到饭碗。我要光明正大地做人,哪怕导致被封杀了,我不干这行了,但我要把这件事说出来。中国电影行业不够规范,很多事是霸权说了算,那要合约干什么?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