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李贺:高度决定影响力
――谈录音专题《离家百年 钟回故里》的采写感受
  2006年08月24日18:3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研讨班8月20日至24日在上海举行。第十六届中国新闻奖部分获奖作者、及来自中央主要新闻单位、全国各省(市、区)部分报纸、电台、电视台、新闻网站的代表160余人参加了研讨班的学习交流。

  下面是天津人民广播电台记者  李贺在会上的发言全文: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同行:

  大家好。我是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李贺。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坐在这里和大家一起交流采访心得。同时,也非常诚惶诚恐。我2001年参加工作, 2003年12月,被调到新闻广播,从事记者工作。算起来,自己的记者从业时间到现在也刚好是两年半,谈不上有什么经验,来这里呢,主要是谈一些自己的采访心得,更多的希望能够和各位多交流、多学习。

  在媒体激烈竞争的今天,这篇稿子对于我而言,对如何做好“独家”新闻做出了有益尝试。现在媒体竞争异常激烈,“独家”的含义跟过去也有所不同。任何一家媒体几乎没可能去“垄断”一条新闻,说,这个事件只有我知道,我来做。更多的情形是,当一条新闻报出来,很多媒体一哄而上,这时如果要做独家,拚的就是稿件的深度和角度。

  下面谈一下我去年报送中国新闻奖的录音专题《离家百年,钟回故里》,这篇稿件的采写过程。我主要负责这篇稿子的前期采访,后期编辑是由我们台的副总监牛予冬同志完成的。

  这篇稿子是在去年7月23号播发的。从得知线索到完成所有的采访工作大概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次采访最让人记忆深刻的一点就是对未来的未知,和漫长的等待。7月初,我从电视新闻中了解到这件事,直觉告诉我,这个题儿有点意思。于是,和牛予冬老师商量后着手采访。因为这件事发生在天津塘沽区,所以,按照惯例,我先是联系到区里的通讯员,希望能够采访到负责这件事的区委副书记荣新海。他是我唯一能够面对面采访到的当事人,其他采访对象都在英国,而且当时没有任何线索可以联系到他们。所以,对荣新海的采访非常重要。其实,大家可能也会有类似的感受,通讯员往往会一口答应下我们的采访要求,然后就是无尽的等待,再然后就没有下文了。这次也不例外。我几乎每天都硬着头皮给这位通讯员打电话,几乎每天得到的答复都是“很快、很快”。当我忍耐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后,决定放弃通讯员,直接联系荣副书记。因为按照当时了解到的情况,这座钟“马上”就要回来。但“马上”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没有人能够确切的知道具体时间。我必须在这个“马上”到来之前,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而且,因为当时关于古钟即将回归的消息已经被多家媒体报道过了,我们没有了第一落点,也就是在新闻时效上,我们慢了一拍,所以,如果要做好这个选题,我们必须找好第二落点,也就是挖掘出它的独家深度。这也要求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好充分采访。通过同事,我搞到了这位副书记的手机号。有的时候,我们只知道采访对象的办公电话是不够的,特别是这些政府官员,他们的个人电话通常是不外露的。当你把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时,隐含意思就是,同志,我已经足够了解你了,你躲不掉了。首先从心理上,就先胜他一筹。当我联系到荣书记后,不出所料,断然拒绝采访。因为,他当时已经接受了不仅是本地媒体,还有全国很多媒体,包括中央媒体对他的采访,同样的话在短时间内已经说过无数遍,正常的工作、生活被打乱不说,而且后来我才了解到,古钟回归在即,但当时很多具体操作细节还都悬而未决,搁谁都得烦。但没办法,我还得硬着头皮继续烦他。多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解释后,他终于答应给我挤出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可以说非常珍贵。但对于我来说,难度也不小。