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不能对弱势群体搞“虚假救援”

——以电影《不能没有你》为例

徐生权

2010年11月03日14:23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新闻爱好者》供稿

  摘要:面对众多需要救助的弱势群体,媒体往往因“新闻价值”或其他因素的考量而对弱势群体进行“虚假救援”,媒体对弱势群体不幸遭遇报道的背后隐藏着对提高自身发行量或收视率的动机。不过即使媒体有心救助弱势群体,受媒体权力的限制,媒体其实也无力解决弱势群体背后的问题。媒体对弱势群体的救助应当承担的责任是替弱势群体“陈情”,将相关社会问题“放大”的功能,真正对弱势群体的救助,还需要政府、慈善组织、个人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参与。

  关键词:媒体 弱势群体 社会救助 《不能没有你》

  2003年,台湾曾发生一起轰动一时的事件:一男子抱着他的亲生女儿,攀爬到台北火车站前的天桥栏杆上,要跳下去自杀,警方与其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冲上前制止住他。当时有超过6家电视台做了实况转播,过程长达20分钟。然而在事情发生两天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一家媒体作后续报道,更别提去关注这对父女希望用“自杀” 所要解决的问题,于是这起新闻事件中的父女情感以及最终处理结果就以不了了之的方式消失在大众的视野内,跳天桥男子很快就被人们遗忘在终日喧嚣的政治斗争与八卦的新闻事件中。①

  2009年,台湾导演戴立忍将此事拍成电影《不能没有你》,获台湾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原著剧本、年度台湾杰出电影4项大奖。电影再度引发人们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其中媒体在事发时的趋之若鹜,在事情结束之时的骤然消失的负面形象也暴露无遗。

  媒体对弱势群体的“虚假救援”

  电影中有这么一个镜头,当走投无路的父亲带着女儿再次来到台湾内政部警署找王组长时,在门口遇到正要往内政部警署采访的电视台记者,他恳请电视台的记者帮忙传话,结果记者冷冷地回了句:“我们是政治线的,不认识什么王组长,请你去找社会线的。”记者无情地拒绝了弱势群体的求助。而当父亲抱着女儿跳天桥之时,这两个自称政治线的记者却冲在了最前面,高喊:“先生,先生,请问一下,你为什么那么委屈?先生你有什么委屈可以跟我们电视台说。”媒体事前事后截然不同的态度着实反映出媒体对弱势群体的“虚假救援”,即他们的救援并非源自媒体对弱势群体的同情与可怜,而是另有其他利益因素的考量。

  在弱势群体遭遇困难之时,媒体往往成为弱势群体求助的对象。此时,弱势群体期待媒体能够肩负舆论监督,为民伸张正义的责任。弱势群体也往往对媒体产生依赖心理,当行政途径、司法途径或其他申诉途径均不能解决问题时,求助媒体往往成为弱势群体的最后选择。

  电影《不能没有你》中的父亲的行为演进也跟此一样。他首先试图通过行政程序来解决女儿的户口问题,但因为女儿是非婚生,生下他女儿的“女朋友”也跟他人结了婚,所以他不是女儿的法定监护人,当地的户政事务所以此为由拒绝了他的申请。行政程序无法解决问题后,他所采取的办法是到台北向一位同为客家族的立委陈情,试图通过权力集团内部人士的运作来解决他的问题,然而,政客的敷衍应付以及官僚主义的存在只使得他空欢喜一场。最终,他只能通过跳天桥高呼“社会不公平”来寻求社会关注。

  在他们跳天桥时,超过6家电视台的出现无疑让这个父亲看到了自己问题解决的一丝曙光,当所有常规手段都无法解决问题之时,媒体报道往往成为弱势群体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然而作为弱势群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媒体,在这个父亲被抓之后,他们骤然消失的速度如同他们来时一样匆匆。不难看出,媒体对弱势群体不幸遭遇的报道只不过是抓住了这不幸遭遇背后的能够引发人们共同关注的“新闻价值”,而对弱势群体的不幸遭遇本身则是一报了之的态度。

  电影中,媒体记者在采访途中对民众的悲惨遭遇无所察觉,或者是有所察觉而不愿意帮忙,媒体记者对弱势群体的冷漠可见一斑。片面追求发行量或收视率的媒体,往往只关注那些具有显著“新闻价值”的事件,而对弱势群体的一般性遭遇,即那些还处在发展期,不直接关乎生死存亡的普通遭遇,媒体多不予主动持续关注。但一旦弱势群体的不幸遭遇引发悲剧之时,媒体往往又到达得比谁都快,而且还打着“伸张正义”的幌子,开始假惺惺地给予人道主义关怀。可以看出,媒体在选择帮助解决弱势群体的诉求时有一个甄选机制,那就是事件的新闻轰动效应。倘若不能引起足够大的新闻轰动效应,媒体则对弱势群体的不幸遭遇置若罔闻,待矛盾激发之时再适时出现。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的媒体,不再把弱势群体的诉求当做自己的首要考量,弱势群体的悲惨遭遇在媒体面前成了提高发行量或收视率的极佳题材。媒体在此时的角色是一个商人,弱势群体的悲惨遭遇成为其贩卖的商品。电影《不能没有你》中的媒体即是如此。

