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数字阅读到智能阅读--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从数字阅读到智能阅读

付玉辉

2012年02月02日14:56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网络传播》杂志供稿

  作为一种数字化、网络化的信息传播平台,互联网自诞生以来,一直以其创新的方式推动着人类传播的发展变化。这种变化在图书出版方面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2011 年9 月19 日《纽约时报》一篇题为《电子书出版商面临新对手:新闻网站》的报道对美国数字出版的情形作了详尽的描述。

  该报道认为,在传统图书出版商和新兴图书出版商两个阵营之中,新兴图书出版商的新进入者越来越多,阵营越来越庞大。传统图书出版商主要是传统的出版社或出版公司,而新兴图书出

  版商目前包括互联网书店、报纸、杂志和新闻网站以及个人出版者。

  比如美国《赫芬顿邮报》就是其中一个活跃的尝试者。该网站于2011 年9 月20 日曾发布了一本名为《我们怎样赢得了胜利》的电子书。而《纽约客》、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部、《波士顿环球报》、《政治报》和《名利场》等媒体也在同期发行了各自的电子书。《纽约时报》出版的电子书《公开的秘密》还曾荣登《泰晤士报》电子书非小说类文学作品月度榜单的第17 位。

  由此可见,在图书出版领域,由于新的出版形式的出现,传统图书出版商和其他内容提供商之间的边界已经逐渐趋于模糊,图书出版不再是传统出版社的独享领地,而已经成为一个更加活跃开放、充满强烈融合气息的传播领域。

  历史观:从竹简阅读到书卷阅读

  图书是人类精神领域最为重要的陪伴者之一。因为有了书,所以才有了“读书人”的称谓。古人云:“墨翻衫袖吾方醉,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其中就透出读书人的自我陶醉和书卷气质。从读书的宽泛含义来看,凡是识字、受过教育的人其实都可以称为读书人。而读书人的周围也总是会弥漫着各种书的元素:书籍、书店、书房、图书馆、读书会、书香门第……书的本义主要在于记录和分享,而传统图书的主要特征则在于出版专业化、制作周期长、内容篇幅多、传递速度慢等方面。

  随着信息时代的演进,人类的阅读节奏正在逐渐加快,人们经历了从慢阅读到快阅读、从固定阅读到移动阅读的各种阅读方式的变迁。从60后、70 后们的视角来看,纸质图书的存在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是,随着互联网和数字阅读产品的出现,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和书有关的问题:什么是书?什么是读书人?什么是出书人?在传统阅读时代,这些不是难以回答的问题。在传统阅读语境下,在纸张发明和印刷术扩散之后,书主要是指纸质的、较厚的阅读物。书和杂志、报纸是不同的,它们之间的界限也是泾渭分明的。书离不开纸,纸离不开书。但是,纸质图书并非图书的唯一形式。《隋书· 经籍志》云:“比类象形谓之文,形声相益谓之字,著于竹帛谓之书。”也就是说,除了传统的纸质图书之外,还有其他的图书形式,比如竹简、甲骨文、金石拓片等等,它们也可以看作是硬介质的以竹石等物为载体的图书。而“韦编三绝”的故事则是对用牛皮绳编练的竹简“图书”的描述。

  当然,在纸张发明之后的年代里,纸质图书在图书史中长期占据着主流的位置。但是在互联网数字传播环境下,书的概念发生了新的变化,在纸质载体或者计算机、手机、平板电脑、电子书阅读器载体上呈现的较长篇幅的阅读物都可以看作是书。而凡是阅读纸质书,或者通过计算机、手机、平板电脑、电子书阅读器来进行阅读的人都可以称之为读书人。而出书人的概念也因此而扩大,也就是说凡是向纸质载体、计算机、手机、平板电脑、电子书阅读器等所有可以作为阅读终端的载体提供可阅读内容的内容服务商,都可以成为出书人。这种和图书相关的各元素的全方位的变化,致使图书出版的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

  数字观:从纸质阅读到数字阅读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传统阅读和数字阅读相互依存的时代。人们的阅读视线从纸质的书页逐渐转移到了各种数字终端的硬屏幕上,阅读方式从实到虚,从书卷阅读到屏幕阅读,迈出了

