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传媒期刊秀:《当代传播》>>2005年·第5期

传播学教学中若干关系的思考
陈先元
  2005年11月28日10:2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电视 网络 报纸 广播 广告
出版 手机 人物 数据 茶坊
·甜美小丫 ·知性沈冰 ·灵气柴静
·书生康永 ·妖女小S ·娇媚李湘
·李咏:央视的孔雀
·杨澜成功背景揭密
·鲁豫:幸福是干脆的
·网络实名让版主退避三舍
·镜头记录:周总理十大经典照片
·邓文迪誓夺默多克500亿遗产
·王小丫发型换掉“播音头”
·毛泽东主席逝世公开广播的背后

  目前,我国的传播学教学在广度和深度两个方面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就广度而言,我国的传播学教学从新闻传播学科出发有了广泛的延伸,在社会科学、文学艺术、管理科学、农林医学、应用技术等专业学科中都有所拓展;就深度而言,中国大陆的传播学课程在大专教学、本科教学、硕士研究生教学、博士研究生教学中都有所设置,传播学教学的基本架构业已完成。由于传播学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刚从美国引进的一门新兴学科,而且在其引进的过程中曾经遇到过一些曲折,①尤其近几年来,由于我国不少院校纷纷设立新闻与传播类专业,传播学的教学规模发展过快,因此有必要冷静地审视当前的传播学教学,并对其中的一些关系进行梳理,以便为传播学的进一步发展创造条件。

  基础理论和实际应用

  传播学既是一门基础性学科,又是一门应用性学科。没有基础理论性,传播学就不能支撑起学科的架构;没有实际应用性,传播学就会失去对于社会现实的指导意义。就其实质而言,传播学是一门基础理论和实际应用紧密结合的一门学科。

  传播学的这一属性,可以从两个方面加以说明。第一,从传播学的产生、发展及成长的过程来看,自始至终都贯穿着基础理论和实际应用相结合的原则。就传播学的学术渊源而言,它从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语言学等学科吸取了理论营养,完善了传播学的理论体系;就传播学的产生方式而言,它是以实证研究为基本方法,在社会实际的应用中逐步地完成了整个学科的建构。可以这样说,目前传播学讲授的一些经典理论,例如两级传播理论、使用与满足理论、议题设置理论、沉默的螺旋理论、知沟理论、涵化理论等等,无一不是实证研究的成果,无一不是社会实际应用的范例。第二,从传播学家研究的视角来看,也是以传播理论和实际应用的交叉作为观照传播现象的出发点的。威尔伯·施拉姆的那本被奉为传播学经典著作的书籍,大陆学者把书名翻译成了《传播学概论》,②香港学者把书名翻译成《传学概论》③,其实该书的原名应为《男人、女人、讯息和媒介》(《Men,Women,Messages,and Media》)。读完该书,可以知道威尔伯·施拉姆笔下的传播学,并不是玄而又玄的纯理论,而是和社会实际紧紧结合在一起的一种生机勃勃的学说。我国大陆最早的传播学研究专著之一,由戴元光、邵培仁、龚炜三位学者撰写的《传播学原理和应用》,④同样是把基础理论和实际应用的结合作为传播学的基本特性之一。由此可见,传播学是基础理论和实际应用两者紧密结合、不可分割的有机统一体。

  目前,在传播学的教学中比较偏重于传播理论,而对于应用研究重视不够。在传播学的理论教学中,又比较偏重于西方传播学家特别是美国传播学家创立的各个学术流派,而对于传播学的总体理论和一般理论重视不够。因此,学生在掌握了西方传播学家创立的各个学术流派以后,并没有很好地掌握将这些传播理论应用到实际中去的方法。笔者在多年传播学的教学实践中,比较注意搜集各类传播学的教材,从笔者手头现有的数十本传播学原理的书籍来看,基础理论和实际应用结合较好的不多。一般的传播学原理的书籍或教材,都是大同小异,阐述西方传播学家的各类理论流派,对中国当前社会传播现象的研究报告较少。笔者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传播学简明教程》,⑤该书共13章,按部就班地写了传播发展、传播学的引进、传播本质、传播模式、传播信息、传播符号、传播效果等等,对于传播学的实际应用几乎没有涉及。我国的一些有关传播学原理的教科书,虽然冠名为“传播学”,其实是“传播学学”,即不是关于传播的学问,而是关于传播学的学问,因为它缺乏对于社会生活中的实际传播现象进行研究和探索,而只是局限于对前人的传播理论进行归纳、总结和介绍。