因为当时所有关于古钟回归的信息都是从其他媒体上了解到的,各家说法大都相似,寥寥几百字,很难从中找出新的角度。大家都知道,采访前的充分准备对于采访的成功与否至关重要。之前不掌握的更多资料信息的话,那就只能寄希望通于“聊”出新闻点。可半个小时的时间,恐怕还没聊出气氛时间就到了,加上这位副书记对我的抵触情绪,当时心里真是有种前途未卜的感觉。但再怵头也得上啊!还记得采访时间是7月10号的下午4点。3点钟,和司机踏上了开往塘沽的路。塘沽离市区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平时,我特别喜欢和司机聊天,可那天我在车里特别蔫儿,一路沉默。司机也觉着奇怪,以为我哪不舒服了。我说,这个采访难度很大。其实,我心里一直特别紧张。4点,我准时到达荣书记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特别凌乱,我进去的时候他正皱着眉头整理。尽管很紧张,但我知道,我要在气势上压倒他,只有这样采访才能占据主动。我主动问“您最近挺忙啊?”他说,“可不是,下午刚有处理了一起交通事故,还要不停的接受你们的采访”。真是糟糕。听得出,他情绪不小,但仍礼貌的要给我倒水。我说,“不用麻烦,自己来。”不容分说,我像个主人一样,给我们俩倒了水,并示意他坐下。没有更多的寒暄,采访直奔主题。刚问了半句,他便例行公事地、“流畅”地叙述着整个事件,可以想象,这番话他已经对无数媒体讲过。这样的新闻有何再次发表的意义?我心里暗急。时间慢慢流失。但我还是告诉自己,耐下心,先别打断他,认真听。果然,在他的复述中我听到一些以前没太听说过的细节,比如说,之前的报道大篇幅的写中国留学生范辉怎么发现这座钟后,想尽办法促成古钟最后回归。而且,写作立意大都是落在今日中国的强大,洗雪了百年的耻辱。当时我就有个疑问,如果今天的中国不是如此繁荣,难道当年的侵略国就不需要送还我们流失在那里的文物了吗?这个疑问一直都在我心里。所以,当我一步步听荣新海的描述,我心中的这个疑问也逐渐打开。我发现,参与古钟回归的不仅有之前媒体浓书重写的留学生范辉、塘沽区政府,还有一些英国朋友和当地华侨。而且,事实上是英国人Mark首先提出了古钟回归故里的提议,再继续追问下去,荣新海又告诉我,这个Mark的祖先曾经作为侵略军从大沽炮台,也就是古钟悬挂的炮台登陆攻打中国,并为此受伤,获得了当时英国政府颁发的十字勋章,以资奖励。也就是这支队伍,火烧了圆明园。这个历史的巧合让我眼前一亮,发生在Mark家两代人身上的故事,不正反映了一个世纪以来,人们对文明、进步理念的不同诠释吗?而将Mark等英国朋友对待历史的态度,放置在2005年,反法西斯胜利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这个特殊时间点来看,不更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吗?它昭示着新的世纪,人们对待历史的客观态度,以及对和平的渴望。这不也正是这篇稿件的立意吗?而当我提出这一观点后,荣新海的兴奋点似乎也被激活,顺着我的思路侃侃而谈,他感慨道:“这座钟本来它只具有大沽口炮台的遗物这个文物的价值……当这座钟被送回到塘沽的时候,这口钟已经成为中英关系史的一个文物,它在证明,人类正向着改善前进。……上个世纪,我们是伴随着战争、流血、对抗和冲突,开始那个世纪的历史的,而我们这个世纪要用和平、友谊、合作和谅解创造我们新的历史。”也正是这段话,最后成为这篇稿件的点睛之笔。

  从荣新海那里要到另外三位重要当事人:留学生范辉和英国普次茅斯市华人协会会长叶锦洪和英国朋友Mark的电子邮件地址后,看看表,刚好半小时,于是,我起身告辞。这时,我心里已经有底了。

  回来当天,我用中英文写了长达一千多字采访提纲分别传给这三个人。几经辗转,虽然也遇到不少麻烦,但最终还是完成了采访。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接下来,就等着古钟回归的那一刻了。由于当时没人知道古钟回归的确切时间,所以,我的心还是一直在悬着。生怕错过最佳发稿时间,那一切努力可就功亏一篑了。因为采访,和华人协会会长叶锦洪先生成了好朋友,所以和他约定,那边古钟一上飞机,就通知我。那段时间,我就像得了强迫症一样,不停的看邮箱。因为时差,有时半夜爬起来也要看一遍邮箱。终于,7月16号晚上十点多,当我再次刷新邮箱时,看到了叶先生的来信。他兴奋的告诉我,大钟将于17号晚上运抵北京。得知这个消息后,我马上向荣书记求证,没想到他说,他也是“刚刚听说”,其他一无所知,请求我把大钟回归的准确时间、地点、航班号等信息翻译好给他。当时,心里觉得很有意思,没想到要由我,这个他当初烦得要命的人来帮他完成这件事。天津人民广播电台也理所当然的首个报道了大钟准确回归时间的媒体。

