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舆论调查的名义影响舆论 (2)--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以舆论调查的名义影响舆论 (2)

--皮尤研究中心的前生今世及其影响 

马 凌 

2012年02月14日15:18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而真正使皮尤基金会脱胎换骨的是瑞贝卡·瑞米尔(Rebecca W. Rimel,1951-),她是护士出身,曾任弗吉尼亚大学神经内科学助理教授,于1983年加入基金会,负责健康项目。她的左派立场与“导师”兰菲特非常契合,在兰菲特卸任的1994年,她继任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一职,并在这个职位上一直工作到今日。瑞米尔十分关注慈善项目的社会影响,在她的努力下,基金会大约80%的资金流向与公共政策相关的项目,诸如环境、健康、人文服务和国家政策等重要问题。2004年,皮尤基金会向国税局提交申请,从私人基金改为非盈利性组织。

  目前,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的办公地点在华盛顿。在基金会的官方网站上,它资助的项目分为三组。第一组“推进公共政策”(improving public policy),包括经济、环境、健康、政府政策、政府表现等子项目。第二组“使公众知情”(informing the public),包括全球态度、美国西班牙裔、传媒与新闻事业、公众舆论、宗教与公共生活、社会和互联网等子项目。第三组“促进市民生活”(stimulating civic life),包括艺术与文化、国家市民创新、费城地区等子项目。从资金上看,它是全世界排名20位左右的非盈利基金会,也是美国最富有的基金会之一。

  二、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公共”与“客观”

  皮尤慈善基金会原本与新闻界毫无关系,但是在瑞米尔的领导下,它迅速成长为重要的传媒力量,不仅积极参与和资助了美国的公共新闻事业,而且挽救了一家有很高信誉度的民意调查机构。瑞米尔的关注焦点并不在于拯救报纸或者改革传媒,她重视的是新闻事业可以被用作工具、被视为一种路径,来重新连接公众、注入新的活力、重现民主价值。

  1993年,奈特-里德集团(当时美国第二大报业集团)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詹姆斯·巴腾(James K. Batten)正热情地支持公共新闻事业运动。在当时,美国的公共生活里出现了“政治疏离”现象,公众对民主生活的现状不满,对新闻界的表现也不满。而所谓公共新闻事业,在它最早的践行者、《威奇托鹰报》(Wichita Eagle)编辑戴维斯·梅里特(Dais Merritt)看来,乃是一种“促使民众加入到公共生活来改善公共生活的一种新闻事业”。梅里特1990年开始的公共新闻事业实践吸引了一群志同道合者,巴腾亦是其中之一。巴腾说服了奈特-里德基金会,在1993年捐赠了51万美元设立“公共生活与新闻界”计划。该计划由纽约大学新闻学教授杰伊·罗森(Jay Rosen)主持,以公民的共善(common goods)为出发点,希望新闻界能够站在无党派立场积极参与到社群生活中去,从而复兴市民社会。

  巴腾说服了瑞米尔,一方面,皮尤基金会为巴腾主持的“优秀市民新闻奖”提供25000美元的奖金;另一方面,瑞米尔意识到传媒对于公民发出自己的声音具有重要意义。于是,从1993年秋季开始,皮尤基金会开始资助公共新闻事业。瑞米尔邀请曾在CBS和ABC任职、担任过沃尔特·克朗凯特的制片人的资深电视新闻工作者爱德华·弗希(Edward M. Fouhy)加盟,并提供360万美元创立了“皮尤市民新闻事业中心”(The Pew Center for Civic Journalism)。从1993年至1996年,皮尤捐助了1200万美元给各种新闻机构,其中至少640万美元用于公共新闻事业。共资助了24个城市的34个项目,包括22份报纸、24家电视台和20家广播电台。弗希的中心有一个13人组成的顾问委员会,主席是马里兰大学新闻学院的教授侯丁·卡特三世(Hodding Carter III),此人后来也是奈特-里德基金会的总裁。虽然公共新闻事业作为一个运动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渐趋式微,但是经由媒体的放大效应,原本默默无闻的皮尤基金会一举成名,新闻业内人士甚至发明了一个词:“皮尤传媒垄断”(Pew Media Monopoly)。

【1】 【2】 【3】 【4】 【5】 【6】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邓军)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