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民意与公民社会建设 (2)--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网络民意与公民社会建设 (2)

苏一凡

2012年05月07日14:47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二)从偶然性到常态化。网络民意的形成,最初沿着个人发帖—网友转贴—媒体介入—政府回应的单线模式发展,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它始于少数人基于各种原因发出的网帖,传统媒介的关注度是其能否形成民意力量的关键。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网络大军的行列,有的甚至实名举报,而媒体和政府也积极主动予以回应,形成了循环反馈的互动模式。

  网络民意与公民社会的联系

  公民社会指的是国家或政府之外的所有民间组织或民间关系的总和,是民间的公共领域。它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也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必然要求,其组成要素是各种非国家或非政府所属的公民组织,包括NGO、社区组织、公民志愿性团体、协会、利益团体和公民自发组织起来的运动等。[1]狭义的公民社会可以理解为公民组织。其重要特征是公民拥有独立的意见表达和行为能力,而这也正是网络民意与公民社会最为相通的地方。当然,除此之外,两者之间也存在一定的价值背离。

  一方面,网络民意的形成,使得越来越多的公民更加关注国家和社会。根据CNNIC发布的《第2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网民规模在2010年继续稳步增长,总数已达4.57亿,占全球网民总数的23.2%,互联网普及率也攀升至34.3%,较2009年底提高5.4个百分点。全年新增网民7330万,年增幅19.1%。人数如此庞大的网民在网络世界里先行一步从事公民社会实践,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不少网民受过较高程度的教育,懂得如何获取和甄别信息;关注公共事件,勇于承担公共责任;借助新媒体平台追求社会公平正义,共同推进中国的民主政治进程。例如,2002年11月名为“我为伊狂”的网友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和新华网“发展论坛”发表了一篇近2万字的文章——《深圳,你被谁抛弃?》,吸引了网络媒体的广泛关注。两个月后,时任深圳市市长与文章作者进行了对话。半年后,国务院调研组到达深圳,专门邀请作者参加了深圳问题研究座谈会。凭借网络传播的力量,各种意见最终汇聚成一股空前的建设力量,并产生了强大的现实影响力,不断修正和监督政府的政策决策。

  另一方面,网络民意固然与公民社会有着内在的关联,但其自身也存在诸多不足,可能导致它与公民社会的偏离。首先,就网络民意形成的主体而言,网民本质上还是公民,他们的权利不可能超出现实社会中的公民权利。也就是说,网民不是公民和公民权利存在的唯一方式,网络社会也不能涵盖公民社会的全部内容。特别是它的匿名性,使其带有强烈的模糊性和不稳定性,与公民社会的要求背道而驰。其次,就网络民意的代表性而言,它也只是全部网民意愿的一部分。从互联网普及率上看,各地区的互联网发展差异依旧明显,分布很不均衡。东部沿海地区的网民数量大大多于西部内陆地区。从年龄层次上看,2010年我国20~29岁、30~39岁、40~49岁的网民分别占29.8%、23.4%、12.6%,其他年龄段的人群较少。从学历上看,2010年网民中初中学历人群增加明显,占32.8%,高中学历、大专和本科及以上学历网民也保持相对下降的态势。[2]更重要的,真正参与网络评议,并最终聚合成网络民意的,实际上主要是25~40岁的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网民。再次,就互联网在中国的规范程度而言,虽然目前它发展很快,但由于网络具有的虚拟特点和网民道德失范等多种因素,国家尚难以对它进行有效监管,相应的自律组织也没有形成,因此网络民意有时不可避免地受到扭曲和冲击,特别是为数众多的“网络水军”的加入,大大增加了区分网络民意真实性的难度,严重影响了它对公民社会建设应有的积极作用。

【1】 【2】 【3】 

   
 
(责任编辑:赵光霞、白真智)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