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微时代”舆论的畸变形态--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论“微时代”舆论的畸变形态

李铁亮

2012年02月10日14:21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新闻爱好者》杂志供稿

  【摘要】在这个以微博作为传播媒介代表、以短小精练作为文化传播特征的时代,人们获取信息、了解事件、参与事件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条件和媒介环境的变更使人们的心理态势也随之产生变化,相伴而来的就是舆论形态上的畸变。

  【关键词】微博;媒介环境;畸变

  网络——畸变舆论产生的温床


  网络开始发展的头几年,人们给这个时期起了个洋气的名字,谓之“e时代”,它为世界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其触角伸向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先知”马歇尔·麦克卢汉预想的“地球村”已成为现实,可是“先知”的预想又怎能快得过科技,如果麦克卢汉今天还健在,他万万不会想到他预想到的“地球村”放在今天已过于庞大,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微时代”已经悄然到来,有人说,“微时代”即以微博作为传播媒介代表、以短小精练作为文化传播特征的时代,“微时代”信息传播速度更快,传播的内容更具冲击力和震撼力。在笔者看来,“e时代”代表了网络初期,即技术的萌芽期,而“微时代”则是网络青春期,肆虐而张狂。“微”形容了瞬息万变的媒介,它代表的是物理上的能力场,把物质的、现实的世界通过媒介的力量虚拟化,与麦克卢汉“地球村”的说法形成比照,把这个世界不断缩小、缩小、再缩小,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微小的用肉眼看不到的质子。

  每一个正常思维的人,都有一种感知外界精神的能力,诺埃勒·诺依曼(Noelle-Neumann,E)称它为人的“准统计器官”(quasistatiscal sense organ)、“统计直觉”(statistical intuition)和“意见器官”等。一个人开始思想、说话或写作时,都会既清晰又模糊地意识到,有许多观念包围着自己。这些观念的存在形式是多样的,但有一个共同点,即它们处于“我”以外。在这个意义上,李普曼(Lippmann,W)说:“这些其他人头脑里的想象,他们自己的情况、他们的需要、意图和关系等都是他们的舆论。”舆论的形成因不同的社会环境、公众心理,以及舆论客体的差异,很难给出一个标准化的形成公式,但是舆论总会有一个大致的轮廓概念环绕着它的滋生和成长,那就是社会变动、较大事件的发生刺激意见的出现,特别是与多数人持有的信念相矛盾或与他们的心理期待相契合的事件;意见在社会群体中的相互趋同。然而在网络“微时代”,舆论形成、传播的速度已是迅雷之势,速度的不可思议性有可能使舆论的外体扭曲,传者的不确定性易使舆论形态产生错位,从而导致舆论的畸变。

  新浪微博、Twitter等微博客的出现,宣告了新的网络媒介的诞生。140个字的限制,裂变式的传播方式,传播终端的便携式,使得微博特别适宜于承载碎片化的信息,体现社会深层群体的意见和情绪。然而这些看似优势的特点却滋生了畸变舆论的形成与成长,产生这种畸变舆论的原因有几点:一是作为新生媒介,微博把关制度还不完善,致使一些极端言论在其中传播,特别是社会上一些不法组织以普通草根的名义所发出的具有欺骗性、煽动性的言论。二是传播信息群体本身就是不同的人群,他们无论是文化素养、家庭背景还是心理成熟度都各有不同,所发信息有时也只是大脑中的一些闪念,这种片面化的信息有时候也能够引起畸变舆论的迅速传播。三是面对较大社会变动或者是突发事件所引发的公众情绪型的舆论。面对突发事件,公众难免会产生一些负面情绪,诸如焦躁、恐惧、冷漠、抑郁等。这些情绪对待信息的辨识不能够保持冷静的思考,导致人们对于主流媒介的不信任,更容易相信深层群体所发出的信息,最后致使舆论的畸变。例如“7·23”动车事件,由于事件的突发性以及主流媒体对事件报道的客观性,导致许多不实言论在微博中迅速蔓延,事件本身牵扯到生命、出行等人们最为关切的问题,所以导致微博中言论的众说纷纭,使人们无法辨识信息的真伪,所以只能依据自己的感性因素去追随一些多数的言论,从而使舆论产生畸变。网络出现以前,舆论的畸变形态也存在,但那只是社会中传播速度极慢、影响力极小的留言,而网络的出现,对社会的重要推动作用是不可否认的,但同时也为畸变的舆论提供了温床。

【1】 【2】 【3】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