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评论接上“地气”
——《北京青年报》“评论员观察”栏目的启示
张天蔚
  2007年09月19日16:3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2006年12月23日至26日,《北京青年报》“每日评论”版在“评论员观察”的栏目下,连续刊发了由该报4位评论员撰写的《“狩猎是一种保护措施”? ——关于狩猎权拍卖的追访》等基层考察报告。在报纸评论版上刊发由评论员撰写的考察报告,在国内报业堪称首例,得到报社领导高度肯定,也得到北京报业同仁和读者的好评。

  客观评价,由于考察时间短暂,这组文章并没有实现在深入考察的基础上,对所涉及问题进行深入了解和思考,并提出独到见解的初衷。

  但无论如何,让评论员离开电脑、走出书斋,深入基层、了解现实,对于开阔评论员眼界、增强对社会现实的了解,还是很有意义的。作为“每日评论”版主编和从事报纸评论写作十余年的评论员,笔者提出这一创意并竭力促成,也是基于对目前中国媒体时评写作的整体状况,和对本报评论员的深入了解而做出的。

  脱离实际,急功近利是当前时评写作的一大弊端

  与中国社会的改革开放进程同步,中国媒体的时评文体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由于时评文体具有直面现实、直截了当、浅显易懂的特点,在解读方针政策、针砭社会时弊等方面,似乎还没有哪种文体,像时评这般迅速、直接、痛快。有人将时评称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第一功臣文体”,虽属玩笑,但也不无道理。

  但是,随着时评文体的影响扩大,时评写作者的队伍也日渐壮大,这一方面带来时评的进一步兴盛,但由于作者水平的参差不齐,而使时评作品有泥沙俱下之势。

  按照一般规律,评论是一家媒体之灵魂,理当是最为严肃慎重对待,而又最难达到优秀境界的文体。2006年,笔者应中国外交部新闻司之邀,与韩国媒体评论员访华团座谈。据韩国同行介绍,韩国媒体评论员一般多由资深记者晋身,大多有由社区记者到国内记者到驻外记者的完整从业履历,到担任评论员时,大多已经40岁到50岁左右。为了培养年轻一代的评论员人才,《朝鲜日报》等媒体开始了评论员“年轻化”的培养计划,但所谓年轻的后备人才,大多也在年近40岁左右。而据笔者了解,这样评论员成长路径和选拔方式,与美国平面媒体评论员或电视新闻主播(美国电视主播对节目具有强势主导作用)的培养路径也大致相同。而采取这种方式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加强评论员对社会现实的全面深入了解,使其对所评论的议题,拥有丰富而全方位的判断参照。

  笔者自2000年起任《北京青年报》评论部主任,除任首席评论员外,同时担任“每日评论”版主编。在本版开放的两个投稿电子邮箱中,每天来稿都在200篇左右,根据长时间编辑稿件的观察,可以清晰地看出大批“时评写手”的工作状态。这批写手几乎每天都有作品,而且常常不止一篇,经常是某条新闻早晨刚刚在新浪网披露,写手的评论已经于下午5点之前发至我们及全国数十家报纸的邮箱。看着某些作者每天以3篇以上的“产量”,连续不断地投稿,经常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而观察这些评论,大多停留在以若干“普世”的公理为标尺,衡量一切发生在中国的现实,而后做出正确或错误、进步或落后的简单判断。这样的判断虽然有价值、公理做支撑而显得理直气壮,但由于距现实太远,往往成为不着边际的阔论。

  究其原因,则在于时评作者长期脱离现实,坐在书斋中依靠既有的若干观念、公理作工具,对经由媒体传播而形成的二手信息做出判断,加上大多数时评作者心态浮躁、急功近利,面对议题轻率敷衍成篇,所做出的判断既无新意亦无启发,而且文字简陋粗鄙,致使整篇文章全无可取。“每日评论”版每日需稿不超过6篇,但在每天的200篇来稿中,往往并不能找到足够的好稿。让评论员走进基层“观察”现实为了让本报评论员不陷入上述怪圈,笔者于2006年提出动议,要求每个评论员每年至少一次走出北京,深入基层进行调研、考察,以增加对社会现实的了解和切身感受。这一动议得到报社编委会的积极支持,也得到各位评论员的积极响应。

  本报目前共有4位评论员。笔者于1990年进入本报,先后在文化部、(前)思想评论部、《北京青年周刊》编辑部及现在的评论部任职,算是从业履历最完整的一位。其他三位则由本报记者、编辑改任评论员,但全部没有时政新闻的采访经历,虽然三人全由农村考上大学、进入报社,但长期局限于报社大楼和常年经由媒体新闻了解现实,也难免对当下现实缺乏足够的了解,因此,让大家走出深入现实的一步,无疑是切实而迫切的需要。

  笔者作为最后一批知青,曾有在北京郊区插队务农的经历,大学毕业后也有在国企任职7年的经历。经过这段相对复杂的经历,笔者对中国社会的现实,有更直接的感受,也因此而深知中国现实之复杂和社会变革之艰巨。同时出于个人兴趣,笔者进入报社的10多年间,除承担采访任务外,坚持每年外出2次到3次,以保持自己与自然、与社会之间的直接关系,和对社会现实的敏感。根据我的个人经验,走出书斋、走出都市而接触到的所有事物、了解到的所有信息,对评论员的工作都会形成不同的参照,而当这种参照逐渐丰富而全面时,我们笔下的评论、判断,就不再是空泛的从概念到概念的简单价值判断,而有可能具备帮助读者认识现实的真实力量。

