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谈办报,充满深思熟虑的逻辑力量--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他谈办报,充满深思熟虑的逻辑力量

--追忆我的导师陈念云

余建华 

2012年02月16日09:51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新闻记者》杂志供稿

  我意识到,这一天总要到来的,但总不希望到来,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我一下子感到巨大的失落,一位导师、一位恩师走了,留下了无尽的思念。

  8月20日《解放日报》老总编辑陈念云逝世。这对他也许是个解脱,晚年帕金森病缠身,住院40个月。睿智的大脑无法用语言表达,有时他咕哝咕哝试着与你交流,但你一句都听不懂。他那无力的手早已不能握笔,后来连吞咽都发生困难,插了很久的鼻饲管。他太痛苦了,眼瞳闪着无助的神情。上苍为何如此不公,好人为何受如此的折磨?每次去看望他,我都感到一种无能为力的窘迫。

  新年前,我寄了一张贺卡,上面写了一句话:“十分怀念在您领导下的办报岁月,那是我心情最好、进步最大的时期。”老陈的夫人徐鞠如告诉我,她把贺卡上的话念给老陈听,老陈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

  这是一位学生的肺腑之言。

  我1980年调进《解放日报》,与老陈并不认识。那时在夜班编辑部做过一阵中班编辑。当时正连续报道部队的典型人物吕士才,我主动配了一些短评。一次,在楼梯弯角的洗手处,碰到他,他说:“小余,你的短评写得不错啊。”我说:“都是急就章。”这是我们第一次交谈,所以印象较深。不久,我被调入评论部,有幸在老陈领导下工作。评论部的主任是周瑞金,老陈作为副总编辑分管评论。

  老陈平时寡言少语,而我这人话也不多,很少有机会跟他聊天,接触的都是工作。他布置评论员文章或社论,会把我们叫去。过一两天,具体研究怎么写,有时把大家都叫去旁听。执笔者汇报自己的写作提纲和思路。他听完执笔者的想法后,便谈自己的考虑,娓娓道来,仿佛一缕清香,幽幽飘散,沁入你的心脾,记下来基本上就是一篇成型的文章。他思路之清晰,逻辑之严密,令人叹服。我写评论习惯先列出提纲,边想边写,最后修改。从老陈那儿我感到应该思考充分,打好腹稿,再写下来,一气呵成,但多年的习惯难以改变。

  报社的年轻人很喜欢听老陈讲话,他讲话声音低沉,一句是一句,没有废话,很少套话,重点清楚,要求明确,没有慷慨激昂,平实无奇,却透出一种深思熟虑的逻辑力量。开会时,他面前放着一张小纸条,写着简短的几条,几乎不看。无论是会议室的会,还是礼堂的大会,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听,鸦雀无声。大家说,老陈的讲话犹如檀香橄榄,淡淡的,却让人回味。

  1984年后,我和报社一批年轻人陆续进入部门的领导岗位,后来,又走上报社的领导岗位,有幸亲历老陈领导的新闻改革和扩版。在一个有执著理想和追求的总编辑手下办报,这使我们那一代年轻报人兴奋不已。

【1】 【2】 【3】 

 

ceshi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邓军)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