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移动互联网产业最具发展空间--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熊晓鸽:移动互联网产业最具发展空间

2011年11月21日16:25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熊晓鸽 人民网湖北频道陈梦源 摄
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熊晓鸽 人民网湖北频道陈梦源 摄
  人民网武汉2011年11月21日 (记者赵蓉)由人民网主办的“关注移动互联,扩展无线发展空间”论坛于11月21日下午在湖北武汉隆重召开。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熊晓鸽在发表题为“移动互联网风险投资及文化产业”的主题演讲时表示,移动互联网产业是未来最具发展空间的产业。

  熊晓鸽表示,移动互联并不是上一代互联网的延伸,而是具有颠覆性改变的新生物。针对目前主流媒体没有得到主流的价值,支流的媒体得到了主流的价值的现状,熊晓鸽说:“移动互联网接下来的发展,需要在资本运作及组织结构上做以调整。同时,从业者应该脱离现有模式及圈子,通过国际视野看未来发展机会。抓紧分享机遇,移动互联网在用户发展、信息传播速度,创造就业机会、创造财富价值等方面,都会超过上一代互联网。”

  以下为发言实录:

  很高兴到这里参加这个会议,我来了之后,转了一圈发现了,我居然是这次开会里唯一一个做风投的,所以看来应该说一点儿和大家不同的话,就是一个人在那里待着,这是我参加无数多的互联网会议,第一次碰到谈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只有我一个做风投的,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组织者一直问我PPT,说实话,我一直想写,但一直没敢写,我想前面有几个人说,我想数字都差不多。我于是就拿着iPad走上台来,这当然是纪念乔布斯了。我今年拿着,也算是对他的一个纪念。我想今天参加论坛,说点不一样的话,首先我觉得今天的论坛好象不应该叫网络媒体论坛,应该叫媒体网络论坛。为什么?因为大家都是原来传统媒体延伸出来的网络,大家来谈这个事情。

  我个人觉得媒体网络不一定是一个坏事,刚才也听到有同事谈到UGC,在上一代的移动互联,更重要的一点反而是UGC的天下,大家都能写。当然很多媒体、其他的新诞生的媒体必须要依赖官方媒体,因为他们没有时政、经济方面的采编权利。但非常不同的一点是他们非常市场化,在座的各位都做得非常好,时间也都很长,为我们国家的发展,我们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官方媒体都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们看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谈到产业,很重要的一点是中间没有和资本结合。如果没有一个资本的结合,我就觉得在这个里面,我们官方的媒体在里面充当着一个投资者,主要是我们政府。我也一直多在学习十七大六中全会文件,我们提出要建立文化产业。文化产业在中国来讲,我觉得最有发展前途、最有发展空间的产业就是移动互联网产业。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们谈到媒体,就要谈到受众,而且还要谈到传播速度。刚才几位老总都用一个数字说明,现在中国已经成为最大互联网用户的市场,手机用户更是同样的。至于3G的用户可能有待成长,但成长速度非常快。我觉得在这一点上,还是回顾一下历史。因为正好今年是我到IDG工作20周年,正好是11月6日是20周年,就在深圳起步的。在那个时候,我记得刚到中国做事,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在1992年的时候,大家要沟通,当时开始用传真。我记得当时我给麦克文(音)董事长发传真,那时候最牛的公司是摩托罗拉,数字显示,后来出现汉字显示,然后出现了大哥大。现在大家感觉就像笑话似的,那时候有一个大哥大,是有实力的象征,吃饭的时候在桌上放一个大哥大,觉得很牛。那时候摩托罗拉很了不起。刚才说到摩托罗拉被谷歌买下来了,现在还有人谈到摩托罗拉,没几年有可能没人谈到诺基亚,当然我希望诺基亚的Windows Phone能够成功,如果不成功的话,过两年也不会谈到它了。说明这个发展变化非常快,这对投资者来讲正好是一个机会。