  基于上述个人经验,也为了鼓励大家迈出走出去的第一步,笔者起初要求各位评论员的是,无论去哪儿,无论去多长时间,无论能看到什么,只要出去,我都支持和鼓励。

  鉴于中国目前最为复杂的现实和最为错综的矛盾,大多集中在基层、农村,同时由于我们身处都市,对我们所置身的环境保有日常的体验,因此我希望评论员的考察对象应该是基层和农村。

  2006年9月,笔者有机会赴青海、新疆几个自然保护区考察。其时,国家林业局有关“野生动物狩猎权拍卖”的新闻正闹得沸沸扬扬,媒体评论对国家林业局穷追猛打,保护环境、保护动物的公理,成了这一轮评论的最基本的论据。但笔者根据国家林业局的自我辩护,和过去经验中对环境生态的了解,觉得这一事件并非如媒体评论的那样黑白分明,狩猎与保护之间,亦非如媒体评论所指称那般水火不容。带着对这一问题的疑问,笔者开始了青海、新疆之旅,也开始了“评论员观察”的第一站。走出去就有收获在青海、新疆,笔者与同行者一起,考察了青海的可可西里和青海湖两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在新疆则考察了塔什库尔干和巴音布鲁克野生动物保护区。其间,笔者与国家林业局官员,青海、新疆两省林业部门官员,塔什库尔干保护区干部,及当地由猎手转行为“导猎员”的村民,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并就狩猎权拍卖问题,及自己对这一问题的困惑,进行了有目的的采访。经过这一番考察、采访,对狩猎权拍卖确实有了新的认识。我在文章的最后提出:“在动物保护行动的实际发生地,野生动物保护是一个具体、细致、困难的过程,而不仅仅是观念的普及和坚守,如何解决经费、如何调动地方政府和官员的积极性,如何在保护动物的同时不给当地百姓生活带来伤害,都是直接影响动物保护工作的关键因素。理论上,国家应该承担所有保护费用,以实现对野生动物的‘零杀戮’,现实中却绝无可能。因此,判断是否应该开展商业狩猎的依据不是概念之争,而是具体的得失判断:对保护动物有利抑或不利。在大山里和在电脑前,这一问题有不同的答案。”

  这样的判断,会被许多同行或读者视为过于中庸,而不是如通常的时评文章那样立场坚定、爱憎分明。但我以为,在中国社会基本完成观念启蒙而进入社会整合、调整时期,媒体的责任已经由以价值判断、观念传播为主的呐喊,转变为对具体社会问题作具体细致的分析,以求帮助读者客观认识社会现实所面临的真实问题。在这个前提下,基于复杂现实而做出不那么非此即彼的判断,比基于一般的观念、公理而做出的价值判断,更困难却也更有价值。实际上,这也正是本报“每日评论”版自2006年创办以来的一贯主旨。

  由于考察时间并不充分,也没有机会对了解到的信息作多方的相互印证,因此我依然无法就狩猎权拍卖的是非,做出直接的判断,因此文章以提出问题而始,以在更深层面再次提出问题而终,如题目《“狩猎是一种保护措施”——关于狩猎权拍卖的追访》所示,提出了一个在深入追访后的设问。而这个没有答案的设问,显然是在电脑前依靠媒体提供的二手信息所不能完成的。

  在此之后,本报的另外三位评论员潘洪其、蔡方华、李星文,分别赴河南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小营村、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和江西省赣州、瑞金进行了考察采访,就小营村的一起征地纠纷,娄底市双峰县的基层政权建设和农村“空心化”趋势,及江西瑞金等老区的红色旅游困境,分别写出了《基层社会“四大机制”亟待完善——一起农村征地纠纷引发的思考》《双峰:机遇来临时的苦恼与激动》和《故都瑞金的红色情怀》等“评论员观察”系列文章。这组文章所涉及的问题,尤其是农村土地纠纷和农村基层政权建设,不但是我们在日常编辑、写作过程中时常遇到的议题,也是近年来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而通过评论员深入实地采访而获得的视角、资料,和在此基础上所做出的分析、结论,显然都是在电脑前依靠二手资料而绝对无法完成的。

  从2006年12月23日起,这组“评论员观察”每天一篇连续刊发,引起读者很好的反响,与京城同行交流时,也公认让评论员走进基层进行“观察”,是《北京青年报》2006年最具创意的报道,同时对当下的时评文风,也有正面的影响。

  当然,走进基层的“观察”,只是评论员加强学习、提高水平的途径之一,坚持不懈的业务学习和知识补充,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但无论如何,让评论员深入了解现实,让评论接上“地气”,是写好时评、编好评论版的必要举措。 (作者系《北京青年报》评论部主任)

 

来源:人民网-《今传媒》 (责任编辑:孙宇贺)


相关专题
· 传媒期刊秀:《今传媒》
相关新闻:
· 股评岂能一句提示敷衍了之 2007年09月07日
· 人民时评:广电总局频打组合拳,猛药也要看疗效 2007年09月03日
· 都市报社论应当规范 2007年08月22日
· 国际评论贵在“大气” 2007年08月16日
· 《嘉兴日报》“评论记者工作机制”的探索意义 2007年08月13日
· 探索通讯社新闻评论规律的成功实践 2007年08月08日
· 党报新闻评论:有位与有为 2007年08月06日
· 积极探索网络主流时评的发展途径 2007年08月03日
· 打造主流价值品牌 探索党报评论改革 2007年08月01日
· 新闻评论求“快”更求“真” 2007年07月31日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新闻排行榜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