  过多地注重传播学的基础理论,忽视传播学的实际应用,也许会对传播学的发展造成致命的伤害。因为传播学研究的对象是所有的社会传播现象,而社会传播现象本身是一种动态现象,它总是处于不断的发展之中。如果使传播学的基础理论和实际应用割裂开来,无疑会使传播学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事实上,我国传播学的实际应用包括实证研究发展很快,近几年来的每一次全国性传播学研讨会上,总是有一些高水平的实证研究报告出现,⑥只是未引起学者们的足够重视,在编写教材时尚未援引这些案例,在课堂教学时也尚未讲授这些案例,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梳理目前教科书中众多的西方学术流派,着重介绍一般理论的实证研究背景及对于目前社会现实的投射,应该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正确途径。

  主干原理和分支学科

  传播学是一门由主干原理和分支学科共同组成的新兴学科。传播学的主干原理和分支学科具有互相依存、互相促进的互动关系。传播学的主干原理决定了分支学科的基本特性,而分支学科则验证着传播学主干原理的理论意义,并使传播学的主干原理不断得到发展。一门学科的社会意义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学科发展的程度。如果一门学科仅仅在比较狭小的领域内进行封闭式的研究,那么其发展的前景就令人担忧。

  传播学的研究对象是社会传播现象,其范畴涵盖的领域十分宽广,理应具有众多的分支学科。从我国目前的传播学教学来看,传播学主干原理的教学发展很快。作为一门基础理论课程,几乎所有的新闻与传播类专业以及广告、影视、公关、商务管理、公共管理、技术推广等专业都把它作为学生的必修项目。甚至一些工程技术类专业,也开设了传播学原理方面的课程。例如,笔者所在的上海交通大学的环境科学专业、应用物理专业、光信息科学专业、机械工程等专业的本科生均需修读传播学原理的课程。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社会,信息传播在现代社会中的作用极大,现代社会的成员应该掌握传播学的基本知识,这一点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也许可以这样说,我国传播学原理的教学和研究,其发展势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好。至于传播学的分支学科,近年来也有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新闻传播学及大众传播学的发展,更是成果累累;广告传播学及整合营销传播学也有不少学术亮点;⑦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发展传播学在这里也找到生长的肥沃土壤,最近,在这方面也出版了较好的教材,并开设了相应的课程;⑧尤其可喜的是,传播学运用到了诸如建筑科学的领域,例如东南大学就出版了有关媒介建筑方面的书籍;⑨其他一些分支传播学,例如教育传播学、政治传播学、艺术传播学等等,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有了不少成果,例如浙江大学邵培仁教授就曾主编了分支传播学的各类教材并已经出版。

  然而,传播学的分支学科和传播学的主干原理相比,其发展仍然显得相对滞后。这也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虽然我国有许多高校的非新闻传播类专业对于传播学很感兴趣,纷纷开设了传播学原理方面的课程,但传播学的课程对于这些专业来说,还是一种辅修课程,只是改善该专业学生的知识结构而已。就是说,这些专业虽然开设了传播学课程,但传播学的知识体系并没有紧密地和该专业结合起来,在一定程度上游离于专业之外;其二,传播学的分支学科的教材及专著,和传播学主干原理相比,就其出版的规模来说还是非常有限。传播学分支学科的民间研究学会,除了科技传播学会之外,还未曾出现。可以这样说,我国的传播学各个分支学科的教学和研究还处在刚刚起步的阶段。