  7月22号,在大沽炮台举行了隆重的回归仪式。采录了现场音后,我的整个采访工作就完成了。回来后,将所有素材整理成稿。交给了当班的编辑主任牛予冬。牛老师立即开始“化腐朽为神奇”的编辑整理。在这里我想说,一篇稿子的成功需要前方记者和后方编辑的完美配合。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记者就像是厨房里的采购员,他决定着餐桌的丰盛程度,而编辑的工作有点像厨师,同样一盘宫保鸡丁,在高明的厨师手里能够成为国菜,但在拙劣的厨子手中无非就是一盘路边摊水准。凌晨两点,稿件终于整理出炉,一个立意深远、曲折感人的故事呈现在眼前。第二天,新闻广播及时在《新闻909》、《新闻时讯》中以消息、专稿的形式播发了整个回归事件,并得到了广泛的好评。

  回想整个稿件的采写过程,我想,就稿件本身来说,胜在立意。其实就素材本身来说,各家媒体掌握的大致相同,关键就在于如何去看待这件事,也就是,所谓的高度决定影响力。如果仅仅报导了这件流失文物的回归,那就像荣新海在接受采访时说的,它只具有这件文物本身的文物价值。那么,当把整件事放到历史的长河去看,它又有什么样的意义呢?有人说,我们写新闻的也就是写历史的,想想看,如果这篇稿件拿给后人看,我们要传递怎样一个信息呢?难道仅仅是天津塘沽区成功追讨了流失海外的文物吗?我想,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透过这件事,我们看到的是新的世纪,人类理念上的一个进步。今天的世界仍然不太平,像我采访荣书记的前一天,伦敦地铁大爆炸,像最近,欧美反恐又进入到一个很高的警戒级别,但和上个世界之初不一样,当今世界的主流不再是野蛮的侵略,取而代之的是人类对和平的渴望和不懈努力。这是这个世纪之初的特点。而且,对待历史遗留问题,各国之间还存在着不同的观点,特别是某些亚洲国家,对待历史问题的态度不能让人苟同。这篇报道也正好提供了一个如何看待、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思路。这样,稿件的分量自然也要重一些。

  在资讯极度发达的今天,随便在网上百度一下或者google一下,就可以了解到很多我们想得到的信息,这些在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有时也会带来惰性,失去原创性,失去自己的角度。为了追求快,而忽略了深。但一篇好稿的完成,我想,快固然重要,但一定要有自己的角度,它代表了你所在媒体的立场和存在的意义。我认为这一点对于我们每个记者、每家媒体,都是在竞争中生存的根本。

  以上就是我关于《离家百年,钟回故里》这篇稿件的采写过程和一些联想。很不成熟,希望下来能够和各位老师有更多的交流,特别欢迎质疑。谢谢!

  中国记协供稿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责任编辑:燕帅)


相关专题
· 历届新闻奖
相关新闻:
· [荆楚网]阎思甜:网络新闻专题的地域特色与传播效果 2006-08-24 18:56:28.832114
· [河南报业网]万大珂:《焦点网谈》创新创造价值 2006-08-24 18:47:28.241683
· [北方网]于浩:以名牌战略铸就权威媒体 2006-08-24 18:45:20.616242
· [山东电视台]范维坚:立足时代背景  触摸人物灵魂 2006-08-24 18:00:48.000694
· [新华网]刘娟:用精心策划引领专题报道成功之路 2006-08-24 19:02:17.393045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李涛:先声夺人 以实动人 用情感人 2006-08-24 18:42:08.494788
·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徐朝清:中国时事 向世界介绍中国 2006-08-24 18:31:28.415739
· [广东电台]黎 辉:敏锐的新闻触角 大胆监督的魄力 2006-08-24 18:26:31.375126
· [青岛人民广播电台]祝洪珍:“微尘”,谱写时代正气歌 2006-08-24 18:34:36.678109
· [中央电视台]谷云龙:让正在发生的故事说话 2006-08-24 18:20:07.254867
· [上海电视台]曹旭:关于电视新闻直播的思考 2006-08-24 18:11:40.729684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