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风格与用语的历史嬗变和演进--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纽约时报》风格与用语的历史嬗变和演进

吕雪澜

2012年05月07日15:13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新闻爱好者》供稿

  【摘要】本文从《纽约时报》1923年至1999年间不同版本“风格与用语”文本出发,分析创始人奥克斯提出的“形式与精神”如何通过在体例、用语、新闻政策的嬗变和演进中得以展现,同时探讨风格与用语如何在时代变迁的背景中把握高品质新闻的标准。

  【关键词】《纽约时报》;风格与用语;嬗变与演进

  1896年8月19日,阿道夫·奥克斯接手《纽约时报》后发表办报主张,从形式和精神两方面规定了时报的特质:“精简动人”和“合乎良好社会之规矩的文字”为其形式,“既无畏惧,亦无偏袒,不顾党派、部门或利害,以公正不阿的态度报道新闻”[1]为其独立、公正之精神。

  虽然提出了经营总则,不过即使是奥克斯时代最为重要的总编辑范安达“既对文学风格不感兴趣,也不在意良好的写作”[2],它的体例和用语系统在当时仍未建立。《纽约时报》档案记载最早的编辑手册出现于1895年,不过已无存迹。现存手册中最早可追溯至1923年,这本40页的小册子规定了驻海外人员发送电报的抬头,提醒印刷工人体谅广告商的“智慧(或缺少智慧)”,并罗列了一些拼错频率较高的字词。从1923年到1999年的70多年历史中,这本小册子不断得到充实和改进。它的嬗变和演进既是近百年新闻操作的缩影,同时也是《纽约时报》品牌发展的线索。

  20世纪50年代:体例的最初形成

  为了实施“刊登一切适合刊登的新闻”的原则,《纽约时报》记者被要求在报道中写出所有新闻细节,加上记者收入以字数为标准,20世纪20年代《纽约时报》就开始出现文风拖沓、用词累赘等问题。在主编凯特里奇的授意下,西奥多·伯恩斯坦1951年开始每两三周编印一次名为“Winner & Sinner”的内部公报,评点时报写作的优劣。

  公报的意图在于“让文章写得更好、编辑得更好、更有意思、更容易理解”[3]1,并以此成为50年代拯救时报文笔和文风问题的利器。《纽约时报》对用语采取中庸态度,即取过于传统的语法家标准和过于自由的大众用法之间的“中间位置”[3]3。在具体措施上特别强调废除“惯用语的冗余”,直击时报文风弊端,“一些词语的使用虽是惯例,但它的存在近似于夹克衫袖子上的纽扣,毫无必要”[3]7;其次是用词恰当的问题,如firm和corporation是有差别的,并不能通用。

  伯恩斯坦从“低俗趣味”的角度解释了《纽约时报》的风格品位。他认为,宗教、身体痛楚、死亡和受伤、流血、流汗和污秽、暴力,以及种族、信仰、原国籍都是必须谨慎处理的敏感问题,要看是否适合伴随早餐的鸡蛋和咖啡进行阅读,以及提及本身是否具有相关必要性。极少的例外是,新闻可以提到总统先生心脏病突发后的排便情况。”[3]143

  《纽约时报》在两次世界大战时期以新闻报道量多和客观的态度取胜,作为技术细节的体例和用语仍未浮出水面。最初的体例系统虽已形成,却仍不够丰满。为了追求形而上的纯洁,《纽约时报》形成了一种带有强迫性文字洁癖的品位原则,并一定程度上牺牲了读者有必要了解的“不洁”细节。

【1】 【2】 【3】 【4】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责任编辑:赵光霞、白真智)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