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骂"李庄 只责媒体--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不"骂"李庄 只责媒体

李曙明

2012年02月20日15:25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青年记者》杂志供稿

  北京律师李庄起诉中国青年报,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并赔偿五毛,引起广泛关注。这一事件的最新进展是:北京市东城区法院拒绝了李庄的立案请求。

  “惹事”的报道发表于2009年12月14日(李庄被刑事拘留的次日),标题是“重庆打黑惊爆‘律师造假门’”。文章一发表即引起极大争议,律师界反应尤其激烈。

  事件将往什么方向发展,不好妄测。如果最终结果就是不立案,不免令人遗憾。这不仅因为不立案在法律上似乎找不到根据,也因为这一案件涉及媒体报道诸多问题,公众尤其是媒体人希望司法审查能为媒体报道划出合理边界,而不立案将使这样的希望落空。

  如果法院立案,李庄会胜诉吗?笔者个人判断,会比较难。构成新闻名誉侵权应具备四个要件:第一,媒体实施了侮辱、诽谤等损害他人名誉权的行为;第二,发生了名誉权受损的后果,被侵权人因此感受到不公正的社会压力或心理负担;第三,侵权行为和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第四,媒体主观上有过错。前三个要件,原告通过举证加以证明,问题应不大,麻烦的是最后一个要件。司法实践中,媒体是否有过错,多以它是否存在实际恶意为判断标准。证明某篇报道有瑕疵,相对容易,但要证明“实际恶意”,一般比较困难。所以,即使立案,李庄胜算也不大。当然,这只是个人预测。如果原告方有充足证据,另当别论。

  不过,即使李庄败诉,也不说明报道没任何问题。李庄在诉状中指出了报道存在的问题,比如,不少内容“纯属捏造,事实上,原告的收费,总共为120万元,并非245万元……所谓原告混迹律师界,其所在事务所在北京有背景等,示意读者李庄就是这么一个靠背景捞钱的律师,明显属于贬低原告人格的文字,文中提到的短信‘够黑,人傻,钱多,速来’,完全是子虚乌有。”不过,和他的“指控”相比,更能说明报道有瑕疵的,是中国青年报记者的说法。

  一位名为范凯洲的律师在网上公开了该报道的作者之一回复给他的邮件。在做了充分解释之后,邮件写道:“这个稿子里有没有从专业的角度来看不够完善的地方?回头来看,我承认是有的。由于采访时间非常紧张,由于截稿时间的红线不能逾越,很多我们已经采访到的事实没有时间写进稿件,还有一些当事人还在继续采访。在稿件见报,网上一片争议声时,我和我的同事们仍在继续采访,得到更完整、更具体、更充分的细节。新闻不是一次呈现所有事实的,因为事件本身仍在发展进行,新闻是逐步呈现真相的。但是,已经见报的第一篇稿子,的确有些地方用词不当,有些地方对信息来源的交代不完整。即便时间紧张,也应该做到更好,这是我的疏忽。”

  应该说,记者的回应是相当坦率的。“用词不当”、“信息来源交代不完整”等技术问题暂且不论,有两个问题特别值得一说:

  第一,“由于截稿时间的红线不能逾越,很多我们已经采访到的事实没有时间写进稿件。”第一时间抢发新闻固然重要,不过,如果已经采访到的事实可以使事实更清晰、各方声音更平衡,那么,“快”就应该为真实让路。以“截稿”为由抢发不全面的新闻,恐非负责任的选择。

  第二,“新闻不是一次呈现所有事实的,因为事件本身仍在发展进行,新闻是逐步呈现真相的”,这种说法不错,中国青年报也确实发了后续报道。但需要正视的事实是:有些时候,刊发的报道相当于“泼出去的水”,如果它有问题并对当事人造成伤害,那么,后续报道可以消除部分影响,但完全消除已不可能。如果媒体对这种伤害完全无法预见,那么,抢发新闻导致个人被伤害,可以看作实现公众知情权的必要代价。然而,如果对伤害可以预见却没有预见,甚至已经预见而执意抢发,则媒体是有过失的。虽然这种过失和“实际恶意”还不是一回事,但媒体也应极力避免。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我屁股坐得有些偏:说李庄少,苛责媒体多。之所以这样,只因为我是媒体人,深知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严以律己有多必要。(作者为《检察日报》评论员)
ceshi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邓军)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