  这种学术现象的出现,与传播学产生的社会背景分不开。把我国传播学的产生过程和美国作一个比较,就会发现其中的差别。美国传播学的产生,一方面是基于其经济发达、科技先进、文化普及、信息化程度较高的社会现实,另一方面是基于其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语言学等学科发展的成熟程度。美国传播学赖以产生的基础,确实是非常厚实、非常宽广、非常坚固的。因此传播学一旦产生,其学科覆盖的领域就比较宽泛。反观我国的传播学,基本上就是从国外引进的,还缺乏社会内部固有的迫切需求,其在学术上的张力和应力就很难和美国传播学相提并论。而且,我国的传播学基本上是由一批研究新闻学的学者引进的,多是从新闻学的视角去审视国外的传播学的。我国的学者把国外的传播学嫁接在国内的新闻学上,把引进传播学视为发展国内新闻学的一个契机。有的有关传播学原理的教科书在讲述传播学发展过程时,是从报学—新闻学—传播学这样三个阶段去认识的。紒紜矠传播学和新闻学的关系过于密切,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传播学固有的独立性,从而导致了传播学学科发展的相对滞后。

  事实上,传播学分支学科的发展空间十分广阔,就规模而言,人际传播学、群体传播学、组织传播学等等都亟待深入研究;就领域而言,政治传播学、经济传播学、文化传播学、教育传播学、科技传播学乃至医疗传播学、农业传播学、建筑传播学、法律传播学、外交传播学等等,几乎都还处在待开拓阶段;就学科而言,传播社会学、传播心理学、传播生态学等也应得到发展。应该指出,由于我国的传播学和新闻学联系紧密,因此在一般公众的心目中所谓的传播学只是大众传播学甚至只是新闻传播学而已,其实,传播学的范畴要远远大于新闻学。在研究大众传播学及新闻传播学的同时,加大对于传播学其他分支学科的研究力度,应该成为我国传播学研究的发展趋势。

  本土化和国际化

  传播学本土化和国际化之间的关系是近年来我国学者们热切关注的研究课题,具有明显的中国特色。在传播学的发源地美国,不存在诸如此类的学术问题;在欧洲各国、日本、韩国及东南亚等地,虽然一些学者也提出了本土化的问题,但似乎远未像我国一样成为学术争论的焦点。这一问题的产生,有着远因及近因两个因素。从远因来看,近代中国引进西方先进学科或学术思想的时候,由于国情的差异,往往会造成和社会现实之间的矛盾,甚至产生抗衡及排异,而使西方先进学科或学术思想本土化,则往往是解决矛盾的有效方式。从近因来看,传播学是从美国引进的一门学科,对于其中的许多学术观点,基本上采取了照抄照搬的方式。而在中国大学的课堂上照着美国的传播学教科书照本宣科地讲授,当然很难解决中国社会传播的实际问题。于是,传播学的本土化问题自然就提出来了。

  近十几年以来,在我国几乎没有人反对传播学本土化的主张,而且不少传播学家正在身体力行地进行这项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有些学者对于中国古代历史上博大精深的传播思想、传播观念、传播体制及传播方法进行了整理和研究,出版了很有价值的专著。紒紝矠有的学者对于中国近代的某一段传播历史进行分析,有其独到的见解。紒紞矠凡此种种,都为传播学的本土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事实上,传播学本土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世界著名传媒企业新闻集团的总裁默多克在会见中国记者的时候说过:“本土化意味着在中国我们必须中国化,就是那么简单。我们必须关注、尊重中国文化,我们必须关注中国观众的口味。”

  在本土化和国际化两者之间的关系应该如何处理,学者们还是有些不同的看法。到底是国际化前提下的本土化呢,还是本土化前提下的国际化?在我国目前的条件下,国际化和本土化两者到底孰重孰轻?主张本土化的学者和主张国际化的学者都有十分充足的理由,都撰写了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和学术专著。从两方面的研究态势来看,在祖国大陆学术界主张本土化的呼声似乎更高一些。但笔者与海外及香港的华人传播学家接触后得到一个印象是,似乎他们更主张传播学的国际化。中国本土的学者和中国海外的学者们在这一问题上显然有着一些看法差异。

