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播队伍进入重新洗牌时代--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新闻传播队伍进入重新洗牌时代

曹 鹏  博士

2011年07月04日16:48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新闻记者》供稿

  最近一个时期,就我个人所接触或认识的范围内,新闻传播同行们的站位状态,正在频繁地、普遍地发生剧烈变化。这种全行业的从业人员大调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出现过一次,那时文革刚结束,新闻单位扩充队伍,全国各地媒体都大批招聘新人;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又出现一次新陈代谢,而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为代表的聘用制开始引发新闻工作者全国大范围的流动;2000年前后又出现一次,伴生的是体制外报刊的出现,传媒职业经理人与打工记者应运而生。眼下的这次,可以说是中国大陆新闻队伍重新洗牌的第四次浪潮。

  新闻界风云人物斗转星移

  回顾与总结这十几年中国新闻界的风云人物,真可谓是斗转星移、物是人非!

  体制内的新闻界风云人物,范敬宜先生显然可以作为代表,他的过早辞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而其后不久,工人日报原社长李冀先生的病逝,也让同行感慨不已。两位老报人虽是两种风格、两种背景,但本质上李冀先生与范敬宜先生是志同道合的报人,他们的历史地位与贡献旗鼓相当。

  九十年代以后活跃在报界的那些赫赫有名的领军人物,现在基本上都已经退隐江湖。只有范以锦等少数前辈,依然宝刀不老,但是,身份已经不再是新闻单位的老总,而是新闻院校的专家。

  在杂志界,刘东华辞职离开了《中国企业家》,胡舒立则离开了《财经》——以往这些重量级的人物,又正当干事业的壮年,离开一家报刊后马上会在另一家报刊呼风唤雨。但现在市场形势发生了变化,即便是明星传媒人,重新返场也不容易重现当年的辉煌。

  老一辈名记者基本已封笔

  按道理讲,记者在不在职,都可以用自己手里的笔从事新闻报道。即使是不再作为工作任务而报道写作,也不会停下笔来;成名成家的记者,更是没理由放下手里的笔。老一辈名记者的封笔,是一种评价体系的必然结果。在世的老一辈名记者没有声音,没有作为,这种现象耐人寻味。

  解放前的名记者,如黄远生、邵飘萍、张季鸾、王芸生、陶菊隐、顾执中、徐铸成等等,即使新入行的没听说过他们的名字,只要读读他们的文章与书籍,就会佩服得五体投地,道一句“名下无虚士”。而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名记者,虽然在同辈同行中名气很大,不过,新入行的不读他们的文章与书还好,真的读了会感觉莫明其妙:就靠写一些应景的速朽的豆腐块、千字文,或者编撰一些假大空的长稿子,文字写作技术含量低、文化含量与思想含量更低,居然会有那么大名气、那么高地位!

  有一个检验名记者名气含金量的简易方法,那就是:文章结集成书,在市场上是否能卖得动、有人读。有些民国老报人的书也许并不畅销,但是对专业读者来说,却是很难得的好书,如《许君远文集》。再如张季鸾,近来两家出版社分别来找我约《季鸾文存》的书稿,就说明民国报界领袖的号召力仍然很大。而新中国成立后的名记者,我一时想不出,谁的新闻作品结集出版后可以被出版社列入本版书来对待。 资深报刊人相继退休

  近来相继收到多位同行师友退休的消息,如李克夫先生、范瑞先先生、吕怡然先生、汪朗先生,推算一下,他们几乎都是1966年至1968年中学“老三届”与1977年恢复高考上了大学的“新三届”,也就是三十年前三十岁左右,正是干事业的好年纪。宋词有句:“忆昔午桥桥上饮,座中多是精英。”时光如梭,上世纪八十年代意气风发的报界青年才俊,现在确实到了国家规定的退休年限。

  这一代报刊人,据我的了解,大都没有充分施展出全部才能,虽然上述几位兄长都有至少大报部门主任以上的职务,有两位还是厅局级,都在新闻专业上做出了很多贡献,可是和他们的实力与潜力相比,留下的业绩并不算多。说他们的才能没有得到充分施展,这主要是因为环境原因。如李克夫先生就曾多年投置闲散,尽管也参与创办了《开放日报》《现代市场经济周刊》等等,但是,可以想见,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伊始就由他担任《新闻战线》总编,应该能对全国的新闻理论、新闻业务研究有更切实的推动与促进。

  可能是命中注定,老三届与新三届,遭受了几乎所有的磨难:上山下乡、文化大革命、计划生育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三大桩。比较起来,这一代人被浪费的时间最多、所受精神折磨最大、付出代价最沉重、同龄人中成才率最低——这就尤其凸显了这代人中的佼佼者是何等难得。

【1】 【2】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