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图像的选择与国家形象传播 (2)--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视觉图像的选择与国家形象传播 (2)

崔莉萍

2012年05月03日13:51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选择具有角度意义的视觉图像

  相同事物不同视角产生不同的认知,千万个西方人就有千万种他们眼中的中国形象,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以艺术方式塑造、引导并形成他们眼中有利于我们国家利益的国家形象。目前中国已经呈现给世界的国家形象主要是什么呢?薄智跃(2010)从“好感”角度综合研究,详见下表[2]:

  这个研究具有普遍性,比较客观地说明了中国在全球的国家形象。基于西方发达国家的影响力,我们的视角还是放在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国家形象塑造。

  如果从视觉图像的角度来考察近几年中国所传达出的国家形象,则显得既模糊又矛盾,混乱不清。中国在新旧交替中,在传统文明与西方现代文明共同影响下还没有找到一种既不同于西方现代文明又能突破自身传统束缚的精神文化,所以视觉表象就显得纷纷扰扰而具无序性。这种鱼目混珠、众生百态的视觉呈现传达给西方人,加剧了他们的担忧,因为他们无从判断中国方向、中国现状以及未来是否会影响他们的生存。反而视觉图像的无序性给了他们“妖魔化”中国的依据。陈林侠、彭云峰(2010)认为:“我国在多种民族文化全球范围内越发激烈竞争中的颓势,再次标识出‘共享’意义的民族共同体的贫弱与匮乏,除去源自西方文化的人性价值话语,中国电影似乎寻找不到足可傍依的思辨力量与理想价值,这在根本上制约了国家形象的构建。”[3]不唯电影艺术表现,扩大点说,“足可傍依的思辨力量与理想价值”的缺失,是造成当前视觉图像呈现失序的根本原因。

  内容与形式的辩证统一关系,决定了在内容尚且混沌含糊之时,依托于内容存在的形式必将散漫无稽。如果从视觉图像呈现形象角度而言,反映出国人在近200年的中西文化碰撞中存在的精神焦虑与文化认同等问题。台湾学者韦政通20世纪70年代提出中西方文化冲突带来了三个问题,即认同问题、适应问题与社会不安,正是现在大陆文化的真实写照。[4]在这个新旧交替、各种文化大碰撞的全球化传播时代,保持中华文化民族性与可持续发展是当前具有角度意义视觉图像呈现的选择。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2010年撰文提出“塑造符合国情和时代精神的良好国家形象”[5],就是当前具有角度意义的最佳诠释。“符合国情”本质立足于传统继承,“时代精神”则体现当下,政府对于良好国家形象塑造的目标正是“继往开来”之意。“继往”——我们可以从传统文明中寻找古人最初的质朴哲学观,用视觉图像来解释当下中国,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传统价值观的再现。在这一点上,2011年国家形象宣传片《角度篇》就做得不错。而且中央政府近年来的一些大型国际活动所传达的精神也是传统价值观的再现:“和谐世界”的提出、2008年奥运会上的“和为贵”等,一定意义上就是传统“海纳百川”、“包容”理念的当下表现。只不过我们在运用古人思想解释当下现状时,常常缺少时代精神或曰没有变通而显得与当下有些割裂,是以我们视觉图像展现有复古倾向而缺乏与时代共融。所以,在我们还没有寻找到“足可傍依的思辨力量与理想价值”的时候,真实而有角度的视觉图像选择是视觉艺术最恰当的选择。“真实”自然毋庸置疑,“有角度”的思辨,笔者认为主要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实现。

【1】 【2】 【3】 【4】 【5】 

   
 
(责任编辑:赵光霞、张玉珂)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