  笔者认为,传播学本土化和国际化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传播学是一门内涵丰富、层次复杂的科学,既有基础理论,又有实际应用;既有主干原理,又有分支学科,因此,笼而统之地谈论国际化和本土化都将失之偏颇。事实上,传播学的基础理论部分应该以国际化为主,传播学的实际应用部分应该以本土化为主。个中的原因十分明显,基础理论之所以成为基础理论,就是它具有普遍性,就是在一定条件下能够说明所有的某一类社会现象。如果达不到这一要求,科学也就不成为科学了。从一定意义上来说,科学是没有国界,不分民族的,阿基米德的物理学定律,牛顿的力学定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说明的是宇宙的普遍现象,而不是一国一地一时一刻的个别情况。就其本质而言,社会科学包括传播学和自然科学没有差异,同样是一种能够说明普遍现象的真理。如果硬要使某一基础理论本土化,岂非从根本上否定了这种理论?而传播学的实际应用则有不同,不应过分强调国际化的倾向,而应以本土化为根本的指导原则。祖国大陆的传统文化和社会现实与西方国家差距很大,不注重本土的实际情况,套用外国的一套方法去研究传播现象,无异于缘木求鱼。

  就具体问题而言,传播学本土化和国际化之间争论的焦点在于我国的大众传播体制的定位问题。从我国大众传播体制的现状来看,传播学研究特别是大众传播学研究当然要注重本土化,因为目前我国大众传播体制的特殊性较为明显,和国际上大众传播体制的差异性很大。而在信息技术飞速更新、社会信息飞速增加的条件下,随着中国政治文明的推进,我国的大众传播体制的改革势在必然,和国际上大众传播体制的差异性将会逐渐减少。因此从发展的观点来看,传播学研究还要更注重国际化才是。

  低端教学和高端教学

  任何一门学科,都有其内在的层次结构。数学有初等数学和高等数学,物理有普通物理和高等物理,与之相适应的教学对象是中学教育、大专教育、本科教育、硕士研究生教育乃至博士研究生教育等等。和数学物理一样,传播学教学也有一个从低端到高端的内在层次结构。低端的传播学教学,应该讲授《传播学入门》、《传播学基础》、《传播学知识》、《简明传播学》之类的课程;中端传播学教学,应该讲授《传播学导论》、《传播学概论》、《传播学通论》、《传播学原理》之类以及各种分支传播学的课程;高端传播学教学,应该讲授传播学中的控制理论、媒介理论、信息论、受众理论、效果理论等等并进行积极探讨和深入研究。与之相适应,目前我国的传播学教学设置上有三个基本层次,即大专教学、本科教学及研究生教学。应该说,大专教学是低端教学,本科教学是中端教学,研究生教学是高端教学。

  笔者曾经担任过所有这三个教学层次中传播学课程的主讲教师,在几年的教学实践中,总是感到这三个教学层次之间的关系尚未理顺。第一,大专层次的传播学教学理论性太强,而且过于深奥,学生在学习时比较困难。笔者在两年前曾经担任上海中华职业学院广告专业大专一年级的《传播学概论》课程的主讲教师时,按照教学要求进行传播学理论的讲授,发现不少学生难以理解,主要的原因是传播学理论不是一门单一的学科,而是涉及到许多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语言学等方面的知识,而刚刚进入大专层次学习的学生相当缺乏社会科学的综合知识,对传播学的理解不深在所难免。笔者分析了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审定的大专层次的传播学自学考试试题,发现题目偏难,和本科教学的水平相差无几。第二,研究生层次的传播学教学则显得理论深度不够,对于西方一些传播学家的学说流派,未能进行深刻剖析。笔者曾担任过三届硕士研究生的传播学课程的主讲教师,在讲授中很想解析一些传播学理论的来龙去脉,并联系其他学科对此进行观照。但由于种种原因,始终无法在教学实践中贯穿下去,总是令人感到对于理论的探索失之肤浅。诚然,个人的教学经验不足为训,也许说明不了问题,但笔者在评阅上海某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时发现,优秀硕士论文也缺乏较深的理论功底。现象描述、事例罗列较多,理论分析、原因探究较少。优秀论文尚且如此,一般论文就可想而知了。