  反观我们的大陆媒体,比起电影中那些对弱势群体进行“虚假救援”的媒体而言,他们能够较好地承担救助社会弱势群体的责任。但是这种责任担当多少有些“被动的”意味:遭欠薪的民工数以万计,然而都是在民工做出跳楼讨薪或讨薪遭毒打之后,才有媒体趋之若鹜式的关注;南京的民工在立交桥下被冻死,才有媒体呼唤社会关注的报道,事发前,又有多少媒体记者“路过”而视而不见?

  民众遇到困难时对媒体的“依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媒体对无数社会不公事件的麻木,面对众多“找上门来”需要救助的民众,媒体已是“应接不暇”了,“甚至有人在网上发帖说:身患疑难杂症,找记者,不要找医生”②类似的这种求助已让媒体丧失主动救助弱势群体的可能,因为毕竟任何一家媒体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媒体以及媒体记者也不可能终日将自己工作的重心放在弱势群体身上。

  但是这些都不能成为媒体对弱势群体的救助实行“虚假救援”的理由。“虚假救援”说到底是媒体从自身利益出发,对弱势群体的关心并非源自内心的善意。这与媒体有心去帮助弱势群体而无力帮助是两码事。而现在,我们的媒体大有往“虚假救援”方面发展的趋向,一个比较极端的表现就是借关注弱势群体之名,来深挖弱势群体的痛处以吸引人的眼球,看似救助其实变成了炒作。

  原本是宁波街头乞丐的程国荣,因为网友在天涯论坛上的一个帖子而走红。这个帖子中发布了数张把他称为“犀利哥”的乞丐照片,“因他放荡不羁、不伦不类的感觉以及那原始版的‘混搭’潮流,使潮人们眼前一亮,被网友开始追捧,并加以 ‘人肉搜索’,并有众多PS高手纷纷对犀利哥进行PS恶搞。”③此后,“犀利哥”迅速走红网络。

  “犀利哥”走红之后,众多媒体蜂拥而至。面对记者穷追不舍的镜头、话筒还有人们过度的关注,“犀利哥”开始变得无所适从,变得恐惧。由此引发的对“犀利哥”救助的道德争议也在网络上出现。“犀利哥”已到宁波乞讨了七年,这七年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来关注他,但当他在网络走红之后,媒体却又迅速赶到,像“蚊子见了血”一样地扑向“犀利哥”,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不过是媒体借机炒作罢了。所谓对“犀利哥”的救助也就成了一场“虚假救援”,媒体救的并不是“犀利哥”,而是自己的发行量与收视率。

  当然,我们也不能否定所有参与救助的媒体,不管其动机如何,其对弱势群体的报道还是促成了事情的解决。当然即使媒体有心,事情也未必如弱势群体所期待的那样顺利解决,这就牵涉到对媒体权力的思考。


【1】 【2】 

 



(责编:赵光霞)
相关专题
· 传媒期刊秀:《新闻爱好者》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英媒评2010年12张最佳图片英媒评2010年12张最佳图片
一夜情有益社会应鼓励?一夜情有益社会应鼓励?
盘点赵本山宋丹丹春晚那点事盘点赵本山宋丹丹春晚那点事
崔永元炮轰收视率调查不真实崔永元炮轰收视率调查不真实
   精彩新闻
·[教育]台高学历美女艺人卸妆大比拼 东莞男童莫名"午睡死"
·[教育]老师令65名同学打一学生 甘事业单位招考团体作弊
·[科技]地球会越来越冷 明年我国将发射神八等20余颗星船
·[科技]华中科大副教授因论文造假下岗 核污染村白血病多
·[娱乐]周立波迎娶富婆女友排场大 上海婚宴内场照曝光
·[娱乐]传张杰谢娜20日登记结婚 周慧敏AngelaBaby同台
·中国高铁渐吞市场 部分民航支线被迫停飞
·五粮液为“身份需求”涨价 每瓶提价50元到70元
·煤企涨价重击电企软肋 发改委强硬干预电煤谈判
·“十二五”投资3000亿安徽发力旅游产业
·农业部将继续提高粮食收购价
·[教育]公私幼儿园收费将统一 3年内基本缓解入园难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
·人民网老总访谈录 · 报网互动:报业开往春天的地铁
·期刊界的盛宴:第36届世界期刊大会
·第三届华赛摄影作品欣赏
·新闻人生范敬宜 · 倾听梁衡 ·  更多传媒精英
·党报的改革与发展  ·新闻院校媒体展
   传媒热图
“传奇名嘴”徐滔当官“传奇名嘴”徐滔当官
胡紫微推新节目<投资有理>胡紫微推新节目<投资有理>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