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强力收复媒体失地 
程曼丽
  2007年04月17日15:0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叶利钦执政时期,由于他所实行的舆论宽松政策以及"权钱交易"后的权利让渡,俄罗斯新闻业总体上处在一种放任且放肆的状态:政府发布的任何一项政策措施以至法律文件,都会受到媒体,尤其是寡头控制的媒体紧随其后的攻击、谩骂。在一阵阵叫骂的声浪中,不要说政府权威了,就是个人脸面也难以顾全。1999年夏天,叶利钦曾就某电视台开列叶氏家族"罪名"一事派代表与该电视台"谈判",而对方提出的条件竟然是抹去该电视台所属集团在国家银行里的巨额贷款。媒体寡头的势力还一步步渗透到俄政治核心层,开始对国家政权机构施加影响。寡头及其舆论与政府的对立,不但给中央政策的贯彻实施造成了巨大的阻力,同时还导致了人心的涣散和地方上的分裂倾向,使得民族、地区间的各种问题益发突出。

  对媒体寡头的肆意妄为,叶利钦痛恨已极并有心整肃,但念及96年自己谋求连任时古辛斯基、别列佐夫斯基给予的人力、财力以及舆论支持,这只"重拳"无论如何也砸不下去。无奈老迈的叶利钦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他的接班人――普京身上。

  普京是一个铁腕式的领导人,他上台以后着力做的一件事,就是收复失去的舆论阵地,重新树立中央政府的权威。他的"收复"行动分两步走:

  第一步――迫使寡头从媒体领域(有其是影响重大的广播电视领域)退位。

  普京上台之前,两大媒体寡头谷辛斯基和别列佐夫斯基分别控制着收视率颇高的独立电视台、TV-6电视台,同时拥有俄罗斯公共电视台和全国电视台的股份。原俄罗斯副总理、现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总裁科赫就此评论道:"不难想象,一个人拥有如此巨大的潜力,能干出什么事来"。

  从2000年5月起,普京采取一系列强制性措施,削弱媒体寡头的力量。

  2000年5月11日,俄内务部搜查了谷辛斯基"桥-媒体"集团总部及其下属机构,并根据最高法院的决定收缴了为该集团担任保安的保安公司的枪支。2000年6月12日,俄最高检察院以涉嫌经济犯罪为由,拘留了谷辛斯基(获释后,于2000年12月再次被捕)。对别列佐夫斯基涉嫌挪用俄国际航空公司资金一事的调查也同时展开。2000年下半年,有着政府背景的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桥-媒体"集团的独立电视台亏欠其2亿多美元债务为理由,两次迫使"桥-媒体"集团让出股份。2001年4月3日,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通过非常手段,撤换了独立电视台领导成员,对它进行了强行接管。不久,在TV-6电视台拥有少量股份的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卢克伊尔公司也通过复杂的破产法把TV-6告上的法庭,最终电视台败诉,陷于绝境。2002年1月22日,一度以播送新闻为主的TV-6电视台于午夜时分关闭。至此,谷辛斯基和别列佐夫斯基的两大"媒体帝国"已土崩瓦解。

  第二步――收回给予外国媒体的特权。

  1991年"8.19事件"之后,鉴于美国"自由"("自由欧洲")电台在"事件"中的合作表现,叶利钦签署了向该电台提供优待政策的93号总统令:允许"自由"电台在莫斯科开设常驻分部并可在俄境内设立记者站,确保其"自由从事新闻工"。这种优厚的国民待遇使"自由"电台在俄罗斯的土地上自由生长,到2002年,仅莫斯科一地,其听众就达到13万人。然而,在享受俄政府优惠政策的同时,"自由"电台并未给与相应的回报,相反,它无所顾忌的行为常常给俄政府带来各种麻烦和困扰。正如俄总统办公厅新闻局一位发言人所言:尽管冷战早已结束,俄美关系已经提升到互信和合作的新水平,然而"自由"电台的编辑方针却始终没有改变,在对俄公民进行广播时一直坚持其报道的"偏见性"和"选择性",这种取向在对车臣和乌克兰地区的广播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为了改变这种舆论上的被动局面,2002年10月4日,普京签署总统令,宣布叶利钦于1991年签署的93号总统令失效。这就意味着,"自由"电台在俄享有的特权不复存在了。

  对其他外来及外资介入媒体的限制,也于此前展开。2001年4月,当谷辛斯基的独立电视台面临危境时,美国CNN总裁特纳曾打算大量收购该电视台的股份,引起俄方警觉。为了防止类似的情形出现,当年8月,俄国家杜马通过了《大众传媒法》修正案。修正案规定,在建立传媒机构时,外资不得超过50%(在俄罗斯,外资介入的媒体有104家)。

  通过取消"自由"电台特权以及修订《大众传媒法》,俄罗斯政府避免了外国媒体及资本集团大范围影响其国内政治的可能性,从而保证了国家的信息安全。总之,2000年至今,普京分步骤整治媒体市场,使反对派的舆论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他同时利用总统权力,在政策上向国家媒体倾斜,收复了大片失地。他在媒体领域的作为与他治理整个国家的风格是完全一致的。

  应当指出的是,无论前任总统叶利钦还是现任总统普京,都处于俄罗斯社会转型期,他们实行的新闻政策也都是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而调整的。叶利钦的"放"适应了人们力求突破前苏联僵化的新闻体制的要求,因之才有了俄媒体多样化的局面。但是由于控制不力以及金钱政治的影响,致使媒体尤其是寡头控制的媒体不断膨胀,以至妨碍了大局稳定。惟鉴于此,普京采取"收"的战略,以挽回失控的局面。这一"放"一"收"恰恰说明,在社会转型中,没有一成不变、一步到位的方法与模式,十年前的"放"有它的历史必然性,十年后的"收"也是必要的。而社会也就在这"放"与"松"的变奏中向前推进着。(发表于《中国广播影视报》2003年1月14日)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责任编辑:齐爽)


相关专题
· 程曼丽
相关新闻:
· 论“非典”时期的政府传播  2007年04月17日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新闻排行榜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