  在这次会议上我见到很多同学、老朋友,我出国前也是学新闻的,很多朋友在这边已经做老总了,很多年不见,大家都很开心。而且他们都是在做网络媒体,也是做了十几年了。可是我一看,我们过去所投的很成功的互联网媒体,包括像搜狐、百度、腾讯,也是和大家起步时间差不多。实际上他们最开始很多信息来源,完全要依赖于在座的各位,但他们取得了很大商业上的成功。所以我在和一些同学开玩笑,在上个时代,如果从挣钱的角度,作为一个产业来讲,要谈到公司的增值。今天上午很多领导都谈到了一点,我们是主流的媒体,但我们没有得到主流的价值。反过来说,支流的媒体得到了主流价值。是不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在下一个时代不在资本的运作上,在我们的结构上作一调整的话,可能我们做过几年以后,有可能五年以后,我认为这个时间不会很长。我刚才还和罗川聊,当年像新浪、搜狐上市的时候,中国互联网整个用户加在一起是2000万左右。张兴波也是我的学弟,他刚才谈到中国日报一家的用户就是2000多万。我们是很大的主流媒体了,现在我们国家都在倡导发展文化产业,作为产业无非是几个代表,第一,如果是公司,公司的市值有多大。第二,有多少客户,影响有多大。第三,要建立和谐社会,我创造多少就业机会。以一个企业来讲,为国家交了多少利税。这是一个企业的标志和象征。所以我觉得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我认为它们可能就像我刚才谈到的一点,我们的用户发展、我们的信息传播的速度,还有创造就业机会、创造财富价值,可能都会超过上一代的互联网。我想这个肯定是这样的。但可能因为平台的不同,我们拿的是iPad或者是手机,视屏比较小一点儿,我们专业内容的创造者,在过去来讲是和一些非专业的,和一些业余的,和UGC在一起竞争,在那个时候很难一争高下,但未来是专业的创造者PGC,因为我们的屏幕比较要,而且我们都在移动,但没有改变我们的时间,我们怎样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找到最好的内容,可能是新闻的、可能是财经的、可能是健康的、可能是休闲的内容,怎样找到最好的、最快地找到这方面的内容,这可能是未来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方向。

  谈到财富,有可能牵涉到一点,我刚才谈到第一代互联网上市公司大部分都不知道怎么赚钱,只能是眼球、点击率等等,想办法说一个故事,让投资人来买这个东西。我觉得下一代的互联网,同时也出现了一个引爆点,到多大的时候出现一个引爆点。我也在推测,无线互联网的发展时代,也会同样出现一个引爆点,在某个不同的行业,作为一个整体、作为一个产业来说,可能会出现一个引爆点。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一点,也作为最后的结束语,我觉得在这个时代,大家应该脱离开每一个地方,有一个国际视野看看未来发展的机会。移动互联网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很多专家,你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平台,你可以把很多内容,适合与很多人分享的内容,分享出去,而这个产生的效果和影响远远高于上一代互联网。我刚才和罗川还聊到,这次我在达沃斯的时候同时开了两个微博,一个是腾讯,一个是新浪的,因为他们采访我,拉着我开微博,其实我并不想开。开了以后,我写得特别少。居然两个微博,我平均写的不到100条左右,但每个地方都是150万粉丝,所以写一条就出现了1.5万的粉丝,我觉得挺惊讶的。那个惊讶,可能我算是一个专家,投资方,比较注意这一点。还有一个,有同学说让我关注一下,他们写了几千条、几万条关注的人也比较少。所以专家在这方面的影响力在这个时代会远远超过那个时代。

  还有一个慈善论坛,赵白鸽女士说,一个“郭美美事件”,一个假的消息,居然能够对红十字会的100年做的好事的信誉度有一个颠覆,有一个很大的破坏。我就想起了美国当年“9?11”世界经济论坛就没在达沃斯开,第二年是在纽约开的。那个论坛的题目很有意思,“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有多脆弱”,美国在本土上从来没有和国际上打过仗,这次没有用炮弹,而是用自己的飞机撞楼,居然造成了那么大的影响。在这个时代我们有多脆弱?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里,我觉得我们要研究一下,既研究机会,也研究过去我们所依赖的媒体、传统、观念、价值,在这个时代如果处理不好,我们也会很脆弱。我想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微博,郭美美怎么做都不行。我们也要研究这个时代我们有多脆弱,我们所依赖的过去的价值观、诚信等等,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们这个会议是在武汉开,我是湖南人,我们湖南人对湖北人感觉非常亲切,为什么呢?因为在古时候我们都是一个国家,是楚国,从文化上来讲,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爱国诗人屈原,屈原过去很多时候都在湖北,最后跳江在湖南的汨罗江。从近代史上,大家知道最近刚刚纪念了共产党成立90周年、辛亥革命100周年,共产党一大里有九个人,五个湖北人、四个湖南人,我觉得共产党的成立就是对原来很大的颠覆,对原来观念的颠覆。孙中山先生搞辛亥革命之前搞了9次起义,首义是武昌,但并不是他指挥的,但有了武昌起义之后就有了后来的辛亥革命成功。我觉得湖北这个地方,武汉这个地方的人,非常有首创精神,甚至是能够产生颠覆的想法。而且大家也知道,如果做文化产业,需要智慧。大家也知道,湖北是九头鸟的家乡,九个脑袋比一个脑袋强很多。但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上一个年代湖北没有出现一个很牛的互联网主导公司,但这次会议开了一个很好的开始,是不是在下一个时代,在武汉这个地方能出现很牛的公司。如果那个时候能够出现这样的公司,我觉得这个会议真的是没有白开。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燕帅)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