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舆论调查的名义影响舆论 (5)--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以舆论调查的名义影响舆论 (5)

--皮尤研究中心的前生今世及其影响 

马 凌 

2012年02月14日15:18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四、理性面对国际舆论调查

  毋庸讳言,近年来使皮尤研究中心在中国具有知名度的,是它的全球态度调查项目。该项目始于2001年,旨在了解世界各国对彼此的态度,以及各国人民对一些关键问题的看法。每次调查所覆盖的国家数量不同,最少是5国,而最多的一次达到47国(2007年)。为了弥补国际经费的不足,除了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之外,还有其他基金会加盟赞助。尤为重要的是,前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约翰·丹福斯等名流皆是该项目的协作发起者,《纽约时报》还是该项目的合作伙伴。该项目每年做大型跨国舆论调查1~2次,调查数据和报告被广为引用和参考。仅就2011年9月而言,就有《华盛顿邮报》(3次)、CNN(2次)、《今日美国》、路透社、《经济学家》《纽约时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和《埃尔帕索时报》(El Paso Times)转载或援引了它的调查数据。

  在我国,皮尤研究中心的全球态度数据被广为传播,但是,民间也不乏质疑的声音,认为它美化了中国民众对政府和现状的满意度,也美化了中国人对未来发展的信心。从某种意义上看,皮尤的全球态度项目的确有其缺陷。首先是样本量小。以2011年7月13日发布的《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China Seen Overtaking U.S. as Global Superpower)而言,它的调查覆盖了全球23个国家,总样本量26130份,其中中国样本量3308份,印度样本量4029份,美国样本量1001份,大多数国家的样本量在700~1000份之间。姑且不提2.6万人相对于全球近70亿人口的基数是否有代表性,仅就印度的样本量大于中国而言,恐怕也是小有问题的。其次是调查方法有局限。皮尤采用电脑辅助电话调查,这是国际舆论调查经常采用的标准方式。然而就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固定电话入户调查往往忽略了乡村地区,也忽略了广大流动人群。第三,存在语言的障碍。调查问卷的一些词汇在进行转译时亦可能出现文化隔膜或误区出现,这也会影响调查的科学性和客观性。最后,当传媒转引皮尤的调查结果时,常常断章取义。对于样本规模、调查日期、调查方法和拒访率等元素不予重视,这也会加重误解。

  至于皮尤研究中心是否出于“刻意”而美化中国,则大可不必过虑。例如,一向被打上“反华”标签的、较为右倾的盖洛普调查机构,在2011年10月12日发布了一项调查《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易承担基础日用品》(Chinese Struggling Less Than Americans to Afford Basics)。通过调查4100名中国人和1000名美国人,指出在过去的一年中,大约有6%的中国人有过没钱购买食物和其他日常生活用品的遭遇,而大约19%的美国人有过类似现象。这个调查结果与盖洛普自己在2011年4月公布的《2010年全球幸福度调查报告》大相径庭,那个报告认为,只有12%的中国人认为自己生活美满,多达71%的中国被访者说自己生活艰难。与此相比,只有38%的美国人说自己生活艰难,有多达59%的美国被访者认为自己生活美满。简而言之,盖洛普也会公布“美化”中国的调查数据,盖洛普也会出现两个调查“自相矛盾”的现象,这均说明,国际舆论调查方法尚不完善,但是调查机构本身的“中立性”需要肯定。

【1】 【2】 【3】 【4】 【5】 【6】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邓军)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