  关键的一步。虽然图书的现实阅读和虚拟阅读在体验上有所不同,但它们都是构成人们阅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媒介融合的时代,诸多的信息传播领域都成为媒介融合、产业融合的热门领域。通信、广播电视、互联网、新闻出版等领域的融合进程都在加快前进的步伐。尤其进入移动互联网发展阶段以来,社会关系网络和广播电视网、通信网、互联网等传播网络之间的融合程度不断加深,使得类似智能电视、SNS、微博客等新兴信息服务形态不断被衍生出来。

  在图书出版领域也是如此,固有的出版方式和市场结构都在发生重要变化。数字出版和数字阅读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出版现象。与此同时,作为作者和读者之间中介的图书出版商(出版社和书店)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个人出版者这种将作者和出版者融于一身的情况也渐渐显得比较常见,而这些变化使得读者和作者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图书的传播链条进一步简化,图书的传播速度进一步加快。而诸如苹果公司的iPad、亚马逊公司的Kindle、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的Nook 以及我国的汉王、方正文房、津科翰林、盛大锦书等各种类型的智能移动阅读器的出现,也使得数字阅读更为快捷、方便。

  由此可见,在以数字化传播为主要传播形式的互联网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书、读书人、出书人的概念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这种变化也不会止步于数字阅读,还会向着智能阅读的方向继续演进。从目前的图书形态来看,数字形式的书其实是依托于固体硬终端、虚拟屏幕的图书类型。也就是说,仅仅在纸质书到电子书的演进过程中,作为呈现在阅读者面前的内容载体,已经从软的纸张所构成的书籍载体转变为由硬终端、硬屏幕构成的各种阅读载体。这本身是一个可喜的变化,从内容的载体、内容呈现形式等方面给人类提供了更为自由丰富的阅读空间和阅读体验。

  在数字阅读阶段,图书的传统特征发生了新的变化,出版主体多元化、制作周期缩短、内容篇幅灵活、传递速度加快等成为数字出版的主要特征。

  未来观:从数字阅读到智能阅读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类信息传播环境具有鲜明的移动化、个性化、虚拟化、云端化等特征。在这种信息传播环境下,智能阅读将成为可能。所谓智能阅读就是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在任何屏幕(包括虚拟屏幕)上进行阅读,在人的周围形成了一种智能化、人性化的阅读空间。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传统阅读、数字阅读、智能阅读之间的关系如何,是替代性还是互补性的,是相互蚕食还是共同依存?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书是人类的精神食粮,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只不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渐渐变成了以硬屏幕或虚拟屏幕为载体的智能化阅读。

  在从传统阅读到数字阅读的进程中,人们不断遇到新的问题和新的挑战。笔者认为,新闻媒体及新闻网站介入图书出版领域,服务提供者阵营进一步扩大,图书出版市场进一步活跃,图书出版经营的开放程度进一步提高,某种意义上,这种现象也可以看作是互联网自由开放精神在图书出版领域的进一步体现。对于新闻媒体和新闻网站而言,出版电子书则完全有可能成为新的盈利渠道。

  在数字阅读的出版领域,不管是传统的出版社,还是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其本质都是图书内容服务提供商,因此在数字出版的起跑线上,他们是平等的,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只要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提供符合移动互联网时代阅读者需要的高质量内容,新闻媒体及新闻网站在电子书出版方式还是大有可为的。

  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和信息传播技术的变化,书的定义、书的形式、出版者和阅读者还将发生新的变化。这种变化值得人们不断保持关注并进行深入研究。经历了传统阅读、数字阅读的发展阶段,人类的阅读方式还将发展到智能阅读阶段。在智能阅读阶段,图书的阅读将逐渐走进无具象载体的虚拟屏幕阅读新阶段,虚拟屏幕的智能阅读将逐渐成为传统阅读、数字阅读的新延伸。

  书有永恒的未来,符合人性的阅读内容和阅读方式将会一直处于人类传播和交往的核心舞台。
(责任编辑:宋心蕊)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