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党报总编辑的领导艺术--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一位党报总编辑的领导艺术

--追忆于冠西同志办报二三事

谢仲甫

2012年03月29日15:14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新闻实践》杂志供稿   

  于冠西同志是1951年春从山东大众报调任浙江日报总编辑的,至1966年“文革”被夺权时止,历时15年,是浙江日报历届总编辑中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他的丰富的办报实践和经验,受到报界的普遍关注。我现在仅从夜编工作的角度,追忆他当年在办报活动中的几件事情。

  牵牛牵鼻子——抓主要矛盾

  1956年中央对人民日报改版报告批示中有这样一段话:“各地方报纸收到新华社的国内外新闻,除了最重要的以外,不必完全同人民日报一样重复刊登,可以择要改写,也可以不登,以便留出篇幅登载本地新闻。”同时,对如何减少会议新闻也有具体规定。在这之前,一些地方报纸的头版(要闻版)由于新华社通稿选用得太多,会议新闻太多,领导活动报道太多,没有版面刊登本地新闻,难免使读者感到各报要闻版面目雷同,没有什么特色可言。中央的规定为地方报纸办出自己的特色打开了一扇大门,提供了用武之地。

  于冠西考虑的是,报纸要办出特色不能平均使用力量,要集中精力抓好头版头条。提出“抓好头条,带动全报。”有个好头条,要闻版就站起来了,要闻版办好了,会带动其他版向高水平看齐。

  于冠西的办公习惯是,晚上8点上夜班,通常12点以后下班。

  于冠西上班第一件事是审定一版头条,头条落定,再处理其他事情。什么稿件作头条,什么稿件不能作头条,都要从宣传的全局和主题考虑,坚持高标准严要求,精心筛选,从不轻易放过。常常会有这样的情况,各部送上来的头条备选稿件,都不甚满意,于冠西就带着夜班编辑到各部编辑的稿柜里去“翻”,称之为“翻箱倒柜”。每天都有大量稿件涌进编辑部,他不相信编辑的稿柜里没有“珠子”,关键是自己有没有“慧眼识珠”的本事。这样常常有从编辑待编、待发的稿件中找出符合要求的头条。

  抓好头条,光靠选是不够的,那只是一个方面。在于冠西看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方面,就是不断分析新情况,研究头条选题,组织精兵强将,集中力量进行采写。对那些反映重大题材、重大主题的重头选题,总编辑还要精心策划,精心组织,有头有尾地抓好这台“重头戏”。

  头条要吸引读者,要靠精彩的内容,也要靠引人注目的好标题。有的头条内容很不错,但标题一般,稍欠火候,使头条黯然失色,引不起读者的阅读兴趣。翻开报纸,最先映入读者眼帘的是标题。一则好标题,能使新闻“增色生辉”。那些富有吸引力的标题,往往像磁石一样,使人产生“急欲一读”的强烈欲望。不重视标题制作的总编辑是很少见的,于冠西可称是制作标题的行家里手。头条确定之后,接着坐下来,就是制作头条标题,几乎天天如此。他作了多少头条标题,未曾作过统计,但绝不止几百条,上千条,翻开当时的浙江日报,许多一版头条标题都出自于冠西之手。他为了拟一则好的标题,常常是绞尽脑汁,煞费苦心,有时在看清样时还要三番几次地推敲,改了又改。在总编辑表率下,当时编辑部形成一种“题不惊人誓不休”的炼题风气。

  于冠西经常利用夜班工作间隙对那些作得好的标题和作得不好的标题进行评议,并通过《夜编札记》同白班的同志进行交流。作得不好的标题,一个共同毛病是,要不就事论事,要不从概念到概念。于冠西认为,那种就事论事的方法不可取,从概念到概念的方法更不可取。正确的方法是“就实论虚,以虚带实,虚实并举”,这是对新闻事实进行具体概括的方法。

  身体力行——最好的领导方法

  于冠西主持浙江日报期间评论工作比较活跃,浙江日报的社论被新华社播发、人民日报转载的比较多,也有的评论受到毛主席和中央有关领导及省委的表扬。社长、总编辑充分发挥领导者的表率作用,身体力行,积极撰写评论,给大家作出样板。在领导的带动下,编辑记者争相写评论。主编以上,除完成分管工作外,还要完成规定的评论写作指标。大家都有这个体会,评论写作是一项十分艰苦的工作,这除了它的体裁本身决定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要赶时间。有时候思想还没有完全想清楚,为了赶出版时间,就不得不匆忙上阵,一边写,一边苦苦思索。于冠西同志是一位评论高产总编辑,浙江日报许多骨干评论都出自他之手。他承担的写作任务,往往是那些省委要求高、时间要求急的全局性社论,都是些“难啃的骨头”。

【1】 【2】 

 


ceshi
 
(责任编辑:实习生邓军,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