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图像的选择与国家形象传播 (4)--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视觉图像的选择与国家形象传播 (4)

崔莉萍

2012年05月03日13:51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相较复古,模仿更难精神独立。如果我们承认创造起于模仿,那么对于中国而言,向先进的西方模仿学习是必经之途。问题是是否西方的一切都适用于中国,如果不适用,应做怎样的调整,才是我们艺术家思考的本源所在。毫无疑问,在现今中国人生活中,西方视觉图像与图像所代表的价值观比比皆是。国人在被动接受并模仿的过程中,怎样有选择地接受并且进行适度调整,这个过程,就是对模仿的突破与新思想的建立。鉴之于史,汉民族对外来文化的包容与吸收具有优良传统,这也是人类文明多样化发展的历史经验。对西方模仿的实质应该是以新形式(科学技术)表现新内容(新思想)。遗憾的是,目前国内大多数艺术家还停留在以新形式(西方技术)表现旧内容的阶段,诸如电影《宝莲灯》、动漫《中华勤学故事》、新中式建筑等,所谓新瓶装旧酒,形式是新,但内容是旧。这仍然是当前国内视觉艺术表现的一个巨大内容。当然,更有以新形式表现西方文化价值观的艺术呈现,诸如一些国际品牌发布的所谓具有中国元素广告,日本丰田“霸道”汽车、立邦漆“巨龙滑落”、耐克“恐怖斗室”广告等,其基本立场与要表现的主题根本是混乱无知。[8]对于西方模仿的突破,其实质应该是新形式、新中国。假如我们还没有找到“足可傍依的思辨力量与理想价值”,那对现实客观存在的视觉呈现就是较佳的选择:呈现现实存在,进而凝练理论。客观地展示本身就是一种态度,更能赢得人们的尊重与思考。2011年的中国形象广告《角度篇》在客观呈现这一方面做得很好,展示现实中国存在的各种视觉焦点,以思辨的方式呈现问题存在,并不急于找出答案,这是一次很成功的国家形象宣传片。

  只有对当下国内复古与模仿的视觉艺术进行突破,才能比较客观真实地传达一种新的、当下的中国形象,基于西方人的心理,我们应该在保持传统、融合包容并创新西方现代文明这两个方向着力,即“继往开来”。

  视觉图像选择的艺术审美维度

  从谢赫开始的“气韵生动”到王维、苏东坡等人的“文人画”形成,徐复观认为中国艺术是象征艺术,基本可以涵盖中国艺术特征。这个认知基本上表现出中国传统文化中经史子集的排列顺序以及对技术一类“雕虫小技”的鄙视。至19、20世纪,西方把注重理性表现、讲求科学技术写实艺术传入中国,中国艺术在失去强大文化支撑的背景下也逐渐丧失信心,多是一边倒走向西方艺术。20世纪徐悲鸿、刘海粟、吴冠中等几位艺术大师的艺术经历都印证了这一点。抛去他们在国际上的艺术地位不说,这些艺术大师在经历西方艺术洗礼后最终却都转向中国艺术,何也?其实,在19、20世纪摄影术发明后,艺术图像的意义被人们重新思考。丹尼尔·贝尔说:“当代文化正在变成一种视觉文化,而不是一种印刷文化,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9]视觉艺术在丧失写实记录基本意义之后,西方实际上也开始走向“后印象艺术”、“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再次赋予图像在写实之后的“象征意义”,使得图像具有符号化思维过程,从这一意义而言,中国艺术比西方艺术更早地实现了符号的象征意义。

【1】 【2】 【3】 【4】 【5】 

   
 
(责任编辑:赵光霞、张玉珂)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