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不让须眉,矿区绽放美丽--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记者走基层见闻之十一

巾帼不让须眉,矿区绽放美丽

——记神东煤炭大柳塔煤矿洗选中心调度室女子班

记者  韩莎莎

2011年10月19日15:42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王玉英,在调度中心工作三年之后,经过选拔,她成为大柳塔煤矿洗选中心唯一一名女技术员。(人民网韩莎莎摄)
王玉英,在调度中心工作三年之后,经过选拔,她成为大柳塔煤矿洗选中心唯一一名女技术员。(人民网韩莎莎摄)

  
【1】 【2】 【3】 【4】 【5】 

 


  “注意一下801号皮带的传输情况。”“控制一下补水阀的大小,水量已经足够了。”记者刚走进神东煤炭集团大柳塔煤矿洗煤厂调度中心,就听到调度员正通过对讲机与技术人员进行沟通。

  这个调度中心很特别,清一色的女工。一共9个人,却担负起了整个洗选中心的调度工作。而且事无巨细,包括协调煤炭的清洗,外运装车;机器设备的检修,故障的排除;生产环境的监测,工人的安全;甚至包括联系送水工为工人们及时配送桶装纯净水。繁杂的工作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心,这也正是女子班的由来。

  调度中心是神经中枢,我们负责上传下达

  问及她们如何看待自己发挥的作用时,她们中的一员,冯小玲说:“调度中心就像是神经中枢,所有的信息在这里集中,而我们负责上传下达。”冯小玲自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毕业后,2009年加入神东煤炭集团,来到调度中心工作。

  “你看,每个数据都代表着正在运转的机器,这个801就是那条传输煤炭的皮带。”她一边指着电脑上不断跳动的数字,一边示意记者看办公桌前3米开外的大屏幕显示的正在运煤的传输带,“每条传送带的核定运输量是2200吨,如果低于这个量,就要耗费更多的电。如果超出这个量,皮带承受不了,就会压死,进而影响煤炭产量。因此,我们要不断监控这些数据,不能出错。”

  处在神经中枢的位置,调度员们不仅仅要紧盯这些数据,还要具备基础的机械知识,要经常深入现场学习知识。在洗选中心有磁选机、脱水筛、离心机、螺旋弧形筛、高频带、刮板机等等三四百台机器,每台机器的运转情况,工作原理,以及基础数据,她们都要了解并且牢记。除此之外,还要具备选煤、装车、运输、通风等生产知识,掌握选煤厂当班的安全、生产、煤质、装车等指标的完成情况。因此,每来一位新成员,都至少要花两个月才能熟悉整个操作。

  “我们必须随时与生产车间保持联系。每进行一次操作都要与现场联系,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说话时,她又拿起了手中的对讲机。当机器需要检修,或者监控数据有异常时,她们必须及时沟通解决问题。如果矿区有什么要求,她们则负责传达给各个车间。

  我们必须紧绷神经,因为设备是会“吃人”的

  女子班的工作看似繁琐、枯燥,却又十分紧张。

  如果在监控过程中,调度员没有将设备选在集控位起车或者选择画面不正确,没有及时发现调度画面的不正确信息或报警信息,出现事故调度员不能正确调度解决事故,或因调度不力造成事故延长或扩大,都将影响到煤炭的生产。

  据她们讲,如果某台机器需要进行检修,检修人员明确通知调度室对要检修的设备进行停电。调度室接到停电请求后,通过工作票或对讲机命令电工进行停电作业。电工根据调度室命令执行完停电、验电后,明确通知调度室设备已停电。调度室接到设备停电的通知后,方可通知设备检修人员进行检修。停电后的开关必须挂“禁止合闸,有人工作”标示牌,未经停电人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摘牌送电。以上各环节调度员都必须认真填写记录,包括申请停电人、停电时间、停电的设备号、停电操作人、验电人、送电时间、送电的设备号、送电操作人等。如果在通电过程中没有及时与检修人员进行有效沟通,在人员未撤离工作区的情况下恢复通电,极有可能酿成悲剧。用她们的话讲,“机器会吃人的”。

  “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压力还是挺大的。”王玉英说。她刚从调度中心考取技术员,现在深入洗煤车间,说到安全方面,她有更深刻的感受。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有自己的打算

  这个团队的平均年龄是27岁,正处于满怀激情和梦想的阶段。她们选择了在矿区,在调度中心奉献她们的青春。

  煤炭的开采和加工是24小时连续作业,作为神经中枢的调度中心当然也需有人24小时坚守岗位。她们实行白班、夜班两班倒,每个班由两个人组成。调度员值白班要工作10个小时,夜班要工作14个小时。中午吃饭时,一个人去食堂打饭,另外一个人留在调度室。

  虽然从事着紧张而又单调的工作,她们并没有表现出厌倦。相反,在她们讲述自己打算的时候,语调中透出一种满足和隐约的洒脱。

  王玉英,2008年1月加入神东煤炭集团,在调度中心工作。三年之后,经过选拔,她成为大柳塔煤矿洗选中心唯一一名女技术员。

  2011年矿区首次开放对技术员的考试。通过对工厂工艺流程、管理知识、机械操作知识的考核,12个煤场中只有6名非技术类人员脱颖而出,而王玉英又是这6位佼佼者中唯一的女性,这也让她成为了矿区的“名人”。她说:“虽然换了一个工作环境,不像在调度中心这么一直紧张。但责任更大了。尤其是值夜班的时候,一个人,会有胆战心惊的感觉,生怕出错。” 她还说做技术员,深入洗煤车间,更多的是与机器直接打交道,刚开始还是有很多的不适应。但慢慢会好的。

  我们也想有自己的美丽

  值班期间,矿区要求员工必须着企业文化正装,女工必须将长发盘起,并且严禁穿高跟鞋。每天上班的时候,深蓝色的工作服裹起了她们的美丽。有时下生产车间,回到调度室身上会沾染煤灰,更添了几分邋遢。“我们也想衣着体面地上班,穿着干净的衣服,画着精致的妆。但是,在矿区,就是不同于其它工作的地方。”王玉英说。

  在一个男性劳动力集中的矿区,这个年轻的女子团队用胆识和热忱书写了另一种豪情,将她们的美丽在矿区绚烂绽放。


ceshi
 
(责任编辑:燕帅)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