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时评:被通缉记者的底气从何而来

  从“西丰事件”到“跨省追捕”, 记者“涉案”已不是第一次,类似使权力蒙羞的赔礼道歉也不是头一回了。只是,一个“通缉犯”如此自信、料事如神,还是不免让人诧异,如此底气究竟从何而来?

  显而易见,遂昌警方的通缉令并非其所谓的“程序合法”,相反却是“选择性执法”。一般来说,新闻报道的责任主体是媒体,而非从业人员。仇子明的报道都是经过报社审核后发出的,属于典型的职务行为。即便追究“刑事责任”,首当其冲的也应该是报社而非记者。    网友留言

丽水市公安局责令撤销对仇子明刑拘的决定

网友观点:刑拘容易,撤销容易,如何执法?

事件回放
      2010年5月初以来,网上连续出现“揭黑:中国国企第一贪——用89万元侵吞6亿国有资产”等文章,凯恩集团以商业信誉被损害为由,强烈要求遂昌县公安局立案侦查。遂昌县公安局于2010年5月20日立案侦查。

      遂昌县公安局在调查中又发现,《经济观察报》仇子明在有关媒体连续发表“凯恩股份‘偷天换日’谜团”、“凯恩股份再调查:隐瞒的关联交易”、“凯恩股份电池业务前景不明巨额关联交易价值几何”、“新华资金被忽悠4700万元接凯恩股份‘飞刀’”等4篇文章。根据仇子明公开发表文章的内容,遂昌县公安局认定仇子明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并于2010年7月23日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对仇子明作出刑事拘留的决定。

      7月29日,丽水市公安局调查核实后认定:遂昌县公安局目前对仇子明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采取刑事拘留的决定不符合法定条件,责令遂昌县公安局立即撤销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决定,并向其本人赔礼道歉。[详细]
各方回应
  • 仇子明
      仇小爷正在某地隐居,悠闲地抽着烟,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遂昌公安局,有本事就抓到我。

    经济观察报
      “本报对丽水市公安局的决定表示赞赏。”回应称,凯恩集团试图压制舆论监督,诬告本报记者,致使本报声誉受损,记者人身安全遭到威胁。《经济观察报》社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新闻出版总署
      一贯支持媒体记者正常合法的新闻舆论监督,新闻采编人员合法的新闻采访活动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干扰、阻碍新闻采编人员合法的新闻采访活动。

    中国记协
      已收到申诉材料,记协将根据进展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 警方
      遂昌县公安局已于7月29日上午10时,撤销了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决定。同时,丽水市公安局表示,将对该案件办理情况作进一步调查,查明情况后依照法律规定追究责任。

    凯恩董事长王白浪
      我们遭受了有组织、有计划针对凯恩展开的全方位攻击。我不知道仇子明是不是故意的,还是确实理解错了。相信警方会继续调查,我希望仇子明没问题,也相信他没问题。希望公安机关不要追查某个人,而是调查幕后真正的主使者。

    网友
      浙江遂昌公安局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近年以来闻所未闻的,可以肯定这是一起公权的乱作为.践踏民主和法律,也许还有腐败和官商勾结的嫌疑.浙江省纪委应该介入此事件,对违法乱纪的人员作出严肃处理.对所谓的明星企业要彻底追究违法事实。
调查
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被警方通缉一事怎么看?
反对
支持
不关注
仇子明其人
《经济观察报》声援
官网声明
  《经济观察报》28日通过其官方网站对外发表公开声明,提出五点意见,指出其记者仇子明因对浙江凯恩特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正常新闻报道而被网上通缉,经济观察报社深感震惊,对仇子明及其家属的状况深感担忧。
总编助理郭宏超
  对于有人试图借助公权力压制舆论监督,威胁新闻工作者人身安全,表示强烈谴责;报社已向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以及新闻出版总署递交抗议材料。
律师项武君
  当地公安机关作为掌握公权力的机构,应该审慎合法行使公权力,维护公民权利。他们将尽一切可能捍卫媒体和新闻记者的合法权益。
同事
  报社同事在仇子明MSN和外联通讯工具上写下“如果需要审判舆论监督,那么请让我们一起站到被告席上”。一名编辑说,浙江警方此举伤害了报社记者的感情,希望事件能得到及时纠正和公正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