  总之,传播学教学的三个层次尚未拉开距离,在一定意义上违背了教学应该循序渐进的原则,同时也和培养目标的定位不相符合。进一步研究传播学三个层次的教学要求,并付诸教学大纲,应该成为传播学教学改革的任务之一。

  参考文献:

  ①戴元光:《20世纪中国新闻学与传播学—传播学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第90页。

  ②威尔伯·施拉姆:《传播学概论》,新华出版社,1984。

  ③宣伟伯:《传学概论》,(香港)海天书楼,1990。

  ④戴元光、邵培仁、龚炜:《传播学原理与应用》,兰州大学出版社,1988。

  ⑤毛微昭:《传播学简明教程》,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

  ⑥张国良、黄芝晓:《信息化进程中的传媒教育与研究》,复旦大学出版社,2003。

  ⑦刘志明、倪宁:《广告传播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6。

  竺培芬、胡运筹:《整合营销传播学》,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0。

  ⑧王德海:《发展传播学》,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

  ⑨周正楠:《媒介建筑—传播学对建筑设计的启示》,东南大学出版社,2003。

  邵培仁:《教学传播学》,南京大学出版社,1992。

  毛微昭:《传播学简明教程》,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第17页。

  孙旭培:《华夏传播论》,人民出版社,1997。

  闾小波:《中国早期现代化中的传播媒介》,上海三联书店,1995。

  《鲁伯特·默多克访谈录》,见唐世鼎:《国际电视媒体高层访谈录》,华艺出版社,2004。

来源:人民网——当代传播 (责任编辑:刘梦羽[实习])
相关专题
· 传媒期刊秀:《当代传播》
精彩推荐:
综艺节目面面观
综艺节目面面观
央视是与非
央视是与非
追忆李庄
追忆李庄
博客来了
博客来了

频道每日新闻排行 频道每日新闻推荐
1  一周热闻:女记者采访被撞身亡 崔永元抑…
2  文清朱丹谢娜李湘潘蔚 揭秘名主播低调恋情
3  邱启明声音嘶哑直播地震特别节目 网友称…
4  女主播穿婚纱播灾情遭质疑 报完婚礼照常…
5  明星为雅安地震灾民祈福 盘点中外有关地…
6  那英曝刘欢确定退出《中国好声音》第二季
7  港片不港,何以感怀
8  中国传媒大学有了奥斯卡级教授
9  央视原主持王志任传媒大学校助 调研照片…
10  浙江卫视跳水真人秀传噩耗 释小龙随行人…
...更多
·  主持人资料库――王小丫
· 主持人资料库――杨澜
· 主持人资料库――沈冰
· 主持人资料库――鲁豫
· 主持人资料库――元元
· 主持人资料库――董卿
· 主持人资料库――周涛
· 主持人资料库――朱军
·  边追星边赚钱 看“职业粉丝”揽金秘方
·  广州日报原社长狱中写新闻 曾是报业第一人
·  解密广院,美女多名人多
...更多

热点新闻
·主持人资料库——王小丫
·主持人资料库――鲁豫
·主持人资料库——沈冰
·主持人资料库——杨澜
·主持人资料库——周涛
·主持人资料库――董卿
·主持人资料库——李咏
·主持人资料库——崔永元
·主持人资料库——柴静
·主持人资料库――李湘
·主持人资料库——黄建翔
·美国网络新闻奖扫描
·张朝阳:像藏獒死咬对手
·《百家讲坛》何错之有?
·"王菲女儿缺陷"报道惹争议
·影视圈流行“地方话”
·涉华报道,有的太离谱
·李湘:五年来一直被人利用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