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言论自由法律边界的有益探索--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对网上言论自由法律边界的有益探索

——评“微博第一案”两审判决

魏永征 

2012年02月09日15:22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新闻记者》杂志供稿

  【本文提要】随着数字科技和互联网的发展,我国已经形成了体制内的大众媒介(包括它们的网站)和众多网民使用各种自媒体进行传播这样两个不同的传播体制。“微博第一案”判决肯定公民网上言论的宪法权利地位,对网上言论自由的法律边界作了有益探索。

  【关键词】 言论自由 互联网 微博 名誉权

  北京金山安全软件公司诉奇虎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侵害名誉权案,因号称“微博第一案”而备受关注,已有不少评论。本文认为,此案之值得关注,不仅因为是我国第一起微博言论承担侵权责任的判例,更在于初审的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和终审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与时俱进,在审判中充分而审慎地注意到在网络环境中公民言论自由与名誉权两项法益的平衡,就如何厘定网上言论自由的法律边界,提出了若干富有启示的观点。鉴于两审判决在被告删除微博言论和赔偿数额方面虽有变动,但结论和论点基本一致,故予以合并引述。

  公民行使言论自由的崭新方式

  判决书指出:“个人微博作为一个自由发表言论的空间,……为实现我国宪法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提供了一个平台”。判词还认为:“个人微博的特点是分享自我的感性平台而非追求理性公正的官方媒体,因此相比正式场合的言论,微博上的言论随意性更强,主观色彩更加浓厚,相应对其言论自由的把握尺度也更宽。”这些话,明确肯定了公民网上表达的宪法权利地位,并且触及了这种表达的特征。

  我国传统的大众传播媒介体制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我把它概括为“公民有自由,媒体归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肯定公民可以“在出版物上”自由表达,同时规定报刊和其他出版单位实行主办单位和主管机关制、电台电视台实行政府台制等,确保大众媒介必须直接或间接隶属于党政机关之下,也就是将大众传播纳入党领导下的体制以内,承担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正确舆论导向、弘扬社会主义文化等使命。这种体制体现了“党管媒体”和公民言论出版自由之间的现实关系。大众传播的重要特点是管道决定内容。传播学研究证明,在大众媒介传播管道的各个环节上布满了把关人,个人言论可否表达、如何表达都要经过把关人的过滤和加工。所以谁控制了媒体,谁就控制了内容。公民有通过大众传媒表达的自由,而大众传媒也有选择是否发表的自由,这是各国通例;至于主管机关对下属大众媒体的内容进行调控,则属于内部纪律管理,都不涉及宪法问题。

  数字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使传播方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国际上通常把互联网服务方式分为ICP和ISP(不同于我国互联网服务商许可证种类),ISP特点就是管道与内容分离。互联网用户可以在ISP提供的管道上以BBS、网站论坛、博客、微博、社交网站(SNS)等方式自由表达诉求、传递信息、交流思想等等,管道上不可能事先设置把关人。这种传播可以有大众传播的效果(即向不特定的多数人传播),但却不存在大众媒介特有的组织,而是用户个人的表达,人们称为“自媒体”(self-media),或称UGC(User-Generated Content)。自媒体的行为主体大都是公民个人,与我国大众媒介的合法性来源于国家的行政许可不同,他们行使表达行为的权利来源于《宪法》,是受《宪法》保障的,在规制网上言论时如何注意保障公民的宪法权利,成为不容回避的问题。

【1】 【2】 【3】 【4】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