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用、仿造与重构:文化工业景观下的经典民歌改编形态 (4)--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挪用、仿造与重构:文化工业景观下的经典民歌改编形态 (4)

——分别以《茉莉花》、《南泥湾》、《亚克西》为例

汪娜娜

2012年02月13日13:55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三,《亚克西》:形式意义的再次重构

  作为2010年虎年春节联欢晚会第一个通过审核的节目,《幸福生活亚克西》是一场打着“民歌牌”的现代歌舞秀。这首歌曲的改编对象是新疆民歌《亚克西》,歌中描绘的是伊犁河岸的丰收景象,赞颂了边防军为新疆人民带来的幸福生活。“老大娘的甜瓜”、“姑娘们的苹果”、“老大爷的羊羔”、“人民公社”、“人民的军队”,在欢快愉悦的曲调中通通都是如此的“亚克西”(新疆语中“好”的意思)。到了《幸福生活亚克西》中,“买买提大叔”成为了歌曲中的“第一人称”,大叔赶着毛驴去城里,因“党的政策亚克西”带来的美满生活而一路歌唱。原歌中象征着丰收的事物都被置换成其他的元素,以体现当代新疆的新变化。“国家免去了农业税”、“学校免了学费”、“农村建立了合作医疗”、“抗震的好房子平地起”,这些令买买提大叔高唱“亚克西”的事项,都与近些年来我国社会热点问题紧密相连。除去曲调、音色、结构、歌词方面的全新改编之外,《幸福生活亚克西》中还加入了RAP说唱的成分。RAP与民歌风格的奇异拼接,造就出现代风尚与少数民族风情的激撞与交融。加之诙谐轻松的歌舞表演方式,春晚舞台上的改编《亚克西》来了一次由外在形态到内在意义的彻底“变身”。

  《幸福生活亚克西》获得了春晚舞台的首肯,即意味着在这一主流意识宣传平台上,此首改编民歌的表意空间与上层意识形态话语表现出契合性。改编者不仅借用了原有民歌的外壳,还试图为之添入流行文化的元素,构建出全新的、现代化的歌曲意境,令改编后的民歌获得主流意识所需要的价值观与特定意义。这种“内外兼修”的改编形态是一种重构的过程,民歌改编的主导者通过有意识的加工,使得改编歌曲冲破了时间的横亘,杂糅着经典民歌的传统韵味以及现代化讯息的新鲜感。如果说仿造的“流行歌曲式民歌”仍旧残留着原歌曲的情感与意境的话,那么重构式的民歌改编形态可能不会过分地在意这些经典元素的保留程度,仅旨在以经典民歌为“前阶”,借此载体来表达出既定的话语,完成意义输出、价值观引导等抽象功能。

  在对所要改编的民歌对象进行重构时,改编者的主观意识占据着导向性的位置。确定了应表达出的意义方向之后,改编者再对原歌曲做出相应的形态改造,使之符合现实场景的需要。也就是说,形式改编最终是为意义而服务的,只有形式与意义的双重重构才能让民歌变成可利用的话语表情符号。《亚克西》在春晚上的亮相虽然完成了“表情达意”的功能,但是在信息接收领域、特别是多元意见的聚居地——网络空间中,却未能获得更多的赞誉。究其原因,也许是与重构这种民歌改编形态在文化工业社会中的尴尬境地有关。一般来说,以重构的形式去改编民歌,其背后往往都存在着强力的意图或者目标。换言之,重构民歌的改编力量一般是代表着主流价值取向的政治机构或者社会公共性团体。民歌所包含的“传统文化”、“民族精神”等象征性理念,正是塑造主流社会话语所需要借用的。而身处于文化工业的图景下,重构式民歌改编的经济利益目标不那么显著,改造后的“民歌”往往不具备普通的文化娱乐商品那样的鲜明特征。而习惯于接受音乐消费品的受众群体,在感应到改编曲目中浓郁的话语导向意味时,不免会“打个喷嚏”,激起一点刺激反应。依赖经典民歌这条通道去重构理想化的形态与意义,无疑是一条充满创新色彩、但又需小心翼翼的实现路径。

【1】 【2】 【3】 【4】 【5】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